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兵冰
    俩人来到女子身边,风一雷一脚将那女人身子踢的翻转过来,让她正面朝上。

    项北问风一雷要不要这么暴力,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人都拿下了,还有必要再用脚去踢吗?不多时之前,他还喜欢人家呢,这才过了没一个钟头,就直接下脚了。

    风一雷说此等蛇蝎心肠的女子,自己没有兴趣。

    “怎么蛇蝎心肠了?吃这口饭而已。再说了,人家开打之前就让你走了,那说明对你还是蛮有好感的。你小子咋跟我一样呢,不会泡妞。”

    风一雷问是这样吗?

    “少废话,赶紧给她治伤,我是真没想到她是一点武力都没有。知道的话我就不用弩箭了。”

    项北不是说谎,他想过女子可能武力不强,但没想过是丁点儿没有。

    风一雷给女子治着伤,问项北弩箭哪来的,自己怎么没见他做?

    “马车底下拆下来的,这就是把我腿射穿那把弩,我另外加上了一个把手,就成手持的了,没玩过吧?”

    “没有,玄元大陆没有这么小的弩,都是攻城弩。没人想过要做这么小,因为有弓箭。”

    “那是你们这里的人力气大,用弩箭还不如自己拉弓射的远,小型化没有意义,可我不行啊。”

    俩人说着,那女子就那么看着他们,好奇他们怎么不问话,自己人跟自己人聊起来了。

    风一雷拔掉箭头,给女子止了血,问项北为什么还要救治,一个敌人而已,前面遇到的所有敌人都是直接杀死了,这次操作怎么不一样?

    项北没好气的说:“你真傻还是假傻,要不是你老弟看上了,我废这事干啥。现在行了,她成俘虏了,你可以为所欲为了,不用考虑她的感受,谁让她是俘虏呢。”

    风一雷停下救治:“我们还是杀了她吧,我不做那种事。”

    项北笑起来:“哈哈,你小子不经逗,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品德高尚作风优良。我让你救她,是因为她跟我们没仇,只不过是来挣钱而已。而且他这点本事,对我们也没伤害,所以就算泡不上,放了也无所谓,天下能少一个光棍。当然得进行一下思想教育,不能让她出去再害人。”

    “哦,原来是这样”风一雷信了项北的鬼话,其实项北就是觉得风一雷难得能碰上个一眼就看上的女子,若不是太过凶残之辈,发展一下也不错。别跟自己似的,一个人撸到这老大不小的。

    项北蹲下身子,问那女人叫什么名字?

    女子松口气:“总算想起问我了,本来我是打定主意不说什么的。但你们俩太当我不存在了,我怕不交代又没了存在感,你们又不理我了。所以你问什么我说什么,我叫兵冰。”

    “能不能别说小名?范冰冰还是李冰冰?”

    “我姓兵,士兵的兵。”

    “你们这世界是不是都喜欢这么起名啊,大名起的跟小名似得,我家有个苏苏也是。”

    项北说完,问风一雷风家有没有这么起名的,比如风峰什么的?

    风一雷说没有,但自己还真知道一个,叫楚楚的,是天龙的公主。

    “哈哈,连王家也爱这么玩啊。”项北笑起来。

    兵冰拉一下他的衣服:“诶,接着审讯吧,怎么又不问了,好歹问一下我用的是什么方法弄出那么多幻影狼来的。你们不问,我都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俘虏了。”

    “好好好,我问,姑娘你别着急嘛,抓俘虏我们是认真的,肯定让你享受俘虏的待遇。”项北拿过马鞭,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大胆女子,敢行刺我兄弟二人。快快老实交待,你到底何方人士,方才对我二人施展的是何等技能。如果不说,别怪我手中铁鞭无眼。”

    项北一本正经的说完,风一雷直接笑喷了:“大哥你演的也太假了。”

    项北委屈:“是她让我做好审问俘虏的角色,我又没演过戏,我是新人,能这样已经不错了。刚刚我是不是有点不自然?”

    “不是,主要还是三哥你长得不像坏人,故作凶相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是吗?”项北从包里拿出镜子,做出各种凶恶的样子。弄完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演凶恶的人。

    此时兵冰也已经坐起来,此时她捂着嘴笑的浑身乱颤。项北说她不对,自己演审讯者演的不好,她这俘虏演的也不好啊,俘虏怎么能笑呢。俘虏应该一脸坚韧强硬,一脸准备好迎接世上最惨痛酷刑的模样。

    兵冰摆摆手:“公子你别说了,你再说我能笑死。我伤口一点都不疼,我笑的肚子疼。被你们抓住,有种孩童过家家的既视感。你也甭问了,我什么都说,毫无保留”

    兵冰彻底服了,而项北则是一脸得意,问风一雷自己这审讯怎么样?用不着费力气,人家就主动交待。

    风一雷回答:“让我我也忍不住要主动交待。”

    兵冰则问他们还要不要听自己招供了,这怎么又他们俩聊起来了?

    项北道歉:“不好意思,你说吧。我们听着呢。”

    兵冰回答:“我对付你们招数,用的是幻兽石,那不是我的东西,是我爷爷炼制的,我爷爷是一名炼器师。那种石头摆放之后,会形成一个石阵,任何人jin ru石阵中,身体的所有感官都会被骗。看到的一切是假的,感受到的疼痛攻击也都是假的。只是跟真的一样而已。甚至如果被杀死,死亡的感觉都会是真的。你明明活着一点没受伤,却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以为自己死了,这样我就可以进去把你杀死。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看透假象的。这东西只要看透,基本上就失效了。”

    项北说简单,她才多大啊,哪能控制那么多战兽。如果一块石头跑出一个,那现场几十块石头呢,她战斗力逆天了。

    兵冰摇头:“不对,这不是原因。你从一开始就没陷入石阵带来的迷失当中,否则你考虑不了这些。而那些幻影狼也会去攻击你,它们的攻击并不是我控制的。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头狼对付你,说明它们已经判定就算攻击对你也无效。”

    项北想了想“那可能是因为我不在乎死亡吧,在我想来,随便上来一个,我都搞不了,我还管那么多干啥,随便来弄呗。”

    “这就对了,是因为你面对死亡的豁达,所以没有陷入无休止的争斗中。原来这就是缺点,回去我得告诉爷爷。”

    兵冰说着,还取出个本子,把这些记录下来。而项北发现,她这个本子可是够厚的,密密麻麻记录了不少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