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正名灵玉阁(8)
    项北解释,写下来的原因有两点,第一点就是人多了不好解释,不如让他们自己看。而且写下来可以写的更有感染力,比如她当公主的时候接济穷人的事情,这个不写没法说,说出来好像自卖自夸一样。

    楚怜惜好笑,看一眼两个侍卫,对项北挑挑大拇指。光解释一个灵玉阁的由来,就把自己说的如此神圣,这也是没谁了。那些好事儿自己可没干过,自己从小就是真抠。

    他问项北第二点呢?

    项北趴到她的耳边:“第二点就是,这其实是一个本子,将来要传播你的大名,说书先生是最好的渠道。我把本子留这里,他们稍微改一改就可以拿去用,多好。”

    楚怜惜问他,不怕明日被人擦掉吗?

    项北说不会,自己不会允许好不容易写下的文章被人擦了,这文章是要留在这里做景点的。告诉楚怜惜赶紧去睡,自己还早着呢。写完落雪城,还有风起城,写完风起城,还有别的,最后还要写被栽赃之事,得好几千字呢。

    “那你老兄受累,我不便在此陪你。我找妮子来,有事儿你吩咐她。”

    “去吧,不用找妮子,这不有俩给我打下手嘛。就别让小丫头熬夜了。”

    项北是个好人,体贴下属。

    忙活到大半夜,让城府兵来看着自己的杰作别被破坏,然后项北才去休息,而第二天一大早,便又早早来到了门前,连饭都顾不上吃。

    此时吃饭的只有楚怜惜跟郝胖还有楚惊天,风一雷也是早走了。

    郝胖手里抓着张饼子,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开口:“先生可真是不辞辛劳,我早上出去看过了,整整三千多字的长文。把上公主夸得简直就是神使下凡普度众生的,最后还配上一张慈眉善目的图像。让人看着就生不起恨意。听先生说,这叫心理植入,简单的图画也能改变印象。”

    “他是挺能干,你呢,纳视水晶买了没有?”楚怜惜没好气的问。

    郝胖说已经叫人去买了,自己也是起了个大早,然后去找行金帮,给自己买纳视水晶,跑这一趟,自己要付出三枚金币的路费呢,不可谓不贵。可普通人又不靠谱儿,万一路上被劫了怎么办,只能找行金帮干活,也省的那一帮武者闲着,跑来造上公主的反。

    行金帮就是镖局,玄元大陆这么讲而已。

    楚怜惜说“你真懒啊,宁愿花三枚金币也不愿意自己跑一趟。看来这种东西以后要多准备一些才行,老项说的没错,果然是重要的东西。”

    楚怜惜说完问冷月呢,怎么也没来吃饭,难道还在睡觉,这也太能睡了吧?这么能睡,身材怎么还那么好?

    郝胖告诉她:“冷月一早上了府塔,先生交待,有人意图毁灭墙上文字,便直接射杀。这叫有限威慑,不会起大规模冲突。”

    楚怜惜说难得,冷高手也亲自出手了。她告诉妮子,给二人留出饭来。以前自己觉得项北挺懒的,不到中午不起床,现在看来,关键时候还是他能顶上啊,比武者还能熬。

    楚惊天问她是不是心疼了?

    楚怜惜翻个白眼:“我心疼什么,一个谋士而已。我就是可惜不能出去看热闹,外面现在多热闹啊。”

    楚怜惜颇多遗憾,而此时门外的确热闹。一大帮人正在欣赏美文,一个个的交头接耳的商议着。城主跟项北还有二王子楚义站在门前。

    项北开口:“大家觉得文章如何?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提出,本人乃是天涯海角项南大师高徒,写文有些深奥,看不懂可以理解。”

    人群中有人说话了:“你这是简曰文不是繁曰文,我们都能看懂,你写这些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我们只信亲眼所见。”

    项北偷偷问二王子:“简曰文是什么意思?”

    二王子好吃惊项北连这都不懂,告诉他就是倾向于白话的文体就是简曰文。而繁曰文就是书体文,晦涩难懂。

    项北懂了,繁曰文就是文言文。他点上根烟,吐个烟圈出来,告诉那说话之人:“你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烦劳告诉我,你看到灵玉阁杀人了吗?”

    那人取出一枚灵玉阁的标志:“没有,但我见到了案发之处,捡到了这个。”

    “哦,这东西是可以仿冒的,你说一下吧,你捡到此物之时,是哪一天?”

    “那人回答,是五天之前。”

    项北说:“五日之前,我们还在风起城,文中有所记录。风起城城主为了能留任,在城中威逼利诱,不准城内百姓说出实话,城内乞丐更是被全部赶出城去,就为了证明他治城有方。但此事被上公主以灵玉阁身份明察所斩,此事风起城全城老百姓都是知晓,还因此全城庆祝。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听说,这样我们如何跑来这虚度城作案?就我们这几个人,你们觉得有可能分出人员前来吗?而且我们在风起城,落雪城,均是锄奸杀恶,你们觉得堂堂上公主,会跟一些只是心不向着天龙的普通人过不去吗?这种人落雪城跟风起城难道就没有?为何人家安然无恙,唯独这上公主还未到达的虚度城有人被杀,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是有人故意在此处败坏灵玉阁名声,进而败坏上公主名声。”

    项北说完,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都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而此时一个领头之人眼看不好,当即抽出刀来:“大家不要听她胡说,我寒度被天龙所占,天龙根本不把我们当人,这些都是假的,这些文字纯粹妖言惑众。如果真是清白,为何昨日不来解释,要等到今日。”

    说着,那人就冲上亲来,要把墙上文字毁去。一声尖锐的啸鸣之声传来,那人感觉到不好,刚撑起护甲,护甲便破去,已被一箭穿吼。

    所有人大惊,纷纷后退,一个撑起护甲的武者竟然就被这么射死了。

    大家一起抬头看去,就见府塔之上,冷月不急不慢的从箭筒中再抽出一支弓箭,重新做好射击准备。

    项北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漫雪城上,三箭夺了寒度神武将军性命的天龙箭师,你们要是谁觉得自己本事比神武将军还厉害,尽可上前一试。”

    人群中出现愤怒的声音:“还说上公主不是滥杀无辜,只是要除掉你的文字而已,就被如此射杀,你们就是大奸大恶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