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正名灵玉阁(13)
    没有直接审问,先把他们栓在一边,项北该讲话了。

    “现在大家都应该看清楚是谁在作乱了吧,这些家伙为了陷害上公主,不惜罔顾他人性命,实在是该杀。”

    底下一群人都是义愤填膺,要求把他们立刻杀掉。

    项北抬起手,让人群安静之后继续说:“他们是肯定要死的,但陷害上公主背后的主谋,我们还要再查,所以他们暂时还不能死。等会儿我们要带回去严加审问。上公主被陷害一事算是了了,但我知道大家虽然不说,心中对于天龙还是有所芥蒂,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流言刚刚传开之时,卫国楼之人对大家进行了干预,威胁大家不得聚众讨论,这让大家心中也是不快。今天卫国楼的人也都在此,我替大家要求,让他们来向大家道歉。”

    项北说完,看向郑丰收。郑丰收带人走上前来:“我卫国楼近日干涉言论自由,给大家造成了困扰。今日此处,我等郑重向虚度城所有百姓,致以歉意,实在抱歉。”

    郑丰收带着十几个人躬身施礼。下面传来一片掌声,纷纷呼喊没有关系。卫国楼虽然干扰言论,但并未作出太出格的事情,要是换了别人,恐怕已经杀人了,他们并不计较。

    项北再次抬起手,让大家安静,继续说:“其实卫国楼与大家冲突,也是有人刻意为之。卫国楼带队三楼主并未下达命令要干预大家对灵玉阁的商讨。只有内奸从中作祟,与大家产生冲突,才引得一发不可收拾。此人已经被我们抓获。”

    项北说完,郑丰收命令把人带上来。

    那个叫见生的家伙被五花大绑控制起来,项北出示一份讯条,手里抓着一只咕咕鸟:“此人名叫见生,上公主怀疑卫国楼内有奸细,所以下令没收了所有人的讯引。敌人给他传讯进来,便传到了我们手中。如今证据确凿,此人将会在审讯之后,与其另外同党,在街心斩首。作案工具咕咕鸟予以没收,另行处置。”

    下方传来一片叫好之声,楚怜惜心中直呼受不了,这家伙咋连没收个鸟都要说呢,这也太严谨了吧。同时心中也高兴,项北说是她想出来的主意,揪出了内奸,这让她显得很智慧。

    让卫国楼把人带下去,项北继续开口:“说点题外话,大家也都知道,寒度的战败,就是上公主亲自率军战斗的结果。所以理论上,上公主算是让你们亡国之人。”

    下方一片沉默,这是事实,国家没了谁心中都是难过,而楚怜惜就是罪魁祸首。楚怜惜也在疑惑,项北说这些干什么,破坏大好气氛嘛。

    项北继续说:“此次战斗,是寒度发起的进攻,而我天龙是仓促应战,这只能怨你们原来那位国主将你们带入亡国的境地。但这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天龙,会将你们当成自己的子民,与原有国民享受同样的生活,不会把你们当外人予以压迫。所以希望大家无需担心,你们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好,不会变得更坏,这是上公主给你们的承诺。”

    楚怜惜说是,让大家尽管放心,自己以天龙上公主的名义担保,他们只要心向天龙,生活只会更好,不会更坏。天龙本就比寒度富裕,如今同为一国之人,国家会对寒度给予一定的帮助,而不是压迫。

    “上公主万福”听到这话,下面有人带头喊了一句,立刻山呼海啸的万福口号喊出。

    喊了三声之后,项北再次抬手,让大家安静,这种感觉很好,很有领导开大会的感觉。

    项北告诉他们:“还是要说上公主的事情,虽然上公主可能不愿意我说这些,但我作为她的谋士,我最了解上公主的为人,今日陷害一事,让我替上公主很是难过,我不吐不快。其实上公主被人陷害不是第一次了,寒度进犯天龙,天龙议出对策,本应是由白虎军团直接大军压境,以人员跟武器装备的优势,将进犯之敌尽数斩出。但上公主天生怜悯之心,就像墙上文中所写,幼时便是常常省吃俭用接济穷人。所以在听闻国家做出的对敌之策之后,上公主第一时间反对,因为她不忍心看到血流成河。不想寒度与天龙诸多家庭因为此次战争而破裂,所以亲自请求国王收回成命,并以上公主尊贵的身份,要求亲自领兵。

    国王并未同意,但碍不住上公主苦苦哀求一定要亲临边境。所以还是将上公主封为金骑监军公主,到了漫雪城上。

    此职位本无领兵之权,真正领兵的是旁边这位金骑三千指挥长。但上公主到了边境之后,便是直接以上公主王室身份强行要求自己来指挥,并对我等下达死命令,必须想出可以造成敌我双方最少伤亡的破敌之计。因此漫雪城上,我方并未下城与寒度大军死拼,而是阻击过后,便设计火烧寒度粮草,将寒度军队全部俘虏。这样就能有无数家庭得以保全,上公主可谓用心良苦。”

    项北讲得声情并茂,人群皆是寂静,很是感动天龙上公主的宅心仁厚。楚怜惜也在思索,自己有那么伟大吗?怎么让这家伙说的跟真的似的。

    项北发言继续:“漫雪城一战,取得了我们想要的战果,既能破敌,还不致双方死伤惨重。可你们不知道的是,在如此战果背后,上公主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因为她以身份强行解除了金骑三千指挥长的指挥权,已是犯了军法,此战就算胜利,回去之后也难免要受到责罚。”

    项北说的难过,取出手帕擦一擦眼睛,同时偷偷瞥了一眼楚怜惜。楚怜惜会意,轻叹一声之后,安慰大家不要为自己担心,没关系的,只要能让更多人活着,自己受些责罚也无所谓。毕竟战争还是胜利了,总不至于责罚太重,无非就是罚没几年的上公主俸而已。

    “上公主大义”那个喊口号的又带头了,项北看一眼郝胖,立刻明白那家伙是郝胖安排的,否则不可能配合的这么好,就他反应最快。

    果然,在这家伙口号喊出以后,其他人也是纷纷呼喊,甚至都跪到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