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正名灵玉阁(12)
    项北他们第三天就等回了风一雷,风一雷带着一大票人进城,来到城主府前,立刻府外静坐的一帮人都站了起来。疑惑风一雷怎么带回了这么多人。

    就在大家想着的时候,突然风一雷身后一人跑了出来,跑到了抗议的人群中,抓住一个青年就狂揍起来,一边揍还一边骂:“你个小王八蛋,我让你怀疑灵玉阁,我让你怀疑上公主。”

    那青年人被揍的哇哇直叫,还不敢还手,一个劲儿的就是求饶:“舅舅别打了,我不敢了,我错了。”

    风一雷喊那人住手,问他怎么回事儿?

    那人揪着年轻人的耳朵,跑回风一雷身边:“大人,是我这做舅舅的疏于管教,这小子是我外甥。没想到他也跑来污蔑上公主。”

    “不知者不怪,放开他吧。”风一雷说完,项北也从府中出来,一眼看到这么多人,项北也是疑惑:“一雷啊,让你去落雪城跟风起城找来捡到过灵玉阁标记的证人,你怎么找来了这么多,我们有投放过这么多吗?那成本得多大,都是银币做的呢。”

    风一雷说:“我们自然没有留下这么多,大家听说我们灵玉阁在这虚度城遭到诬陷,就自发跑来作证的,我拦也拦不住。”

    风一雷刚说完,那落雪楼的楼主站了出来:“对,没想到灵玉阁就是上公主,灵玉阁为我们落雪城除了恶主,打跑强盗,灭了只为钱财而罔顾城中百姓安危的城卫军队长。恢复了我们落雪城人民的正常生活,我们内心感激,所以听风大人说起上公主在此处的遭遇,就自发赶来了。要不是风大人阻拦,我们来的会更多。这里有大半人,都是我们落雪城来为公主作证的。”

    落雪楼楼主刚说完,他身边一人不服:“我们风起城来的人也不少,这虚度城的人就是有眼无珠。竟敢污蔑上公主,此处城内假冒的灵玉阁作乱之时,上公主就在我们风起城。上公主戳破城主的谎言,将城主斩杀,还了我们风起城一片青天,我们都可以作证。虚度城若敢继续污蔑,莫怪我风起城百姓抄了棍棒杀来。”

    此人说完,后面一大群风起城的人传来呼喊。而这时候,又一个说话了:“我来自南宾城,是南宾城福气楼的老板,上公主一行人,就在前日,还住在我哪里,哪有时间来这虚度城杀人,上公主难道还懂分身之术不成。虽然上公主以灵玉阁之命,只在城中除了恶霸,不像在落雪城跟风起城一样做了那许多,但我们还是感激,所以我们也来了。上公主在哪,请上公主出来吧,我们在这里,谁敢对上公主有一丝不敬,我们跟她拼命。”

    项北开口:“上公主其实一直在城主府中未曾离去,因无法忍受谩骂,才谎称离开,我这就请上公主出来。”

    项北说完,未等他去邀请,楚怜惜就自己出来了。今日楚怜惜穿的格外规整,面容也做了修饰,一副知书达理大家闺秀的样子。一出来便是对赶来的众人道谢:“谢谢各城父老为了我的事情劳累而来,我楚怜惜何德何能,让这么多人为我受累。”

    落雪楼楼主再次代表大家说话:“上公主莫要如此,上公主身份尊贵,却要为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好日子奔波受累,我们走这点路算什么。上公主清者自清,无需跟这些虚度城的笨蛋多说。请上公主去我们落雪城,我们落雪城永远爱戴上公主。”

    “不可”楚怜惜说:“这城中百姓,也是被妖人所惑。今日我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才可以。你们当中也曾有人捡拾我灵玉阁标记,今日就与这虚度城灵玉阁标记对比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

    楚怜惜说完,看向城主。城主开口:“谁捡拾过灵玉阁标记,走上前来。”

    城主说完,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取出一枚灵玉阁标记:“我有捡拾,是在城外发现的,就是第一个捡拾到此标记之人。”

    落雪楼的楼主将自己身上的标记也取出来,两个对比一下之后,皱起眉头:“上公主,好像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人群中那几个领头的家伙露出笑容,其中一个开口:“这我看你们还有何话可说,明明这虚度城中被杀义士,都是灵玉阁所为,现在还想不承认。”

    楚怜惜没回答,而人群中有一人走出来:“我这里也有一枚,我也想比对一下。”

    继此人之后,又有两人走上前来,而落雪城风起城跟南宾城捡到过标记的,也都取了出来。

    一帮人围在一起比对,比来比去,发觉都是一个样。其中一个虚度城的人为难的开口:“上公主,从作案时间对不上这一点来讲,我们其实很相信你。可这标记真的是一模一样,这无法成为证据。”

    此人刚说完,风一雷身后一个老头走了出来:“让我来给你们指出差别吧。我是落雪城城南铁匠铺的老板,已经好多年没有亲自熔铸过模具了,铁匠铺都是我儿子在打理。但上公主派这位风大人找来,提出的要求却是我儿子无法做到的,因为这标记外圈之上的竖纹,很难做。一旦做不好,压制出的标记就无法清晰分辨这些竖纹。而这些竖纹并非只是装饰,而是还有防伪之用,需大家仔细比对。

    这外圈的竖纹,有两根其实是不一样的。标记外侧有一圈竖纹,都是半截,唯有冲着玉字最中间的一根儿,是整根儿的。而在这一根的对面另一侧,则是没有凸起的竖纹,而是凹进去的一根细纹。如此一圈,不细看看不出来。其实真假模具都是我做的,我就是一个铁匠,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这位风大人来做的时候,曾经交待,不管有谁再来仿制,都不可将差异之处同样做上,所以我算是留了一手。没想到真的会被歹人哪来作恶,是老朽不对,早知这样,我宁死不会做。”

    老头说完,一帮比照的家伙也纷纷找到了不同之处。楚怜惜说谁要是还想看,尽管上前来就是。

    一帮人纷纷凑上前来,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领头闹事儿的一个家伙抽出剑来,直刺那铁匠铺的老板:“你这老头,胆敢欺我。”

    一阵破空之声传来,那家伙刚跳起来便落回了原来的地方,脖颈之处一支利箭深深的插着,直接钉入地面之中。

    人群纷纷散开,风一雷跟楚惊天立刻出手,将剩余两人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