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正名灵玉阁(7)
    一切安排妥当,所有人都去休息。项北独自来到门外,蹲着台阶上看星星。

    楚惊天拎着酒壶走出来:“先生小子好兴致啊,在这里想什么呢?难道又想家了,你不是来自星星嘛。”

    项北说没有,只是今晚星星很漂亮,所以出来蹲会儿。

    “你不累吗,你每次长途跑回来,都说要散架了。”

    “睡不着,楚叔你说我拉着上公主跑来管这么多事情,是好还是坏?她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享受自己上公主的安逸生活。如今却成了什么金骑监军上公主,而且还要亲自上战场,多辛苦啊。”

    “原来想这些呢,你想多了,怜惜也很喜欢这种生活。我了解她,从小她就这性格,闲不住。你要让她老实的待在宫里享福,那才是真要了她的命呢。你没来之前她也这样,只不过没有这么狂而已。你助长了她的嚣张气焰,实在是你帮她做成了太多事情,让她感觉没有什么做不到了。”

    “是这样吗?”

    “是,给你喝口酒。”楚惊天把酒递过来,项北摆摆手:“我不喝,彻底戒了。抽口烟就已经挺对不起自己,就不再染上那玩意儿了。”

    项北取出烟来点上,楚惊天问他,反正那几个领头的都出城了,何不现在去把他们抓了,让他们老实交待一切。

    “不行,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屈打成招呢。要把证据准备充分再揍他们。要让寒度的老百姓绝对信服,那样干完这一票,上公主的名声该传开了。寒城那边也没什么困难了,我们去一趟无妄山涨涨见识,就直接回去,也不去除暴安良了。”

    “这样口碑够吗?”

    “够,还有最后一招,怜惜绝对能成为最英明的上公主。”

    “什么招?”

    “不跟你说,我在思考合适不合适呢,也许不能用。”

    “为什么一定要去无妄山?”

    “也不只是无妄山,还有寒度西边的大片无人区,都是天龙的国土了,有必要了解一下。我记得寒度有个蓝水湖是不是?”

    “的确有,问这个干什么?”

    “听说蓝水湖中有一种水草,晒干以后是不会燃烧不会吸水的对不对?”

    “是,是一种飘在水面上的水草,很轻,用不着晒干,本身就跟干的一样。整个蓝水湖上全都是。是一种扩散很快的草,就因为这种草,偌大一个蓝水湖连条鱼都养不了。实在是太难清除。”

    “干嘛要清除,就这么种草不就挺好吗?”

    “这草有什么用,当柴火都不行。”

    “做阻燃材料啊,我会买下这个湖,以后这种草都是我的,这草叫什么名啊?”

    “火熄草”

    “挺形象,我喜欢。”

    “你小子就是想得多,这草是准备用在船上防止火焰箭吧?”

    “对,如果船只一点就着那还了得,用法师防火太累,也形成不了规模,法师太稀罕了。所以想要大的舰队,就得船体自身能防火。当然,也不光是船上用,我们的工厂也要做好防火,木头那么多的房子,一烧就全毁了。这简直就是宝贝,寒度人怎么不知道利用呢,傻蛋。”

    “照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好东西,你小子脑子好使。”

    “不是脑子好使,只是愿意去想而已。大家都愿意动脑筋的话,大家是一样聪明的。只不过更多人喜欢活的轻松些。”

    楚惊天说是,自己就不愿意想那么多,有酒有肉,简简单单就好。说完拍拍他肩膀:“冬天过了,但夜里还是冷,早点睡。”

    “我知道了楚叔,你先去睡吧,晚安。”

    “晚安。”楚惊天跟项北分别,回了自己房间。项北也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然后就往大门走去。

    门口被士兵拦下:“大人,外面不安全,您是要独自出去吗?”

    项北思索一下:“你们俩陪我一起吧,帮我弄些颜料来,还要最大的毛笔,我要挥毫泼墨。”

    “是”两个士兵忙活着给他准备好颜料,项北取了毛笔,沾下之后,便在府外白墙之上写起文章来,《灵玉记》——

    莲花风雨中,生平更烂漫。劳心步履匆,芬芳醉人间。

    数载之前,此处往东千里,喧哗天龙城内,王宫之中,有一公主封号灵玉。灵玉公主生来性格活泼,常偷出宫去混入市井。本只是好玩心重,但见市井有民疾苦,便是心生不忍,常以公主奉予以接济。

    因钱财散与疾苦,不舍用钱己身之上。宫中玩伴常说灵玉吝啬,却不知其钱财早已用于贫弱。其不计他人何言,暗暗做着好事,积累心中小小成就。长此以往,便有了行善举而不留名姓之习为。

    此一习为,直到其兄长成为天龙之主,其自身亦成上公主之后,亦是保留下来。因做公主之时封号灵玉,已是上公主的她,再行善举或正义之事,便以灵玉化名。

    寒度之地,灵玉阁亦是如此而来。其谋士项北曾经劝说,既是除暴安良,就该留下姓名受人敬仰。但怜惜上公主坚持,义举有为便好,无需受人敬仰。

    此一言令其谋士羞愧,上公主果然大德之境。因此便不再多言,随上公主以落雪城为起,以灵玉阁为号。先杀贪腐,再灭匪盗。城进时初月二五。

    二八之日,义举首行,经几日查探搜集,落雪城主在国乱之际,私加重税,以致民不聊生。在其城主任间,更是敛财无数。故怜惜上公主决定,在其携款潜逃之际,将其斩于城外,以此为灵玉阁首义。

    三零之人,落雪城卫队长纳火,被灵玉阁所毙,此为义举之二。列罪书中有所写明,纳火身为城卫军之长,勾结复**强盗,放任强盗进城为祸百姓。此种不齿之举,实在死有余辜,怜惜上公主果断斩除。

    义举之三,在藏鬼山中与卫国楼合力,杀灭匪盗百余。日期同为三零之日。今诸多匪盗还关押与落雪大牢之中,可做查证。

    项北写的过瘾,突然觉得背后有人拍自己,转过头来,就看到楚怜惜一脸纳闷儿的看着他。

    “上公主你怎么还没睡啊?”项北问道。

    楚怜惜说:“我听到大门打开,就出来看看,我瞅你半天了,你这写的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原来我当公主的时候就那么伟大。不过你写这些干什么?”

    “我要把我们灵玉阁做的事情一一列举,还要写上时间。而假冒的灵玉阁在这城中作乱已久,只要跟这上面时间对一对,就知道假货们作乱之时,我们并不在这虚度城中。而且这些都是很好考证的,找其他的城池的人问问就行。”

    “你说的对,时间上的确可以给我们作证。不过为什么要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