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正名灵玉阁(6)
    楚怜惜问他们俩能不能别这时候瞎扯,说正事儿呢。

    项北摆摆手:“说,你们接着说,我多话了。”

    楚怜惜问他,该怎么处理这个叫见生的家伙。

    项北说没法处理,证据都没确凿,处理什么啊。现在最多只能说人家莽撞行事,只能批评教育,要先找到证据再说。

    楚怜惜不同意:“必须控制起来,否则我在这里的消息,岂不是被他传出去。”

    项北说卫国楼的人全部没收鸟,从今天开始,就守在门口,哪都不能去了。另外所有人的讯引,送到自己这里来,他们不需要接受消息了,严查有没有人藏起来,给他们搜一遍之后,全都换房间。三个人一个房间,互相监督。一旦发现谁还能接到消息,立刻抓起来。

    郝胖大笑,一脸坏坏的示意了一下二王子的裤裆:“你的鸟要被没收了。”

    二王子转过头去不理他,郝胖生气:“信不信我把你跟宋玉干的好事儿,都告诉你姑啊?”

    “郝哥我错了。”听到威胁,二王子当即变了态度,一脸赔笑。

    楚怜惜受不了:“老项你怎么弄了这么个护卫,跟你一样没正形呢。一说鸟他就往那边想,好像他的鸟很大一样。”

    郝胖放出火羽鹰展示:“我的鸟就是大啊。”

    “行了,收起来吧,再显摆给你没收。所有人都听项北安排,一切他说了算。”楚怜惜又开始图省事儿了。

    项北想了想,问那个城主怎么称呼?

    城主还没回答,楚怜惜跟郝胖先放肆笑了起来。项北问他们怎么了,难道这城主的名字很好笑。快说出来自己也笑一笑。

    “你听完就知道了。”楚怜惜让那城主说给他听听。

    城主一阵犹豫,最后回答,自己名字叫北项。

    “我去”项北总算知道他们笑的原因了,告诉城主,这名起的有前途,就冲他这名,自己也请上公主尽量把他留下。

    城主看向楚怜惜,楚怜惜说:“可以,你还算清廉,就是作为不大。留下你继续干没问题,但城主估计没法当了,给你个副城主当。”

    “谢上公主”北项城主跪下地去。没想到自己还能在寒度接着当官,本以为会领了补偿金就滚蛋回家呢。

    “你先起来,项北问起你,肯定有活给你干。”

    “是,请尽管吩咐”城主一副乖乖待命的样子。

    项北告诉他:“去查清楚,那几个带头之人是不是城内之人,这没问题吧?”

    城主说没问题,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明日一早便可以告诉他。

    “你先做吧,再有事情想起来找你。”

    项北吩咐完,转头告诉郝胖:“你乔装打扮一下离开,去落雪城,找那给我们制作灵玉阁标记模具的铁匠。另外去落雪楼,他们不是也捡到过我们灵玉阁的标记嘛,还有发现了落雪城主跟纳火尸首的人身上也有,把他们都找来。”

    听项北这么安排,楚怜惜说没用,那标记自己看了,一模一样,估计也是那铁匠做的模具,找不出差别的。

    项北让她拿来看看。

    楚怜惜取出郝胖弄回来的假货递给他。

    项北翻看一下,让楚怜惜也取出一个真的标记来。

    楚怜惜取出一枚,放到桌子上:“你看吧,能找到差异算我眼瞎。”

    “你可别说这话,你没注意吗?我们的标记外侧有一圈竖纹,都是半截上下交错的,唯有冲着玉字最中间的一根儿,是整根儿的。而在这一根的对面另一侧,则是没有凸起的竖纹,而是凹进去了一根细纹。”

    楚怜惜把两枚标记拿过来,仔细对比一下,当场服了:“还真是,这竖纹眼花缭乱的,不仔细看谁能发现这细微的差别。老项你什么时候做的,我记得这模具是一雷出去订做的啊,不是你。”

    项北让他问风一雷。

    风一雷回答:“上公主,是这样的,我做好以后给三哥看,三哥说必须加防伪标识,然后就设计了这些竖纹,让我拿回去重新做了一下,而且特别叮嘱,告诉了老板,不管谁来仿做,都不能把这些竖纹中藏着的秘密说出来。”

    项北说就是如此,自己防着有人破坏灵玉阁的名声呢。当然防的是枯荣,只是没想到枯荣没这么干。

    楚怜惜挑起大拇指:“可以,还是你看的远,不愧是谋士,脑子好使,加鸡腿。”

    “过奖了,胖子的任务就是去把这些人找来,我们到时候现场验证。”

    郝胖有些不乐意:“先生,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说过,我太胖,把我的马都压驼了,所以我觉得这种赶路的事情不适合我。你让一雷去吧,标记是他做的,他跟那老板也熟。”

    “可我也记得你说过,你的马不怕你这点胖,你还有二百斤胖的余地。”

    “我乱说的,我的马很辛苦。”

    “真懒,那就一雷去吧。一雷辛苦一下,刚跟我长途跑回来又要跑。”

    风一雷说没关系,这算不了什么。这个孩子的好处,就是任劳任怨。

    项北告诉郝胖:“你也别想闲着,你再去买一块纳视水晶回来,我们留证据。我们手里那块已经满了,这玩意儿这么贵,内存还那么小。另一块被老楚叔摔碎了,木有办法。”

    楚惊天纠正,不是自己摔碎的,是他没接住。

    “行,就当我摔碎的,反正碎了就是。”

    项北不跟楚惊天争辩谁的过失,问郝胖有问题没?

    郝胖说有问题,这城内根本没有任何法楼,上法楼下法楼都没有,自己去哪找去?寒城才有,他们回来怎么不带一块啊?

    项北一脸笑眯眯的转向楚怜惜:“上公主,天可怜见,你能证明我身上没有钱对不对?”

    楚怜惜翻个白眼:“少来,疏忽就是疏忽,你没有钱,一雷也没钱吗,就算一雷也没钱,找老将军借点总行吧?”

    “那怎么好意思,我是你的谋士,是跟你混的。找人借钱,不就是在到处宣扬你抠门儿嘛,那种有损上公主形象的事情不能干。”

    “行了,给你加零花钱总行了吧,没见过你这样的,逮着机会就要钱,真不要脸。”楚怜惜明明自己不要脸,小气吝啬,愣是说人家没人品。

    项北涨了零花钱就高兴了,楚惊天问他自己干啥?

    “老楚叔你就闲着吧,我想起来什么再说。”项北不安排他,问冷月呢,怎么没出来聊天?

    楚怜惜哼哼一声:“你那二夫人,除了睡觉还是睡觉,哪关心过这些啊。也是厉害人物,不管多吵都睡得安逸。”

    郝胖举手:“先生你还没说我去哪弄纳视水晶呢,不能我再跑一趟寒城吧?”

    “你自己想办法,凭你这胖脑袋,你肯定用不着亲自跑。”

    “我懂了。”郝胖心领神会,明白项北的意思,那就是没有什么事情,是钱搞不定的。自己不去,雇人跑腿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