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正名灵玉阁(11)
    玉妙妙这话就是说给老国王听得,老国王吓一跳,赶紧告诉左蓝,宣天帝国的邀请乃是她的荣幸,尽快把手头事情处理一下,就跟着去吧。

    玉妙妙大怒:“处理什么,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以为本公主时间很多吗。现在就走,国王您不用管了,这牌匾也别拆了,给我留着,我下次来再拆。我就喜欢干这种事情,我们宣天宫中的牌匾,都被我拆了一圈了,除了兵神殿以外,那个真不敢拆。您继续忙您的国事,我跟这位三公主去她住处收拾一下便离开了,不用相送。”

    玉妙妙说完,拉着左蓝就走。左迄大急:“父王,三姐还不能走啊,她”

    “闭嘴”国王将他打断:“你想蓝海被宣天铁骑踏平吗,这玉妙妙身份何等尊贵,亲自前来,可不是开玩笑。赶紧命人备了礼物给她送去,左蓝之事莫要多提,等她回来再说。”

    “是,我这就去。”左迄离开,但总感觉有些不对,这玉妙妙来的蹊跷,宣天也很清楚,海上一战,并非左蓝的功劳,怎么会找他去商议海事。明明是找项北,只不过项北已经拒绝了而已。可是疑问颇多,却不敢说出来,这玉妙妙的恶名各个王室都知道,谁都不敢得罪。

    此时玉妙妙跟左蓝在一个马车里,左蓝不敢说话,玉妙妙东摸摸西瞧瞧:“姐姐你这马车不行啊,不如我的好。”

    左蓝说是,怎么敢跟帝国公主马车比。

    “啊呀,姐姐你别这么拘束,郝胖是我亲哥哥,你也认识的,是她让我来救你的,我的猫好不好玩?它叫喵喵。”

    左蓝说好玩,同时对她表示感谢。问她怎么会亲自前来?

    玉妙妙的回答挺让人无语:“我哥哥疼我啊,知道我在家无聊,就让我偷了王印,假传王谕来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去天龙项府,哥哥说项府的东西可好吃了。”

    “王谕是假的?”这让左蓝有些害怕,玉妙妙为自己假传王谕,将来追究起来,自己也难逃干系。

    玉妙妙让她放心,在自己这里,假的最后都会变成真的,没关系的,这都不叫事儿。她问左蓝有没有吃过项府的饭菜,真的很好吃吗?可别是自己老哥为了骗自己来干活,故意这么说。

    左蓝说好吃,项府的饭菜绝对不比乙兵厨赏中记载的差。

    “真的吗,好期待哦。”玉妙妙说着,还擦了一把口水,跟个小孩子一样,让左蓝也看的喜欢。

    左蓝这边不但顺利,而且走的嚣张,左迄命人备了好礼,还有蓝海的特产美食送上,他们就大摇大摆的离城而去。在他们离城之后不久,左迄受到消息,车队并非往宣天方向而去,而是径直往西。

    左迄一拳砸碎眼前的书桌,此时他再傻也明白了:“项北,一定是你干的,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去竞技场与这左蓝相识。项北你到底是哪头儿的,你身中红毒就不怕死吗?敢与我作对,看来是该联系一下枯荣,再次确认一下这项北是否忠心蓝海了。不过这家伙还真有本事,竟然能请到宣天王室来相助。”

    左迄对项北算是又加深了一层印象,以前没觉得他有什么,现在则是服了,这家伙手眼通天啊。

    正在气愤当中,左继突然前来。左继看上去心情大好,口中还吹着口哨。

    左迄问他来干什么?

    左继笑眯眯的坐下:“看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啊,那千万金币,你是别再想三妹会给你了。你是为他人做嫁衣,三妹这嫁到天龙的嫁妆真是丰厚啊。不过以前我答应过她,只要她肯放弃王储之位,嫁到蓝海去,就送他一万金币,现在看来该履行我的诺言了。三妹手里可是有我签下的文书,耍赖不得。不过我觉得值,一万金币能与三妹交好太值了。将来你要当了国王,想把我赶紧杀绝,我也好有个退路不是。”

    左迄看着他:“大哥说哪里话,你我同为王储,父王身体健康,王位未定,还说不定谁是国王呢。而且就算我当了国王,大哥也是封王封将,何来赶尽杀绝一说。”

    “装,接着装,要我当了国王,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也一样,没必要藏着掖着。”

    “大哥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不与你争论此事,我只想问一句,大哥你是不是知晓为何会有宣天之人来接走三姐?”

    “我当然知晓,其实三妹与那小公主早就相识。所以请小公主帮忙救她出你这虎口。”

    “他们怎么会相识,就算相识,他们离城的方向也不对,我看是要去天龙,而不是宣天。”

    “你说对了,他们要去天龙。这是三妹请求的,三妹与天龙上公主交好,对那项北也很有好感,去天龙不奇怪。”

    “这么说,此事与项北无关?”

    “他?你别玩笑。一个谋士,还能认识宣天王室?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最近太过劳累,脑子有病啊?”左继说完,伸手去摸左迄脑袋。

    左迄将他手打开:“谢大哥相告,没有事情,还请大哥先离去吧。”

    “好吧,我就是来嘲笑你的,嘲笑完了我满足了。”左继再次哼着小曲儿离开,这丫很明显,是来给项北擦屁股的,这样项北就不用引起左迄的怀疑了。他也早是知道,项北已经表面上投靠枯荣。若是不这么说,项北那边不好解释。当然他更知道,项北不是真心投靠枯荣,连宣天的王子都是项北的护卫,人家看的上枯荣才怪呢,跟着枯荣混蓝海坑天龙,那还不如啥都不管,跟宣天王子去宣天混。

    这左继想的清楚,他决定了,虽然项北不来帮自己,但还是要与他保持联合才好。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将来的战争中,找到击败左迄的机会。

    此时他已经传讯左蓝交代过了,左蓝也会跟项北这么说。

    左继离开,左迄便是唉声叹气:“诸事不顺啊,寒度那边未能成功夺下漫雪城,如今连左蓝的钱财都没能收获,我一切计划自认完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左迄想不通,他还不知道现在连林山都死了,寒度那边再也帮不到他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估计能气的吐血。他更不知道,他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其实问题的根源只有一处,就是项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