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到达寒城
    项北说不对啊,她爷爷能炼制这么强的法器,她不应该缺钱啊,干嘛在乎那一百金币,要跑来杀人?

    兵冰道歉:“是我任性了,我因为自己的任性漠视生命,还差点把自己害了。我的家族是以炼器为主,但我无法用出任何炼火,我被称为废物。我很难过,所以偷了爷爷的幻兽石离家出走。我原本没想过杀人,幻兽石只是自保用的。

    后来我在路上听人谈起万花盟悬赏之事,说他们要杀一个极度邪恶喜好迫害正义之士的大恶人,我就来了兴趣。要了你的画像,却不想在落雪城恰好看到了你。但你们人太多,还有护卫在身边。我不敢下手,就一直偷偷跟着,从落雪城到风起城,直到你们两个行动,我觉得机会来了,就跑到你们前面。

    酒馆之时我是故意跟你们相遇。因为幻兽石要使用,必须离你们近了,纳入你们的气息才行。所以伪装成卖唱的,想等你们去了之后给你们弹奏一曲,趁机纳入你们气息。至于被人在酒馆揍了,那纯粹意外。后来你们仗义出手,我动摇了对你们大恶人的印象。但最终还是出手了,因为我以为你们只是贪恋我的美色,故意英雄救美。”

    “你就个倒霉孩子,你活的比我搞笑。不过真没想到,万花盟还发了我的画像,这不是什么好事情”项北服,也苦恼。

    而风一雷此时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那兵冰:“你说你们家都是炼器的,不会是吕昌国的大器兵家吧?”

    兵冰问他也听过?

    “当然,玄元大陆最强炼器世家,怎么能没听过,真是没想到啊,在这里能碰上兵家的人。我们今天把你弄伤,你不会找人来报复吧,你们家可是厉害的很。”

    “我就一废物,谁会替我出头啊。你们需要炼器师吗?我跟你们干。”

    “你不是不会炼器嘛。”

    “不会炼器是因为我没有火焰,对于炼器的知识我从小熟读,理论丰富,我肯定能帮上忙的。现在我确定了,万花盟在说谎,你们不坏。跟着你们没危险。”

    听到这话,项北心中高兴,拉一拉风一雷:“雷仔,咱俩来表示一下欢迎吧。”

    风一雷问怎么弄?

    项北让他跟自己学,然后就拍起手来,一边拍手一边喊口号:“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风一雷转过头去,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兵冰再次笑的受不了。自己要杀的大奸大恶之人,竟然是个如此逗逼。

    项北欢迎结束,告诉兵冰:“我跟你正式介绍一下我们两个,我叫项北,这你知道了。我是天龙上公主的谋士,家在天龙王城之内,最北边。前面提过那苏苏,也是个炼器师,在我家里是生产部的经理,我们上公主是开大公司的,我是总经理。我们要造好多东西呢,你要有兴趣可以一起玩,跟那苏苏好好认识认识,你们俩的名字都听着有缘。”

    兵冰说一定,自己不能亲自炼器,但自己也要做成点成绩来。说着她晃了晃手中的本子:“我从小到大,自己没炼过一样东西。但从别人炼器中,总结了无数炼器方法经验,我有十几个本子呢。”

    项北挑起大拇指:“好,果然是用功之人。”

    项北说完,风一雷轻轻推了他一下。

    项北问干啥?

    “三哥,你还没介绍我呢。”风一雷提醒。

    项北问他不会自我介绍啊,还得代劳。

    “是你跟人家说,要介绍我们两个的”风一雷委屈。

    “我那么说了吗?那好吧,你老弟估计是不好意思自己说,毕竟有显摆家世的嫌疑,那我就替你说。”

    项北告诉苏苏:“这为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的气甲四重大高手,是我义弟,也是天龙国王的义弟。乃是天龙除王室以外,最大家族风家的嫡子。他的父亲是天龙的神武将军风天旗老爷子,母亲我也不知道,貌似我还没见过呢。”

    风一雷说:“我的母亲是位法师,是风家仅有的三位法师之一,并无职务。”

    兵冰有些吃惊:“原来是风家公子,今日真是多有得罪。风家在这整个玄元天下都是口碑极佳,可恨我被歹人蒙骗,竟认为你们是坏人,幸亏没有酿成大祸,我受这一箭值了。以后会记住教训。”

    “姑娘不必如此,还是要小心伤口。”风一雷一脸关心。

    项北一脸坏笑:“嘿嘿,有情况,我兄弟头一次说出这样温暖的话。”

    风一雷一脸郁闷:“三哥,你受伤的时候我也很关心啊。”

    “是吗?我不记得。走了,扶姑娘上马,我们得赶路。”项北跳到马上。

    风一雷犹豫:“兵冰姑娘肩膀有伤,也不好骑马了,这”

    “那就扶到你的马上,废什么话,我们还有事情呢,总不能留在这里先养伤吧。”项北说完打马而去。

    风一雷看一眼兵冰,兵冰告诉他:“劳烦风公子带我一程吧。”

    “嗯,好。”风一雷很高兴,殷勤的把兵冰扶到自己马上,二人同乘追项北而去。

    到达寒城之时,已是深夜。风一雷问要不要先去见过自己父亲。

    项北摇摇头:“不要,我们各干个的,老将军那边不要接触。”

    风一雷问:“这寒城怎么也不关城门?”

    项北说:“谁关啊,现在是两方为主,谁关都是多事。寒度尚未完成易主,老将军不能下令我方人员来关。而寒度虽未完成易主,但国图已交,已是承认降于天龙,如果还是寒度的兵来关城门,那有拒主的嫌疑,毕竟我们的士兵都在光明城,不在这城内。关门会让人怀疑是不是要开打啊?天亮还会不会打开?所以城内连巡逻都没有,此时谁都不能去完全声明自己是这里的主人。”

    “原来还有这么多关系,听起来好麻烦。”风一雷就挺不喜欢想这些的。

    三人随意找了一家酒楼敲开门就住了进去,简单的弄了些餐食在房间里吃着,项北告诉兵冰,她就住在这酒楼当中,不要出去露面,随时等着消息往回走就行,可别自己玩丢了,走的时候找不到人。

    兵冰翻个白眼:“什么叫玩丢了,放心吧,你们不在我就哪都不去,就在房间里背诵新细元表。”

    “细元表?什么意思?”

    “炼器师用的,一些细微的炼器材料,称为细元。有通用的,有炼器师自己发现总结的,我要背诵的就是我自己总结的一些,通用的都是从小就记熟了。比如火焰石,火焰石算火元之物,而火焰石中包含的一些物质,就叫细元。有些时候,我们可能只是用火焰石当中的一些东西,而不是全部使用,那就要记住这些细元之物的特征,要总结出这些细元之物,与什么结合,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还有这么多学问啊,专业就是专业。可以,我很期待你跟苏苏的合作。”项北现在是一点也没有瞧不起这世界上炼器师的意思了,并不是跟里一样,这个天材地宝加那个天材地宝,就能合成个什么法宝,人家门道很多的,不比自己老家的科学家要研究的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