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探寻无妄山(1)
    玉妙妙到来既占领,这口号不是白喊的。但作为项府家主的项北,目前不用关心这个。

    整整行了两日,他们来到了无妄山下。项北看看一帮人说:“上公主,你本就不想来,不如就在这山下休息吧,我跟楚叔还有一雷胖子上去。”

    楚怜惜不干:“你开什么玩笑,我大老远跑来,你让我在山下休息。要休息我在寒城休息多好啊,好吃好喝的,跟你费这劲跑这来干啥。你少废话,黑大妮子小虫红桃二还有不爱活动的冷高手,你们在山下等着。兵冰姑娘你随意,剩下的跟我上山,帮我找一朵金冰花。找不到不准下来。”

    项北听得好奇:“你还知道金冰花啊?”

    “难道你也知道?这只是传说而已,有没有还不一定呢,你这个外星人能知晓?”楚怜惜更好奇。

    项北取出扑克牌,嘴里神神道道的念叨几句:“我知道金冰花在哪里,这不是传说,这是真的有。山上有一个金风洞,洞中便有金冰花。”

    “我去,你这命道师到底真的假的?还真能算出点玩意儿来,不过这也不在命道师业务范围之内啊。”楚怜惜惊奇。

    项北得意的笑:“三十三章命运术啊,第一章开头就是,在玄元大陆之寒度国西北之处,有一难以翻越的巍峨高山,山中金风洞内,有金冰花开与盛夏,合与寒冬。盛开之时,金冰水流成之金色大河炎夏冰封。合苞之时,隆冬之中水流湍急,不见一丝冰迹。开开合合,金冰花经年不败。”

    楚怜惜听得一脸懵逼:“三十三章命运术,听你提起过多次了,现在我也没搞明白是啥玩意儿。”

    “搞不明白就别搞,反正知道我这三十三章命运术所言之事从无错别之处就行了。要是真被你们搞明白了,我怕你们集体揍我。”

    项北一边说,一边往山上走去。

    楚怜惜追上他:“那金风洞又在哪呢?”

    项北双手一摊:“不知道,三十三章还没交待到呢,穿越了。”

    “我去,还是不知道在哪呗,那这金冰花干什么用的你三十三章命运术测到没有?”

    “有啊,但只是一部分。是这么写的,金冰花侧伴生金冰珠,金冰珠藏于附与人体,则入金色大河而无恙。”

    “入金色大河而无恙,好厉害的感觉。我明白了,你就是来找金冰珠的。之前还不跟我说,装的啥都不懂一样,还说来探索无妄山。”

    “就是探索嘛,我们得找到金风洞在哪,可不就是探索。不过我知道一点,金风洞就在这主峰上,别的山头不用去找。”

    “那如果找到以后把金冰花整棵拔了呢?”

    “不知道,但三十三章有这么一句。金冰花在,则无妄山无妄也,金冰花离,则无妄山妄生妄恶。所以我建议还是别动,那花不好看的,拔回去没意思,也不能炒着吃。”

    “那就不拔。”楚怜惜也好说话,弄出一根儿法杖给他:“用这个撑着山上,你那么菜,小心别摔了。”

    “这法杖怎么这么长,跟拐杖一样。法杖也不是这么用的吧?”

    “枯荣送我的,次等货。我现在有无暇法杖,才不要这个呢。这是长法杖,当拐杖是用途之一。法师没武者那么强壮,行走江湖赶路累了,就拿法杖撑着。”

    “还有这么个说道啊,不如咱俩飞上去吧。”

    “飞?”

    “就是飞啊,你可是飞行元法师。”

    “我去,你直接说压迫阿紫不就完了嘛。”

    楚怜惜把狂风雕放出来,狂风雕巨大的身躯在阳光之下闪耀出漂亮的紫光。空中长鸣一声之后,落到了地面之上。

    楚怜惜爬上去,项北也跟着爬上去,刚准备起飞,毛球也出来凑热闹。

    项北一脚把它踹下去:“滚球,不怕把人家累死啊。”

    毛球一脸哀怨,仿佛在说你们都能坐为什么我不能坐。很人性化的哼唧一声之后,化作黑白光点自己飞了。

    楚怜惜拍一拍狂风雕:“阿紫受累,带我们俩上去转转。”

    狂风雕一声长鸣,带起狂风呼啸而起。楚惊天看的羡慕,拍一拍风一雷肩膀:“你说这俩货算不算作弊啊。”

    风一雷想了想:“楚叔你要是有狂风雕,我们也可以作弊啊。”

    “拉倒吧,这项北就是个怪胎,好运气总围着他转,竟然能把鸟类的战兽也骗来打工。一点本事没有吧,还净弄些这么厉害的战兽。”

    “三哥或有通灵之术。”

    “他通茅房还差不多,快走吧。”

    三人一点一点往上爬,而此时山脚之下,冷月仔细盯着山上一动不动。兵冰好奇,问她看什么呢?

    冷月不答,伸出手来凝成弓箭,提醒身后几人捂上耳朵,然后拉弓而起。

    松手,箭出。刺耳的呼啸之声传来,前方上山的人都是听到动静转过了头,怀疑她在干什么。

    利箭直直的插入半山腰的雪地之中,轰的一声巨响传来,一只全身洁白的熊兽一下子从雪中翻了出来,从山上滚落下去,明显已经是死翘翘了。

    而这熊兽挂掉以后,雪地之中一只只的熊兽冒了出来。看到这些熊兽,狂风雕大惊,挥动翅膀拔高而起。而下方的熊兽则是甩出一个个巨大的雪球砸了上来。但还好,他们跑的快,距离最近的一个雪球,离狂风雕的腹部也还有半尺有余。

    揭露了这些熊兽的埋伏,冷月弓箭重新消失,然后便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车中。而狂风雕身上,项北跟楚怜惜则是一阵冷汗:“妈呀,这些家伙真阴险啊,趴在雪中伏击,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何止你啊,大雪连他们气息都隐藏了,狂风雕都没发现。要是再离得近些,恐怕我们都得倒霉。这冷月眼睛比胖子还好使啊,这得几千尺的距离吧,她竟然能发现。”

    “这就是狙击手的眼睛,我建议咱俩回去跟楚叔他们一起上山吧,毛球不知道跑哪去了,就咱俩如果再遇到伏击,不够看啊,飞上来也不敢落到地面去,难不成一直飞在天上等他们,那还不如下山等,等他们上来了,我们再飞上来。或者干脆你用阿紫,把他们一个个送上来。”

    “回去一起走吧,我也想亲自爬一爬这雪山。”楚怜惜挺有兴致,摸一摸狂风雕,俩人飞了半天又回来了。

    俩人都是不要脸的货色,回来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楚怜惜说:“我们不能看你们三个辛苦的徒步,自己先乘坐阿紫飞上去,那样实在于心不忍,所以回来跟你们一起辛苦。”

    项北说对,做人就要患难与共,有苦一起吃才行,那样才是真老铁。6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