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正名灵玉阁(4)
    因为马王说了,让迟到护送项北一直到虚度城,迟到不敢有违,跟他们是一路同行回来。

    到了落雪城不远处,大老远的他们就看到路上出现了火光。四人停下来,风一雷说不会还有一波刺客吧?这也太光明正大了,看来是很高的高手啊。

    项北说不会,哪来那么多高手。说完驾马再次前进。等离得近了,他们就看清了,一个帐篷,帐篷前一堆篝火。

    风一雷取出武器,下马喊道:“什么人在此堵路,出来。”

    帐篷当中,突然楚怜惜脑袋露出来:“惊喜不惊喜?我在这里等你们呢。”

    风一雷收了刀:“上公主你怎么在这里啊,被逼出来了吗?怎么不去城主府躲避?”

    项北也跳下马:“估计是我们猜对了,城中有人搅动民意。现在城主府也不安生,大半夜的还有人在外面喊口号,她就跑出来了。不过很好奇她怎么跑出来的。”

    项北疑惑的目光望向楚怜惜。

    楚怜惜添些柴火:“你们倒是聪明,竟然猜到了我的下场。你说那帮家伙,大半夜的不去睡觉,围着个城主府干啥。我是骑鸟飞出来的,实在受不了那声音啊。”

    项北服“阁下已然同风起啊!”

    楚怜惜问啥意思?

    “你真上天了。”

    “少瞎扯,不过老项我跟你说,联系你可不是我让郝胖做的,是他自作主张。”

    项北说明白,自己不管就是了。

    “别,老项你既然回来了,怎么能不管呢。赶紧想想怎么办吧,你能想到有人会聚众声讨,应该还会想到别的了吧,你一项想的挺多。”

    项北搬块石头当凳子,在火堆边坐下,问她:“你就不好奇,我们多了这俩人是干啥的?”

    楚怜惜看看迟到,再看看兵冰,猜测说:“这位前辈一看就是高手,肯定是老马的人。这位姑娘,是你们半路抢回来当压寨夫人的对不对?你们俩人品有问题。”

    项北受不了她造谣,给他介绍:“这位是迟前辈,化气八重高手,咱家楚叔都比不过人家,是马王手下第一猛将。”

    迟到说客气了,自己不是第一,是第二。苍原之上留守的副帮主,才是第二呢,化气九重的高手。

    “原来还有位副帮主,果然人才济济。”项北的确服,就这土匪阵容,可以造反了。

    项北再介绍兵冰:“这位是吕昌兵家的小姐,制器高手,我请求半天,人家才愿意莅临项府指导。”

    兵冰被说的不好意思:“我懂制器,但不会制器。至于莅临指导更是没有的事儿,上公主不要听先生乱说,我是被他们抓俘虏了。”

    “看吧,我就说是抢来的吧。”听到是俘虏,楚怜惜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项北让她少扯了,赶紧回去吧,这大晚上的难道要在这里睡觉?

    楚怜惜不干,说在这里睡觉也比回去睡不着好,那一帮人吵得呦,怎么一个个都不怕死?老百姓什么时候有了这胆量了。

    “法不责众,有几个带头的,大家就都敢了。”

    “那老项你赶紧说说,到底是谁在坑我,我觉得不是枯荣。你说了我才能安心回去睡觉,否则回去用不着他们吵,我也睡不着。”

    “的确不是枯荣,也不是林正,林正主要在天龙城那边给我们找麻烦,要是这边搞我们,他不会允许林风光早早跑了。我初步猜测是天龙王室内的人员所为。我跟老将军打听了,你这个金骑监军的职务并不是稀罕物,每逢战事都会设立如此一职。”

    楚怜惜说对,的确是这样,但自己这个金骑监军上公主的确是之前没有过的,习武的公主上战场的都少,别说一个元法师上公主。说到这里,楚怜惜明白了:“老项你的意思是,有人要跟我抢饭碗。老将军有没有说是谁?”

    “没有,老将军也许知道,但他明确表示,王室争斗自己不宜多言,所以不说。”

    “老将军还是那么规矩,多生分啊,我这么漂亮,他得向着我才对呢。”楚怜惜不要脸,说完之后想了想:“该是大东王,四大室王之一。论起辈儿来是我堂哥。只有他有资格,他曾经在军中任职。这是想重入军中,所以在争取这个金骑监军的职位,也好将来能当个将军啥的。”

    项北强调,只是猜测。自己是她上公主的谋士,所以才要猜,否则自己也不便多言。

    “你拉倒吧,你什么时候猜错过,就是他,没错。”

    “可那是你猜的啊,我只猜到了王室,是你猜到了哪一个?”

    “我也没猜错过啊。这次决不能让他得逞,想让我灰溜溜的戴罪逃回去,想的美。我有大招。”

    “什么大招?”

    “你啊,你赶紧给我想主意。在想出破敌之计之前,先把城主府那些人给我弄走,我要安稳睡觉。”

    楚怜惜语气不容置疑,项北想了一下,告诉她:“我们先去别处躲一躲,等会儿那些人跑出城来,就溜回去。”

    “怎么讲,他们会往城外跑?”

    “会的,但得找个生面孔,我跟一雷估计领头闹事儿的都认识。”项北看向迟到。

    迟到让他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便是。

    项北告诉他:“麻烦前辈去给那帮人报个信儿,就说上公主骑着鸟逃出城了,你在路上看见了。狂风雕体型那么大,他们也应该有注意到城主府内飞出什么东西,这样就不会不信的。前辈你要告诉他们,上公主这狂风雕,是风起城买来,买来之时伤还未好,已经无法再飞一次。这件事他们领头的应该也心里清楚,这样他们才能放心来追。”

    “我明白了,放心。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前辈做完此事,就请找处休息,明日早些回去吧。这次感谢迟前辈相救,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好好谢谢前辈。”

    “客气了,别前辈前辈的,我们老大不是跟你说过嘛,那样生分。叫我老迟就好。老大说了,只要护你安全回来,就给我放假,我要去你项府吃一个月,这没问题吧?”

    “欢迎之至,老哥来的时候,记得提前传讯,我备下美酒佳肴。”说完,项北取了讯珠给他。

    “那我去干活了。”迟到接过讯珠打马而去。

    项北告诉风一雷跟楚怜惜,他们也进城,城内找地方躲着。

    楚怜惜爬到项北马上:“我没骑马,咱俩一起,让你占便宜。”

    项北也上马,把楚怜惜使劲儿往怀里拉一把。楚怜惜问她还真占呢?

    项北一脸无辜:“是你说的啊”

    项北一手搂着楚怜惜,一手驾马。反倒是刚刚还呜呜喳喳让人家占便宜的楚怜惜安静下来了,在项北怀里一言不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