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身价翻倍
    项北让他别显摆了,知道他们风家高手多。告诉郝胖赶紧传讯,同时这边准备好迎接。

    郝胖回了讯条,告诉项北马王要到这里,恐怕得夜间了,夜间酒楼中提供的菜肴不够丰富,是不是

    “你就说想让我亲自下厨呗,我也正有此意,那么大个高手,我也很想结交。我亲自上街购买食材,你们跟老板说一声,这酒楼我们包了,让他伙计厨子先都回家吧,反正除了我们也没别的住客,最多就是来几个吃饭的,老板肯定愿意干。”

    楚怜惜不乐意:“这么搞得多少钱啊?”

    项北让她别那么小气,有什么事情还能比跟一个化气十重的大高手交朋友更重要。这样才能显得尊重。

    郝胖说没关系,这钱自己来出,马王来了,招待好是自己应该做的。

    “你看人家胖子多大方。人家马王一万金币都不挣了,你还在纠结那仨瓜俩枣。”项北对楚怜惜很失望。

    楚怜惜让他别这么看自己,自己没那么小气,就是提醒他们,别忘了跟酒楼老板砍价,没说不包。这钱自己出,自己是个大方的大美女。

    楚怜惜说的一脸认真,一副讲述事实的样子。

    项北几人只是笑了笑,她要是大方,那就没有小气的人了。项北问她要不要一起上街采购?

    楚怜惜说行,反正也没事情干。

    项北叫上小虫跟黑大俩干活的,往街上走去。

    一边走,项北随意问小虫:“给本先生打工,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想干什么,就是打杂工吗?”

    小虫说不知道,说自己好像只能打杂工?

    项北说:“你心里有事儿,这我知道,但你不跟我说出来,这样我很难帮你。这样吧,我换个问法,如果现在你衣食无忧,不需要为别人打工,那样的话你会想做什么事情?”

    “我想习武,如果有钱的话,我会去武学院。”

    “你这武功的底子,谁教你的?”

    小虫摇摇头,不说。

    项北想了想:“你还这么小,我也不想用你干什么重体力活,别累的不长个了。你以后就随在楚叔身边,给他端个茶倒个水什么的吧。至于要不要一直干这个,就看你自己表现了。楚叔可是个高手,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先生,我明白。”

    “嗯,不说了,看那大水萝卜不错,弄回去雕个花。”

    楚怜惜问雕花什么鬼?

    项北告诉他,是用来做装饰,这次自己要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专业厨师,以前做那些,最多是家常菜。

    楚怜惜问不家常的菜什么样?

    “见了你就知道了,让你都舍不得吃。”项北这次招待马王,算是准备下一番工夫了。

    马王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很晚,街上都已经没人了。项北把该做的做上,需要现炒的也都把菜顺好。然后就跟郝胖在酒楼门口等着。

    马王进城还算讲公德,斑斓虎没有奔跑,所以倒是噪音不大。郝胖离着大老远就挥手:“老马,这边。”

    马王骑着老虎走过来,将老虎收起之后,跟郝胖抱在一起:“胖子啊,有一年没见了吧。”

    “是,得有一年了。老马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家先生,天龙项北。”

    项北施礼:“见过马王,马王果然是传说中一般风采。”

    “项先生客气了,我也是早闻先生大名啊。”

    “哦?马王怎么可能听说过我的名字?”项北好奇,看马王那样子,不像只是说客套话。

    “想知道啊?”马王一脸坏笑。

    项北点头。

    马王搂住他的肩膀:“万花盟,一个听起来特闹玩的组织,但势力却不小。宣天万花盟的盟主已经传出话来了,专门为你项北准备了一套刑具,要将你装入一个中空的铁牛当中,底下点火,活生生的烤熟拿去喂狗。人家为此组织集款一百金币,谁能将你活捉回去,这钱就是谁的。估计消息很快就能传到天龙吧,你有福了。”

    “呃是挺有福。”项北没想到,一帮追星的女人还能玩这么大,自己竟然值一百,上次才五十呢,身价翻倍了。

    项北做请,请马王赶紧里面请。

    马王解下大刀拿在手中,走入酒楼之内,楚怜惜也迎了上来:“小女楚怜惜见过马王。”

    “哈哈,你就是我要杀的那上公主吧,果然很是标致。”马王说着,把刀扔在一旁。这家伙粗中有细,这个动作也是示好的意思,背着刀赴宴不是礼貌的事情,门口卸下是给人面子。

    楚怜惜说自己的确天生丽质,不过这跟他要杀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马王说有关系,五千金币的关系呢。问他们还不知道吧,枯荣给的价格涨了,不再是杀死,而是活捉,要把她捉回去放进男人堆里折磨。要是长得丑,哪个男人有兴趣折磨她。

    楚怜惜无语,没想到两天的工夫还涨价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的,按理说枯荣不应该连抓回去的目的都告诉他啊。

    “他不说清楚我能干吗?上公主放心啊,我跟胖子关系铁,别说一万金币,就是十万金币,这钱我也不挣。有空儿我去帮你们杀了那枯荣,我看到那家伙就烦的要死,他还以为我跟他关系挺好呢,有病的老头。”

    马王不屑的说完,看向风一雷:“你小子我认识,风天旗的儿子,你爹去年带你去过宣天,我见过。你爹是我佩服的人物之一,打架跟我一样猛。有时间我要去你家坐坐,有问题没有?”

    风一雷说没问题,欢迎之至。

    “哈哈,我就知道我挺有面子的。”马王很得意,最后看向楚惊天:“你就是枯荣说的那化气高手吧?”

    楚惊天施礼:“在马王面前,我可不敢以高手自居。”

    “别这么谦虚,咱俩也就是差了那么几重。”马王说着坐下,问他们有没有吃的,自己还没吃饭呢。”说着拿起自己带来的酒坛交给郝胖:“今晚尝一尝这个,我路上专门买的,吕昌的沁心醉,也是名酒。”

    “就知道老马你肯定带酒来,不过不要着急,今日先生要亲自下厨为你接风洗尘。先生的手艺,保你吃过一次,就一辈子忘不了。”

    “是吗?项先生还擅长厨艺?”马王倒是没想到。

    项北谦虚:“略懂而已,马王稍坐,厨里都准备好了,只要半个时辰便可,我这就去做。”

    项北jin ru厨房当中,果然是半个时辰不到,妮子跟小虫还有红桃二就开始上菜,第一道菜放到桌子上,马王就看呆了,问项北这菜挺废工夫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