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前往无妄山
    项北几人一路西去,项北还是个车夫,明明下人不少,楚怜惜就认准了让他来驾车。

    一路扯淡,对于一群逗逼来说,路途不会无聊。楚怜惜没事儿就从小窗户里伸出个脑袋来,找项北聊天。

    递一个橘子给他跟妮子,楚怜惜开着小窗户问项北:“你说冷高手是不是有嗜睡症啊,怎么没事儿的时候就睡觉?”

    “我哪知道,你问她啊?”

    “我问了,她说就只有做梦的时候,是最不无聊,所以喜欢睡觉。”

    “冷高手的话很有道理,不过我有点后悔把这前面开窗了。”

    “那是你的愚蠢,一开窗户就进风,一点都不科学,你就是想让本上公主陪你聊天而已,我已经洞察了你的阴谋。”

    “那你能不能别打开,那样里面就不会冷了。”

    “不行,不开窗怎么满足你找我聊天的**。”楚怜惜说着,伸手拍一拍妮子:“这一路上老项有没有占你便宜啊?”

    妮子满脸通红:“没有,先生驾车劳累,怎么还会做那种事情呢。”

    “我看可不一定。”楚怜惜一脸怀疑,告诉项北停车。

    项北问干什么啊,前面就到了蓝水湖了,要吃饭到那里再说不行吗?

    “谁要吃饭了,我跟妮子换换,老在车里闷着不舒服。”

    楚怜惜从车里下来,让妮子去车里去。妮子不敢,上公主的车她怎么能进去呢,问楚怜惜自己干脆去骑马行不行?

    “就你那骑马水平,还不如老项,你骑马还得等着你,赶紧的,少废话。不就个马车嘛,有什么不能坐的。”楚怜惜不满意,这小妞就是事儿多。

    妮子没敢再说,爬进车里去。楚怜惜挨着项北坐下,一边吃橘子一边感叹命苦,自己堂堂上公主,陪着他们风餐露宿,这走了一天多了,连个城都不进,干啥啊这是。

    项北让她别抱怨了,至少她还有个马车坐,一群人就她最舒服。说着把马鞭插到一边,取过背包翻了翻,一个木头人弄了出来给她:“看看跟你像不像。”

    楚怜惜欣喜:“给我刻的?好像,这个是我见过最像的,你闲着没事儿干嘛又讨好我?”

    “什么讨好你,我从小就爱雕刻。我在家里看电视,就喜欢看古装剧,剧中的小帅哥都这么泡妞,没事儿就刻个小人送姑娘。可弄得都跟小孩子刻的一样,无比抽象。我就怀疑是不是古代的刻刀不行,弄不出逼真的,于是我就想试试。结果事实证明,电视里都是骗人的,明明可以把形象把握到丝丝入微嘛。”

    “呀呀呀,你直接说你在学人家泡妞就是了,解释这么多干啥。不过电视好玩嘛?什么样子,还能演出人来?”

    “好玩,我要是能回去还能回来,就给你带一个,就是不知道用不用的了。”

    “在你真的能回去之前,别再跟我说你回去的话。”楚怜惜有些不乐意。

    而也就在这时候,郝胖告诉项北,蓝水湖能看到了,前面那一片就是。

    项北往前瞅去:“不是说蓝水湖特别大嘛,怎么一点水都看不到。”

    “看不到水你看草啊,蓝湖水面上全是你说的那种火熄草。当然看不见水了。”

    “哦,这样好,草越多越好,我们去点火,看看是不是真的不燃烧。”

    项北加快了速度,很快来到了蓝水湖边上,看着整个湖泊都被熄火草遮盖,项北笑的开心无比:“好啊,真是好,这么多呢。”

    说着取出一根火把点上,他就开始试图放火。火把烤了半天,火熄草没有任何变化。项北把火把插到水里熄掉,咧嘴笑起来:“这世界上好东西真多啊,地球人费力吧唧的才能造出来的东西,到了这里大自然免费给。而且还这么轻,不吸水,真好。”

    楚惊天提醒他,草根干了是会燃烧的。

    项北说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草根不要就是。说着四下看看,问此处离寒城多远?

    郝胖说有八十多里路。

    “不远,我准备找林军派人来给我往天龙运。还要专门给我种植,这算是我们天龙对寒度的第一笔投资,能解决不少就业呢。”

    郝胖蹲下身子抓一把草:“先生,咱俩商量个事儿呗。”

    “你说,大家此处休息一下,吃点饭。”项北知道这家伙是有生意谈,正好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所以就干脆原地休息一下。

    郝胖告诉他:“先生的思想很先进,竟然要用这草做防火材料。其实我们宣天也有对船体的防火,但用的是砂膏,防火效果不太好,可能少数的火焰箭射中不会燃烧,但若是箭支多了,破坏了砂膏对船体的密封,很快就能燃烧起来。”

    “所以你要买我的草是不是?”项北问道。

    郝胖说“不是,我不买草,确切的说是不光买草。因为我看中的不光是草。我希望能够跟天龙全面合作,此事先生你以前也说过,想让我们直接提供造船技术。那时候我犹豫,现在我觉得可行。你们天龙造船很难,造船是个很复杂的工作。就算给你们图纸,你们要彻底弄明白也许要很久很久。我们宣天的大船就是,我们的战船也是直接抢来的图纸。就像先生说的,在海的对面,我们去不了的地方还有人类,他们能到达我们这里,我们的船图就是从他们手里抢来的。虽然只是维护船图,但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们知道造战船有多难。所以我们需要合作,你们不用从头开始,而我们也可以依靠先生的智慧对我们的船进行再升级。”

    项北说自己是希望合作的,但这事关重大,跟自己说没用。说完看一眼楚怜惜。

    楚怜惜想了想:“我们天龙本来就没有船业,怎么算我们也不吃亏。我回去与王兄商议,该是可以。”

    郝胖说行,自己也需要回去请示国王才行,自己说了也不算。他告诉项北:“先生,我要说服国王,必须让国王看到利益。你跟我说一说吧,如果我们合作,你能给我们战船提供的最大升级是什么?这样我好说服国王。”

    “你怎么一口一个国王的,那不是你爹嘛。”

    “我跟他不亲近,就是合作关系而已,谁让他那么早把我赶出来,让我幼小的身心饱受疾苦,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