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再见林军(上)
    吕昌国前来战斗的最高领军将领,名字叫昌战隆,乃是吕昌的神武将军。吕昌国的情况跟天龙多少有些相似,吕昌国王室为姓吕,神武将府姓昌,也是共同打下的天下,一为王,一为将。就跟天龙楚家跟风家一样。

    昌战隆并未上山,住在山下十几里之外的昌兴城内,而大部队也是在此,调集而来,但并未全往山上跑。山上等有动静了再往上去也一样。而且山上也容不下多少人。有几千人居高临下守在山谷两边足够了。他们人员总量虽比天龙少,但其实根本用不了,有千绝山在手,敌人来多少砸死多少。不断调集人员,只是跟天龙对等布置,好破掉天龙士气。同时除掉千绝谷敌军之后,可以直入城下敲打一番,说不定还能夺了龙鳞城。

    此时昌战隆早已休息,睡梦当中,他梦到自己来到了千绝山上。站在山顶左右望去,只见吕昌国一侧被七彩霞光笼罩,而在天龙国一侧,则是地火轰隆,整个国家陷入一片火海,地动山摇之间,如末日降临。

    见此情景,昌战隆大笑出声:“哈哈哈,吕昌大兴,天龙已亡。”

    “将军,将军你怎么了?”呼喊之声传来,吕昌隆从梦中醒来,就见侍女在身旁呼喊。

    昌战隆兴奋的从床上爬起来:“梦有吉兆,快快取来纸笔,为国主传讯报喜。此战如此安排,已是万万妥当,只等敌人葬身谷内,便可直入天龙。”

    昌战隆神采奕奕,现在让他睡都睡不着了,认为梦中绝对是上天在指引与他。

    而此时在知云那边,星盘转动之间,空中投射出的七枚命星慢慢消失,法巾紧紧缠绕着一个昌战隆的身影,也是燃烧而去。星盘光芒隐去,知云伸出双手,星盘缓缓落下。

    将星盘收起,知云长出口气:“入梦之术可成,但这昌战隆精神之力强盛,无法过多植入见象。真是可惜,本还想以武神现世,来指引他将兵士多多投到山上,可看来不成了。不知道这霞光地火之相,能不能引起他必胜的联想。也好让他对当前安排深信不疑。”

    这知云打仗比项北实在,项北就是抽着烟喝着茶想想就算了,人家知云则是亲自上手干活。当然,这也不怨项北,他的命道师是装出来的,让他上手他也干不了啥。

    一夜时间过去,第二日一早,项北起床之后就溜达着上了街。

    早早已经起床的风一雷追出来:“三哥,真不用我跟你一起吗?”

    “不用,你玩你的,那兵冰姑娘不错,真喜欢就别懈怠,好好表现。我先去打听点儿事。你给我点钱吧,我一路走一路尝尝这王城的小吃”

    风一雷把钱给他,项北也不骑马,就在王城之中溜达。看到有吃的就去买来尝尝。

    左手一个鸡蛋饼,右手一杯红米粥。突然前方一个早点摊子吸引了他的目光,着急的跑过去,项北满脸欣喜:“你们这里还有炸油条呢。好久没吃过了。”

    老板把油锅中炸好的油条捞出来:“公子,这个叫油炸面,不过炸油条这名字也挺好听。”

    “反正我就叫炸油条,给我来两根儿。”

    “好嘞,公子稍等。”老板拿了纸,给他包了两根刚出锅的:“公子不是本地人吧,听口音不像。”

    “对,我不是本地人。我是要往西,去无人区探险的。途径这寒城吃点好的补补,一路走来,实在是馋坏了。”

    “看来公子是武者。”

    “马马虎虎,气甲三重而已。”项北不要脸,明明手无缚鸡之力,非得吹嘘什么气甲三重,不过也算日常吧。

    老板吃惊:“公子如此年轻,气甲三重实属厉害啊。”

    “谢谢老板,不过老板我跟你打听个人。此人与我曾有一面之缘,他说过有朝一日我来了寒城,就请我品尝寒城美食。可是我将他的讯珠弄丢了,来了两日也没找到他。”

    老板为难:“公子,这寒城乃是王城,王城极大,你要是打听这附近之人还可以,否则我恐怕帮不到你。”

    “你能,此人姓林,林姓乃是王姓,是一位王爷。至于封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没有封地,而是一位天武将军,所以应该就住在这城中,本名林军。”

    “公子您说的是真武王,不过我们寒度现在情况公子也知道,可没有什么王爷了。真武王的府邸好找,你顺着城中主路,直往西就行。不过现在可不是王府了,牌匾已经更换,叫林武府。府门之前也不再是士兵守护,而是家兵护卫,衣服上带有字样,还是很好找的。”

    “谢谢老板,再给我来两根,这油条好吃。不过你发面的时间稍微短了些,最好再延长同等时间,加些奶味更好。”

    “公子还懂炸面制作?”

    “你照我说的试试呗,保证你在这街上无敌。”说完付了钱走人,一边吃着一边去找林军的住处。林军也算是跟他同流合污过一次了,他对林军还是很看好的。那家伙脑子简单,好骗。

    一路吃一路走,整整走了大半个时辰,人都吃撑了,终于找到了那林武府。走到府门之处,一个护卫开口询问:“来者何人,有何事前来?”

    项北说:“麻烦通传府中家主,就说老友求见,至于姓名不便相告,就请说是漫雪城故友就好。”

    “好,稍等。”护卫前去通报,没过多久,林军迎了出来:“竟然是先生前来,一听到是漫雪城故友,当场我可是饭都吃不下了。”

    项北好笑:“这又是何故?”

    “漫雪城大败,我记忆颇深啊。先生快快里面请坐,此处想来不便多说。”

    林军将项北请进,挥退下人之后这才开口:“项先生怎么来了寒度,可是上公主也来了?”

    项北点头:“来了,但不在寒城,我是依上公主之命,独身前来见你。”

    “不知是有何贵干?”林军问道。

    “自然是一些重要之事,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些问题,上公主让我问你。”

    “先生请说。”

    “你们林家交权,为何一直拖延?”

    听到这个问题,林军赶紧起身,去将房门关上,回来之后凑到项北身边:“实话实说,我现在已无军职,而大哥有什么事情也不愿跟我商议。我是真不知道大哥到底要干什么,不过我能感觉出来,说好的投降,貌似有些不对了。这你们应该也有察觉。我是真的担心啊,我可不想再起战事。”

    “他叫林山对吧?你与他是亲兄弟,你能不知道他想什么?”

    “先生我是真不知道,我现在每日忧心,就怕大哥做出什么错事,会害我林家被满门株连,我也被连累。早知道你们别放了我多好啊,那他干啥就跟我没关系了,做阶下囚也比死了好吧。”

    项北好笑,这家伙还真是胆小。问他知道寒度为什么突然发兵天龙吗?明知道不是天龙的对手,还要去入侵,不是很明智吧。

    林军说不知道,自己跟着去原本就是想去劫掠一番,并趁机把带去的两车火焰石偷运到吕昌去。如果自己知道会战败,自己才不会去呢,至于原因,那就是丁点都不知道了。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一定是有其他国家与寒度联合,否则就算打下了漫雪城,也没任何意义,天龙比寒度强太多,很快就会被打回来。

    “你还真是啥都不管呢。够省心。”项北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