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正名灵玉阁(9)
    项北冷笑一声,去把尸体反过来,让大家仔细看看。

    有人问看什么?看他们的残忍吗?

    项北说:“你们好好看看此人,你们本城之人,有认识他的吗?他就是带你们作乱之人中的一个,可他并非本城之人,又是从哪来的?为什么如此积极参与本城之事,你们难道就没有疑问过?

    不光是他,最前面这几个带头的,都是外来之人,你们没有发现吗?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他们就是冒充我们上公主灵玉阁之人。此事很快就会清楚,若是今日错杀,我在此处以死谢罪,我为谋士,不善武力,我跑不了。当然,这几个领头的家伙,你们也别想跑,陷害了上公主,你们都得死,现在只是让你们多活几日而已。”

    项北把话说的直白。

    其中一个开口:“休要在此搅动民心,既然你们灵玉阁清白,天龙上公主昨夜为何逃掉?今日你们还得给个说法,是你们这些同党一个也别想跑才对。天龙上公主不回,就拿你们血债血偿。”

    项北喝口水:“这事儿让城主来说吧。”

    城主走上前来:“各位城中父老乡亲,我是本城城主,大家可愿听我一句?”

    领头的开口:“你不是城主,你是投靠了天龙的狗。你包庇害我寒度义士的犯人,为的只是讨好天龙。”

    “你们要如此想,我也没办法。但我要告诉你们,上公主并非逃去。而只是暂时离府。等证据充分,上公主会立刻回来,跟大家对质言明。”

    “你的话我们如何相信,你与他们就是同党。”

    “我身边这位,是卫国楼之人,但同时还有一个身份,乃是天龙的二王子。二王子自愿留在此处,只要上公主不回,便愿在这城主府前自绝而去。”

    城主说完,二王子取出自己的王子令牌展示,告诉大家:“希望你们相信我,我不会走的,五日之内,上公主未回,我便以死谢罪。你们可以日夜守在此处,我会每日前来与大家见面。”

    人群中传来惊讶之声,没想到天龙的王子也在。王子的分量可就重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比上公主重要,大家此时都开始倾向于他们说的是真的。

    就在此时,人群中走出一人,两枚银币手中交出:“这是有人雇佣与我,让我在人群中起哄闹事的钱财。本以为上公主作恶,所以我愿意为正义呼喊,但现在我有些不确定了,这钱我不要再拿,我静等结果。”

    说完,把钱交到项北手中,径自退回人群之中。

    此人退下,立刻又有一人上前,把钱交给项北:“我也一样,我不会为了钱财罔顾正义。若上公主真的只是除暴安良,并未作恶,如此上公主,我不忍心昧着良心侮辱其名,这钱我也不拿了,我等结果。”

    继此人之后,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来,将钱财交上。此时大家其实已经相信灵玉阁是被人陷害了,但还是要等证据。当然也是害怕,万一查出真的有人陷害,他们拿了这些钱也会被连累。

    项北有些蒙,这样的情况他没想到。他告诉大家:“希望城中武者,能看好这领头几人。事情未清之前,不要让他们跑了。用不了王子所说的五天,或许后日便会有答案。”

    几个领头的开始着急了,其中一个问另一个怎么办?

    另一个告诉他们:“放心,只要灵玉阁标记无法分辨真假,他们就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我们此处等候对质就是。”

    这几个家伙也没打算跑。

    项北看几个家伙一眼,告诉城主,为聚集的百姓备了茶水干果,让大家不用等的那么辛苦。

    城主应是,马上命人准备。

    项北告诉所有人:“你们昨日对上公主颇多谩骂,虽然上公主不与你们计较。但若是真相大白,证明上公主一心为民,我希望到时你们能够道歉,而且我还要骂你们几句,让你们长长记性,就算上公主责罚,我也骂定了。”

    人群中有人回答,若是上公主真的大善,到时候别说他要骂,此处所有人,都随便他打,并且一定会向上公主道歉。相反若是拿不出证据,虚度城人民也不是好欺负的。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讨个公道。

    此人说完,人群中传来诸多附和同意。项北也没再多说,告诉二王子回府中吧。

    项北跟二王子回去,冷月也从府塔上下来。一回到客堂之内,楚怜惜就赶紧问怎么样,听起来挺安静,看来效果不错啊。

    项北没有回答,而是把收上来的银币扔给郝胖:“你行啊,带头交钱的几人是你安排的吧?”

    郝胖笑起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可以花钱雇人起哄,我就可以花钱雇人把他们花钱雇人一事戳破,这样城中百姓,就更加相信,是有人暗中推波助澜,破坏上公主名声了。跟我比钱多,我去,我能拿钱砸死他们。”

    项北拍拍郝胖肩膀:“干的好,你胖子才是真高人啊,比我想的周到。看来让一雷去跑腿儿,的确比把你弄走好。”

    “先生过谦了,还是你做的多。我只是顺着你的思路加以补充而已。现在形势大好,我们赢定了。”

    楚怜惜着急让他们说经过,能不能别光顾着他们俩聊,有情况不告诉自己,会让自己很难受。

    项北拿起饼子:“二王子你跟你姑姑说吧,我们先吃饭,谁让你最小呢,最小就得干活。”

    “是,我来说”二王子此时完全没有王子架子,项北说什么听什么,不是怕项北,是怕他姑。

    二王子把外面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楚怜惜大乐:“还是老项厉害啊,昨天可把我愁死了,今天却能这么清净。让你们这么一弄,我估计现在外面都在商量着我在落雪城跟风起城做的大好事呢。你那小文章写得不错,挂在那里,让人可以天天诵读我的英雄事迹。”

    项北受不了她得意忘形的样子,告诉她等自己一会儿吃完,还有事情跟她商量。

    “什么事情,你现在说不好吗?”

    “不合适,这事儿我就跟你说。你说行就行,你说不行就不行。不行别说出去,说出去我有罪的,扰乱国家司法。”

    “司法是什么?”

    “就是法。”

    “哦,听起来蛮严重,那你快吃,我喂你喝粥。”楚怜惜端起碗来。

    项北把粥碗抢回来:“上公主你歇着吧。”

    “不是夫人嘛。”

    “您的身份未公开揭晓之前是,现在不用了。”项北决定不再陪她玩角色扮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