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知云观天
    风一雷问自己干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给自己?

    项北说有,这次任务特别之特别,可能他从来没接到过这样的任务。

    风一雷打听是什么?

    项北说:“你陪兵冰姑娘就好了,一个对你这种不解风情的人来说,特别重大的任务。也省的她还得闷在房间里。”

    “呃三哥你开玩笑对吧?”

    “谁跟你开玩笑?”

    “没我的事情你带我来干啥呢?”

    “保护我啊。”

    “既然是保护你,为什么你告诉我,在危险的时候让我自己离开。”

    “小子学会拐弯抹角了啊,你这是准备感动我呢。我说的是明知敌人不可敌的危险让你走,别随便来个阿猫阿狗你都跑了,那我找谁说理去。”

    “三哥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感动你,我希望你以后别再说让我临阵脱逃的话。明知不可敌,我们同生共死不好吗?”

    “你小子,越来越会聊天了。”项北好笑,搂住他的肩膀:“咱俩认识,是我答应帮你找出凶手,到现在凶手可能已经在藏鬼山挂了还没找出来,这算我食言了,干嘛还跟我这么亲近啊?”

    风一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仔细想了想,最后告诉项北:“三哥你没食言,你找到凶手了,你找到了我姐姐,他对凶手一清二楚。这就是你找到的。而就算找不到,你对我也太重要了。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父亲,父亲一直对我严厉,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但我只要犯了错误,他一定会立刻纠正我。父亲教我做人,所以我亲近。可是父亲忙碌,在其他事情上,就显得有些无暇顾我。这时候我认识了三哥,三哥喜欢逗我,但却也是在认真的教我做事。用三哥的话说,我原来脑子一根筋,现在又多了一根,时间长了还会更多。所以三哥对我的重要性,如父亲,如家人一般重要。”

    “好吧,一不小心被你感动一顿,也不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你们这些文化人都挺爱煽情的啊。”

    “三哥才是文化人。”

    “也对,我也是文化人,有小学毕业证的。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从小有没有感觉到有双你看不到的眼睛在盯着你?”

    风一雷说是,有这种感觉。

    项北指了指自己:“是我,三十三章,我看着你从襁褓中长到一米八五。所以你刚遇到我的时候,你说感觉我好像对你翻白眼做鬼脸过,其实是有那事儿。但那些没法解释,只能说命道师都这么神神道道的吧。”

    “嗯,我懂,三哥不用解释,你解释我也听不懂,你说过太多我们听不懂的话。所以不解释比解释更容易懂。”

    “好,这样最好,我就怕被问。”项北拍拍他肩膀:“吃饭,吃饱了早去休息。这里没人认识我,明日你不用陪我,陪兵冰姑娘就好,有事儿我会喊你。你我在一起,你也该有些私人时间,否则你会厌烦的,我保证。听我的就好。”

    “嗯,听三哥的,吃吧。”

    三人匆匆把饭吃完,各自回屋休息,这一天赶路太累了。项北跟兵冰都是受不大了这么跑的。

    项北躺在床上,没多久便是睡去。寒城还蛮暖和的,这寒度国就这样,最东边跟最西边地势都高,长年有雪,这中间人多的地方,反倒是天气正常,甚至有点偏暖。现在也已经入春了,到了这里感觉还不错。

    项北在寒度觉得自己挺累,而他那位二哥知云,此时则在天龙南部的龙鳞城内还没睡呢。

    与他同在此处的,是天龙的神武副将风天华,风天旗的亲弟弟。风天华长住望龙城,本来风天旗是要亲自来这边指挥战斗的,但因为项北跟楚怜惜拉那车火焰石回家被人举报了,老将军被派去了寒度。此处就由风天华全权指挥。

    风天华来到城墙之上,知云此时手中一个白色的玉盘,玉盘中间飘出丝丝烟雾,烟雾时而往北倾斜,时而往南倾斜,如有微风吹动一般。但这晚上其实一点风都没有,而且奇怪的是,这烟雾虽然始终在飘,却仿佛没有飘散的一刻。

    风天华走到知云身边:“大师,天色晚了,还不去睡。”

    知云手中撒出一片粉末在玉盘之上,烟雾全部消失。知云将玉盘收起,告诉风天华:“我在测算天气,此处气候变化快速,观天台给的结果不准。如今我方偷入吕昌的人员,已经基本完毕。随时可以发动我们准备的舞火之战,可也需要天气配合,一点差错都由不得。否则一旦失误,那一切就白做了。再想同样而为恐怕不行。而且敌军如今已经大量调集,连强攻的机会都没了,必须一战定胜负。”

    “那先生测得结果如何?”

    “风云盘显示,后日或是良机,有顺我风向。具体时辰,我须明日再测,才有准确的结果。传讯他们静静潜伏山中,不要任何妄动,随时听候命令就好。”

    “好,先生辛苦了,也早些休息吧。”

    “不急,今日夜明星朗,我再取星盘入法,看看能否窥得敌军将领一丝心机。”

    “我在此处陪先生。”

    “将军不必,将军事物繁忙,还需时刻养足精神才好。将军先行回去,这南方的夜晚不冷,我此处无碍。”

    “那我命人来为先生燃个火堆。”

    “不,我周身之处不宜有人。此乃精神潜入之术,旁边有人,容易受到杂识影响。”

    “原来如此,是我少见,那我这就退去。先生忙完,还望早些休息。”

    “将军请吧。”

    风天华点点头,下城而去。

    知云将手中星盘松手,星盘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他眼前。知云取出一条金黄色的法巾,咬破手指以后,以鲜血在法巾之上画下命符。跟普通的符文不一样,这就是一个个特别抽象简易的人形。

    画好之后,知云将法巾搭在星盘之上,然后跪下地去,口中虔诚的念叨:“天涯命师知云,今启法传星盘,吾血画符相祭,祈愿术成达法,今行入梦之术。”

    念叨完一个头磕下去,真的是跟地球上的神棍好像好像,就是用的器物不一样。但想来命道师应该跟神棍差不多意思。项北装什么不好,非得装个命道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