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正名灵玉阁(15)
    来到院子当中,三个俘虏跪在地上,楚怜惜随便看了一眼,没有去着急审问,而是问郝胖,刚刚门外的画面都记录下来没有,尤其是大家一起夸自己漂亮那一部分。

    郝胖说记录下来了,如此精彩的演讲,几乎就是范本,自己还要多多学习呢,怎么会不记录下来。

    “记录下来就好,没事儿我也要翻来看看。话说老项口才咋这么有感染力呢。”楚怜惜看着项北说道。

    项北拉个椅子坐下:“在我老家,有个人叫马云,人送爱称马爸爸,要是让他来说,那你们才真的明白什么叫抓重点,什么叫感染力,什么叫一针见血,我这差远了,最多算是叙述,不足挂齿。”

    “那等他穿越来也给我当谋士。”楚怜惜挺会想,人家来了估计还真看不上她,肯定是要干改变钱庄的大事。

    楚怜惜踢一脚那见生:“你自己说,还是我来审?”

    见生一脸恐惧:“上公主饶命,小人愿以钱财换回自己性命。”

    “知道你家有钱,你爹是吉龙商号的富商。但是没用,你死定了。说了你自己死,不说你满门抄斩,你这可是陷害上公主啊,罪名大的不能再大,而且还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上公主,那就是罪名巨大的不能再巨大。你自己考虑吧,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兄弟姐妹。”

    见生战战兢兢:“我真的不知道主谋是谁,是我父亲让我这么做的,但他也是无奈,他受到了王室之人的威胁。上公主饶命,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啊。”

    楚怜惜看一眼项北,项北点点头。

    楚怜惜告诉见生:“你活下去是没有可能了,但你也不会白死,我会替你报仇,一定查明主谋。”

    说完楚怜惜告诉风一雷:“立刻传讯回宫,带我上公主命令,将吉龙商号的老板全家扣押,由风家关押,不要被人灭口才好。去城讯处,购契约鸟传讯,现在就去。”

    楚怜惜说完,将自己的令印交给他。风一雷立刻前去传讯。

    楚怜惜看向另外两个家伙:“你们也不知道对不对?”

    二人说是,他们也不知道主谋是谁,他们是被遥控行事,他们来自金河帮,就是拿钱做事的。控制他们之人,就在寒度境内,甚至就混在人群当中。但不可能找到了,肯定已经逃走。

    楚怜惜犯愁:“做的还真是干净,一点把柄都不留下。算了,懒得审了,胖子别浪费纳视水晶了,今天没有成果。”

    城主问要不要现在派人出去搜查?

    楚怜惜说没用,对方肯定是大高手,就他那些城府兵抓不住。告诉他把人关起来吧,择时斩首。

    “是”城主命人将人带下去。

    楚怜惜双手一摊:“今天高兴过头了,这就被泼了一盆凉水,啥都查不出来。”

    项北说正常,不能啥都顺风顺水。告诉他们城中逛逛,买些物资,接下来直奔无妄山,回来再去寒城坐坐,到那时候,老将军那边应该也完成接收了。

    楚怜惜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去无妄山,那么大老远呢,得经过大片的无人区,多累啊。

    项北告诉他要有探索精神,不明白的就要去研究。无妄山到底是为何会流出金冰水的,这难道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楚怜惜问万一毫无收获怎么办?

    “没有就没有呗,还是那句话,不能指望啥都顺风顺水。而且我还想去看看那宣天玻璃被捡到的地方呢。”

    项北想回家,期待那玻璃是地球飞船留下的。

    一帮人暂时无事了,剩下的就是赶路。

    此时王宫之中,国王此时刚刚收到了风天旗的讯条正在。此时大王子楚信陪在身边,楚信问:“父王,老将军传来的是什么消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比坏消息大,还是赚了。”

    “父王此话怎讲,好消息是什么?”

    “好消息是你妹妹云乐不用发愁要往寒度嫁了,你那项北叔够利索,我这才把云乐的事情跟他说了几天啊,他就搞定了。”

    “项叔叔怎么做的?”

    “林山在拖延时间,故意拖着不进行国家的交界,整天拿和亲说事儿。老将军怀疑他反悔了,要搞事情,项北也如此怀疑。老将军稳扎稳打,将士兵撤到了光明城,做好了战斗准备。这项北则不一样,直接釜底抽薪,把西北天狼王换人了,现在等国家的重新任命呢。人员就是之前被俘虏的那个林军,那家伙胆小,好控制。”

    “项叔叔如何做的?”

    “这就要说你姑姑了,你姑姑还真是命运多舛啊。她在藏鬼山破了复**围剿卫国楼的阴谋,还把枯荣的儿子杀了。枯荣大怒,再加上三弟向他有所提议,所以要除掉怜惜。枯荣谋划了刺杀之事,结果就中了三弟圈套,蓝血组织现在算是名存实亡了。接着枯荣不服,竟然雇佣了苍原马王去杀怜惜。”

    这话把楚信吓一跳:“苍原马王,听说他本身厉害之极,手下更是高手倍多,这姑姑如何应对。姑姑危险,快快唤他回来。”

    “你着什么急,你姑姑是你吗?她逢凶化吉的本事大着呢。人家跟马王喝了顿酒,现在好的不要不要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老将军也不知道。未听马王饭桌上提起。”

    “饭桌上?难道老将军也跟马王吃饭了?”楚信问道。

    国王说是,也一起吃饭了,还一起干了一大票,就是把林山宰了,寒度天狼王换人。这就是三弟的釜底抽薪,这下寒度稳了。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

    楚信说是,果然是厉害。这是天大的好消息,问国王坏消息是什么?

    “还是你姑姑,她又碰到麻烦了,她弄了个灵玉阁行侠仗义,结果被人陷害,现在虚度城内全城声讨她呢,被逼入城主府中了。”

    “那怎么办?姑姑会不会有危险?什么人这么可恨?”

    “危险不会有,敌人应该只是想让她在寒度的事情搞砸,不是要她的命。要她命不会用这种手段,按照老将军所说项北的猜测,这是有人眼红怜惜金骑监军的职务。老将军不好说别的,但毫无疑问一定是我们王室中人所为。至于怎么办我们就不要管了,要论脑子,王室中能赶上你姑姑的没几个,更甭说她身边还有三弟。多少风浪他们俩都过来了,还能在乎这点麻烦,所以我说这坏消息不大。只是王室不团结,让人伤心啊。此人一定要查出来杀掉,以儆效尤。如今天龙危机四伏,最怕我们自身不稳。此事交给你来做,先去传讯问你姑姑那边情况,她会给你指点的。”

    “是,信儿明白。”

    “嗯,好好干,你选王子妃的事情怎么样了,我也带你去了风家,风家女子喜欢哪个?”

    “还在观察。”

    “可别糊弄我啊?”

    “信儿明白。”楚信郁闷,怎么说着说着说到自己娶老婆的事情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