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马王的鸟
    刘老板说听说了,这让自己好生疑惑,公主好好的生意,怎么突然就不做了,要全部兑现。

    左蓝告诉他:“因为要打仗了,我不但是公主,还是王储。我想让父王对我青睐,这次战争我必须有所表现。”

    “什么,要开战了?”刘老板明显吃惊。

    左蓝说:“是,开战,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提起,宫中最怕的就是走漏消息。就算有官家来问,你也是不能承认知道此事。否则一定会被灭口。若是有人问起我来此做什么,就说老友闲谈就好。”

    “我知晓,但这跟公主您出售产业有何关系?”

    “做生意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乃王储,只有为国家做出功劳,我才有当国王的可能。所以我要把我的产业都卖了,兑换成钱财,到时候补贴军需。”

    “公主大义,那您来找我是”

    “战争最需要的是什么物资?”

    “粮食,马草,药材。”

    “对,你可是整个蓝海拥有这些最多的。我就是来提前跟你说一声,将这些给我准备好,我要的时候必须有。”

    “公主放心,不会给公主坏了事情。我现在就备货,公主可随时来取。不过这些东西军中该有存备,真的能要到我的货吗?公主可别一片好心,最后却没有机会表现。”

    “放心吧,军中日常存备有多少我最清楚,因为都是我采买的。这次是场大战,那些物资最多撑不了五天。绝对需要另行采买,到时候你们这些经商者,肯定会收到命令。若不是知道你们手里货多,根本不缺。也许现在就会秘密传达命令给你们准备了。

    我提前告诉你,就是因为我们两个关系好,你可以早些把别家的货买来,存起来。到时候我直接买下,送给国家,就可以立一大功,你不会怀疑我的财力吧?”

    “我怎么会怀疑公主您的财力,您现在连名下产业都卖掉了,那取出千万金币都是不多。真是感谢公主,给了我如此机会,公主您不会再跟别人说起吧?”

    “不会,我也怕走漏消息啊。你切记暗中进行,别让官家看出什么,否则会怀疑你得到消息了。”

    “这我明白,一定做好。”

    “这我对你有信心,你比我做生意早了几十年,这点掩人耳目的事情,必然不会有任何差错,你在白鱼城有没有仓库?”

    “有,存粮足够,但若马草药材要存放,是不够的。不过我还可以另行购买土地,搭建场所,存放马草药材?就算露天存放,我也有能力保证质量,我们刘家商号,摸索出了很多存放的经验。”

    “那就都存到那里去,白鱼城离我国于天龙的边境更近,存到那里可以第一时间送到战场之上。”

    “公主智慧,存到那里的确最是合适不过。我会命令国内各分号,把存货这就开始调运。另外我会亲自前去,选择地方来存放马草药材,绝不会让物资变质。”

    “刘老板做事情最是让人信赖,钱够吗,要不要我借你一些。”

    “不用,公主有心了。要说在整个大陆,公主您生意满天下。但要说在蓝海,我刘家比您的生意还多,这些钱我拿的出来。”

    “你是怕我给你计息太高吧。”

    “哈哈,实话跟公主讲,有这原因。”

    “那我要不要交些订金?”

    “不用,跟公主做生意多少年了,什么时候我们需要过订金。”

    “那就感谢刘老板了,我先告辞。”

    “公主请,送公主。”

    刘老板一路把左蓝送出府外,看着她走远,刘老板叹口气:“左蓝啊左蓝,你哪里都聪明,就是面对王位的时候,缺了些理智。你做的再好,国王能把王位给你吗?你这些年,争了些什么争啊,不过是白白出力而已。”

    这刘老板的确聪明,早就看准了左蓝不可能成为国王。但他不管那些,他只要有生意做就行。

    此时的左蓝坐在车中,一个人品着茶,自言自语:“项北,你不是喜欢烧人粮草嘛。现在我帮你把蓝海大部分的粮草弄到白鱼城去,你可以随意施展了。几乎是露天存放的马草药材,你要是搞不了,那就开玩笑了,更甭说连个军队值守都没有。这次对不起刘老板了,可谁让我恨透了蓝海呢。你们不仁,我就不义,我就跟你们比比谁更狠。”

    左蓝发狠当中,这也不怨他,辛辛苦苦攒起来的钱被没收了不说,还要被强行嫁给一个不喜欢的老头。她承受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委屈,那些迫害她的人,可都是她的亲人。

    时间一点点前行,苍原马王也来到了寒度境内。没有去找什么复**,直接跟郝胖联系。

    此时项北他们已经到了第三座城池,正在开会研究事情呢,项北一脸抱怨:“你说这座城的官员咋都那么胆小,都啥时候了,还不赶紧贪污受贿,我们连个地主都没法斗啊。”

    楚怜惜问他这样不好吗?坏人多了他就高兴?天龙红叶城的城主不也这样吗,安安心心的领着工资,别的啥都不想,多好。要不是这城主没做出啥成绩,自己都想让他留下继续干。

    项北问那就接着走呗,留在这里没意思。复**也没动静,看来不等苍原马王到,就不打算干啥了。

    俩人正说着,一只大鸟落到桌子上。

    项北捂上鼻子:“这什么鸟,长得这么丑,身上还这么臭。”

    郝胖把鸟身上的讯筒取下:“这叫狗头鸟,长得是丑点,但这种鸟不臭,是被养臭了。”

    “养臭了,谁这么有品位,这鸟谁放来的?”

    “还有谁啊,马王呗。那家伙有个恶趣味你们猜猜是什么?”

    项北说:“谁拆他的信,谁就要被臭一顿。”

    郝胖大笑:“先生说对了,就是这样,所以这鸟是被放在臭脚布堆里养的,平时不进兽笼,只有外出才会用兽笼带着。”

    “我去,他自己不嫌臭啊?”项北服。

    郝胖耸耸肩:“他自己脚丫子的味道,他自己习惯,闻着还挺美呢。”

    郝胖说着打开讯条,告诉项北:“马王到寒度了,问我们在哪。他现在在风起城的地界。”

    “那就赶紧让他来吧,化气十重的,我还没见过呢。”项北很期待。

    风一雷说不对,他见过,自己父亲也是化气十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