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正名灵玉阁(1)
    楚怜惜说不着急,项北出道这么久,还没失手过呢,该是没问题的。别说还是马王那么大的高手去配合他,能失败才怪呢。

    楚惊天问出道是什么意思?

    楚怜惜解释:“老项的词,就是开始某个职业。老项就是出道做谋士。”

    “哦,那我也算是出道几十年了,我是出道当武者,嘿嘿。”

    “老叔你逗,街上还听到什么了?”

    楚惊天摇头,而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透过门纸,看到那个肥胖的身影,他们就知道郝胖来了。

    楚怜惜让他进来,那么大一个王子敲什么门啊。

    郝胖jin ru屋中:“夫人你别说好听的,在您眼里,我是胖冬瓜胖西瓜,跟王子没关系。你突然这么称呼我,事出反常必有妖。”

    楚怜惜好笑:“胖子你就是鬼,跟老项一个德行。但其实也没啥妖,你突然跑来,肯定是听到什么重要消息了吧。”

    “夫人才是真的聪慧过人。这个消息你听了可能会骂娘。”

    “说。”

    “我去酒馆坐了坐,我发现城中在流传一个说法,就是说有一个叫灵玉阁的组织,为天龙所派而来,正在抢夺富户钱财,杀害寒度的有志之士。”

    “日他老母,什么鬼有志之士,我们杀过这种吗?”

    “看吧,夫人你骂娘了吧。所谓的有志之士,就是不愿意归顺天龙,为寒度独立自由奔走忙碌的人。说白了就是反动分子,但人家看来就是有志之士。”

    “反动分子我们也没杀过啊,明明只干好事儿,他们怎么能这么造谣。”

    “这才是可怕所在啊,谣言为何流传,因为有人亲眼见了。一大帮无辜的城民,被杀死在城外,跟我们作案手段一样,杀完还留下了罪书,以及我们灵玉阁的标志。而且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是一次。我找那发现者买了一枚回来,你看看吧,做的很真。”

    郝胖把一枚灵玉阁的标记递给楚怜惜,楚怜惜翻看一下:“是挺真,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样,怀疑制作这标记的模具,都跟我们来自一处。这下被泼脏水了,在查清之前,灵玉阁的身份没法用了。”

    郝胖说这其实不重要,灵玉阁的身份只是一个虚无的身份,不用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将来别公开是她这上公主所为就行。所以敌人这样干没有多大意义,最多就是让人怀疑天龙暗中派了人来杀灭反对者,但也只是怀疑,实质伤害不算大。

    “胖子你想说什么?”楚怜惜听出来了,他话里有话。

    郝胖笑起来:“夫人你不是说没有先生,自己也一样可以带领我们几个无往不利嘛,你来猜猜吧。”

    “考验我,那我就猜猜。”楚怜惜一阵沉思:“我估计啊,针对的不是灵玉阁,还是我这上公主。污蔑我灵玉阁的人,可能知晓灵玉阁跟上公主是一回事儿。最后脏水泼多了,就算我们不说灵玉阁是我这上公主搞的,他们也会说。甚至还会把我揪出来,证明我的确就在这里。所以我们被人盯上了,我来了这里,他们就会有所行动。”

    “夫人说的是,还有一件事情,卫国楼也在此处,他们就是一帮猪队友。他们也能猜到灵玉阁就是上公主您。现在他们正在到处救火,严禁流言蜚语,他们身份可是公开的,这就会在您身份被爆以后,人们更加坚信,灵玉阁就是上公主,而且的确干了那些事情。否则天龙这卫国楼,不应该到处禁止流言蜚语,就是天龙心虚呢。”

    “果然是猪队友,情况很困难啊,我们怎么办?退走吗?退走就没人可以拿我们在城里说事儿了,就不用被指出灵玉阁就是我们。”

    “怕是晚了,这次得硬抗。恐怕这次上公主身份跟灵玉阁合体已经是必然,而且是跟邪恶的灵玉阁合体。”

    “用老项的话说,怎么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呢。早知道装哪门子神秘人啊。”楚怜惜很苦恼,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就在这时候,黑大突然跑进来:“夫人,不好了,外面有人正在张贴布告。说灵玉阁就是上公主,上公主此时就在城中,而且还有您的画像。很多人在几个领头的家伙鼓动之下,已经聚集起来,准备抗议天龙上公主作恶。要求停止滥杀无辜。卫国楼的人已经带了落雪跟本城的城府兵去镇压。”

    楚怜惜说局面很烂,暂时退出这酒楼中,躲到城主府去,那里就算有人抗议,也没人敢硬闯。身份暴露了,但不能真的去跟城中居民硬怼,杀了人就百口莫辩了。

    楚惊天问要不要联系项北?

    楚怜惜说不要,显得自己没他有水平,自己要独自搞定。

    楚怜惜说完,郝胖说:“请夫人赎罪,我在发现城中传言之时,已经联系过先生了,现在先生可能已经得到消息。”

    楚怜惜一副大怒的样子:“搞什么,干嘛联系他,罚你两顿不准吃饭。”

    “是”郝胖认罚。

    楚怜惜则是心中暗自高兴,这胖子果然有眼力劲儿,知道自己拉不下面子求助项北,所以提前联系了,这样到时候项北回来,就可以说不是自己要找他出主意的,不得不说,这郝胖就是聪明,很能了解人的心思,怪不得项北喜欢用他,楚怜惜发现自己也喜欢上用这家伙了。

    楚惊天问会不会又是枯荣搞的?

    楚怜惜说不是,枯荣请了那么大的高手来杀自己,如果要搞的话不会只在虚度城,因为马王接受的任务中,没有说在自己到了虚度城才来杀,那样枯荣也不能保证,自己在走到虚度城之前还没被杀死。如果已经死了,那灵玉阁就是上公主的关系还怎么成立。

    所以此事另有其人,跟枯荣没关系。此事还要慢慢追查,不着急。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撤离去城主府,不要跟城中百姓正面冲突。

    同时通知卫国楼,也到城主府去,有些事情得问问他们。

    郝胖说:“我去通知卫国楼,楚叔护着夫人,从小路撤到城主府去,在敌人还没有点破我们在这酒楼之前,撤退更容易。”

    楚怜惜说就这样,告诉他们现在就走,立刻走。

    一帮人忙忙活活的开始撤,这样的局面是楚怜惜完全没有想到的。本以为弄个灵玉阁出来是挺装逼的事情,没想到最后惹来一身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