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化气之战(下)
    而另一边林山此时惊恐,虽有护卫在身前,但一帮人根本不是对手,几乎只是一个照面,便被打的不断后退。

    两名气甲紫色的化气高手挡在马王身前,一条巨蟒从其中一人身上蜿蜒而出,张口之间吐出一团黑雾。

    马王一刀砍下,巨蟒还没发挥呢就化作两段。而此时迟到跟迟退也已收获战果,作为两名化气八重的高手,敌人同等对手都在马王那里,跟他们战斗的就是两名化气四重跟五重的高手。

    其中稍弱的一个,跟迟到战做一团,手中一柄宝剑变化多端,极是缥缈。迟到却是不屑:“如此软绵绵的剑法,真不知道你如何修到此种境界。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战斗。”

    迟到手中粗壮的铁链挥动,火化四溅中挡下敌人的攻击,然后直接欺身而上,铁链甩动之间,将对方脖子绑住,强劲的玄气冲击而出,拉动之下敌人便是整个头颅爆裂开来。

    而剩余其他马王手下,则是对付汹涌冲入院中的禁卫军,其中禁卫军首领也是一名化气五重的高手。但不要紧,马王其余五名手下,最弱的都是化气五重,只一人将其拦住,剩下的便如砍瓜切菜。

    而马王那边,其中一名八重高手,被马王一刀躲了命去,另一人焦急大喊:“国主速退,敌人万不可敌。”

    用不着这家伙说,林山早就在后退之中。可是刚退出院门,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极是古怪。回头看去,就见一个蒙面之人浑身玄气涌动,带起碎石狂飞,从马上一跃而起。

    “惊雷斩”

    来人手中大刀斩落之下,整个现场突然瞬间如黑夜里灯光熄灭,咔嚓巨响当中电光闪动,一刀之威如长空炸雷。

    “轰——”黑暗散去,再看那斩落之处,已是只剩一个大坑,坑洞之内遍布碎尸,林山已是绝了命去。而也在这时,马王似是不服,有意要与来人比较一般,突然大吼一声,身上衣衫碎裂,整个身体之上涂上一层金色,肌肉鼓胀之间,连气甲都不需要,硬接敌人凶狠的一刀,却是丝毫无恙。

    趁着这一刀之际,马王大刀旋转,一阵刺耳的狞叫传来,强劲的刀气化作狰狞的恶魔,直接将敌人吞没。

    林军大急:“撤,所有人都给我撤。”

    一边喊着,他一边跑的比谁都快,身法尽数施展,几个起落之间退出战团,消失在树林当中。而其他的护卫此时已经剩下只有不到三分之一,也是纷纷拼了命的跑,一点都不想打了。

    房间当中,项北问风一雷:“这蒙面的哥们儿是谁,好猛啊,刚刚我明明看到闪电了,武者还能打出这种效果。”

    风一雷郁闷:“三哥,那不是哥们儿,那是我父亲,施展的是我风家的惊雷斩。”

    “哇,老将军也来了,你跟他说的?”

    “我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

    “嗯,出去吧,话说这房子还挺结实,这么大动静都没塌下来。”

    项北刚说完,呼啦一声响动之中,房顶整个落了下来,他整个人直接被一根木头砸到了地上。而此时风一雷已经在门外。

    项北趴在地上抬头望着风一雷:“弟弟,说好的你保护我呢?”

    风一雷满脸无辜:“三哥,刚刚你说出去吧,我就出来了,谁知道塌的这么巧。”

    “别说了,拉我出来。”项北大呼,风一雷赶紧来拉他。

    而马王此时也跑了过来:“小项你没事儿吧?”

    项北被从木头底下拉出来,扶着自己的腰摆摆手:“没事儿,日常倒霉而已,习惯了。”

    说着对蒙面的风天旗施礼:“小子见过老将军。”

    风天旗落下蒙面,懒得理他,对马王拱手而起:“没想到苍原马王亲自来了寒度,未能早早见过,实在惭愧。”

    马王也是客气:“老将军哪里话,该是我去拜见才是,老将军怎么也来凑这热闹,是一雷通知你的吗?”

    风天旗说:“来此只是想见识马王的风采。”

    “老将军客气了,你我找个地方,畅饮一杯可好。”

    “正有此意。”

    风天旗说完,二人一起看向项北,项北叹口气:“都这样了还要我做饭啊,什么命啊。”

    一帮人都是笑了起来。风天旗拍拍项北肩膀:“你做的很好,这下寒度算是安稳了,剩下的交给我吧,等上公主到达寒城之时,一切都已经安定。”

    项北说:“老将军你头一次夸我,听着真爽,这顿饭我做了。走吧,等我们吃完,那林军也该安排妥了,到时候老将军与他商议一下,就可以施为了,我也该回去陪上公主继续行侠仗义了。”

    一帮人下山而去。

    他们这边忙完了,楚怜惜那边也走了两座城,第一座没有大收获,城中城主早就跑了,其他官员也是一个个的不再上工。

    楚怜惜去了一趟,总得干点啥,就在城内杀了两个恶霸,便离开了。现在已经到了虚度城。

    在酒楼之中,楚怜惜无聊的磕着瓜子,楚惊天拿着酒壶走过来:“怜惜,怎么了,记挂项北那边呢?”

    楚怜惜原本趴在桌子上,听到这话直起身来:“没有,我在想这座城的名字,什么虚度城,让人听着都无精打采,你说到时候我要不要给它赐个新名字呢?”

    “你真的在想这个吗?”

    “也有一点想老项那边,风一雷那家伙,干活不太靠谱儿,他要是带着胖子,也许能使得更顺手些。带着一雷,他就得自己受累了,啥事儿都得亲力亲为。”

    “放心吧,他的本事,就是能把每一个人都使得很好。一雷很不错,至少听话,啥遭罪的活儿都干。让胖子去,那家伙反倒是能偷懒就偷懒,不好。”

    楚惊天挺了解的,说的都对。要是让郝胖大半夜就去山上盯着,他估计是不会干的。而风一雷就什么都不说,吩咐啥干啥。

    楚怜惜问楚惊天:“叔你出去转了一圈,有没有咱要劳动的地方?”

    “有,别的城都不见复**活动了,唯独这座城,复**还时常出现,我怀疑他们离这城不远,我们再打一波土匪。”

    “马王能愿意吗?”

    “马王不会管,他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他在乎的是这些人都得听他这个土匪头子的才行。”

    “那我们也不打,马王会对复**蓝血进行清理。清理完了,他会对土匪们作出安排,我们不要乱参与,他还是会不高兴的。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们要给面子。你说他们那边现在能搞定了吗?”

    楚惊天摇头,这他没法说的准。项北他们从去了就一点消息没传回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