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探寻无妄山(2)
    看着他们俩这虚伪的嘴脸,楚惊天问风一雷:“你信他们的鬼话吗?”

    风一雷想了想:“我还是信了比较好吧。”

    “那就是不信呗,我估计胖子也不信。”楚惊天看向郝胖,郝胖点点头:“对于先生跟上公主,不信他们就会是对的。”

    这仨家伙也挺会揶揄,项北抬头望着半山腰上的一排大白熊,问那些是什么玩意儿?

    楚惊天说雪弹熊,但不用担心,他们攻击力很强,但非常不灵活。一般只打伏击,被人发现了就不玩了。看他们正排队离开呢。

    楚惊天没说错,一群雪弹熊此时正在往山的另一边转去。

    项北说:“他们生活在这里,还能有食物,那说明还有别的野兽甚至战兽,这无妄山没有看上去这么平静啊,小心些吧。”

    被冷月提醒了这一下,一帮人都小心多了,不再跟刚开始一样,以为就是爬山。事实证明他们这么做是对的,只见一大片雪堆从山顶上滑下来,看上去就跟普通的小面积塌雪一样。

    可是刚一离得近了,突然滑下来这一堆雪全部‘跳’了起来,然后雪花四散开来,迷惑了众人的视线之后,雪中一只狰狞的雪兽张开着血盆大口咬了下来。还好楚惊天是个高手,看都不看直接一拳往前击出,雪兽一下子摔到了山上。然后楚惊天以自身之力,快速将飘散的白雪聚齐,全部砸到了雪兽身上,把那家伙砸迷糊。

    风一雷紧接着上前,一刀砍掉战兽脑袋,然后翻找出战兽晶囊,告诉大家:“水系冰战兽,雪齿兽,被这家伙咬上,立刻就会结冰,包括气甲在内。”

    说着把战兽晶囊扔给楚怜惜,楚怜惜收好以后,抚摸一把雪齿兽的皮毛:“真软和啊,一雷你帮我把它的皮弄下来,回去做件大衣。”

    风一雷望向项北,项北劝楚怜惜:“算了,别瞎费工夫了,要是天黑了,下山可就不容易了,我们快些走吧。”

    “那好吧”楚怜惜还是有些不舍,但扒皮这活的确费事,拔下皮来还得立刻处理,否则血呼啦的也没法带,而且不立刻处理好,做成皮衣也会有味道。的确有点耽误工夫。

    项北跟楚怜惜体力不行,中途休息了三次,在郝胖跟风一雷的搀扶,甚至还被背了一段,用了七八个时辰,这才好不容爬到了山上。这还是有丹药辅助,否则项北估计上不来。一路算是有惊无险,也没再遇到什么像样的战兽,野兽倒是又遇到了一只,是一只雪豹。

    一到山顶,楚怜惜就蹲下抱怨:“都怪冷月,把我们俩吓住了,这也没多少战兽啊,飞上来多好。”

    “你行了啊,人家好心给我们揭穿了埋伏,你还怨人家,人家也没让我们返回去啊。”

    “是,冷月没说让我们回去,你说的,我记得清楚着呢。”

    “我也记得清楚着呢,我提议让你把他们一个个送上来,你说自己想爬一爬雪山试试,你自己逞能怨我啊。”

    “我不是为了找那山洞嘛,山洞在山顶的可能性很小啊,也许就在半山腰,不亲自走怎么找。你脑袋是不是冻糊涂了,连这点事儿都想不到。”

    “谁告诉你在半山腰,就在这山顶上,我算出来了,我这么大一个高人能算不出来吗。要不我一开始就让你往山顶跑什么。”

    “那你不早说,你说的是在主峰之上,没说在主峰顶上啊。这谁能想到,山洞怎么可能在山顶,竖着的山洞吗?”

    这俩家伙又吵上了,楚惊天让他们行了,赶紧干正事儿,再有俩时辰要黑天了。

    楚怜惜哼哼两声,不乐意的嘀咕:“我怎么弄了个这么愚蠢的谋士,说个话都说不清楚。”

    项北没再跟他吵,的确有点理亏,是自己没说山洞就在这山顶上。目光在空旷的山顶上四下打量,入眼全是雪,这不好找了。

    风一雷眼尖:“三哥你看前面有块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项北望过去,一看之下骂出声来:“这家伙干什么呢,搞行为艺术。”

    项北跑过去扒拉一下雪,是毛球趴在雪地里,把自己埋起来了一部分,就露个屁股。

    几人都是笑出声来,项北在毛球屁股上拍一巴掌:“干什么呢?起来,不嫌冷啊。”

    毛球摇摇头,然后又一脑袋扎回雪里,不理他们。

    楚怜惜走过来:“胖子的混乱兽是精力过剩,毛球正好相反。别理它了,先干正事儿。”

    几个人开始满地上搜索,楚怜惜说这山洞洞口应该很小,否则不能被雪给盖上。

    项北说是,金风洞只能容纳一人jin ru,但进去以后就宽敞了。不过就算小,也该有个窟窿眼露着吧,要不真没法找了。

    几个人并排搜索,在山顶上拉网式排查,一直找到天黑,也没看到什么窟窿眼。

    楚怜惜受不了了:“太累了,又冷又累,你说我跟你们上来遭这罪干啥啊,不行了,我得下去了。”

    楚怜惜不玩了,项北则让她等会儿。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楚怜惜问道。

    项北望向毛球:“那家伙在那里趴了一天了,应该不是睡觉吧?”

    “你的意思是?”楚怜惜似是明白了什么,跑到毛球身边,抓着毛球的小尾巴:“你给我起开,让我看看身子底下有什么?”

    毛球不乐意的往旁边一滚,立刻一个很小的洞口出现,然后一股暖风吹了出来,楚怜惜捂上眼:“元法之神啊,我们找了这么久,搞半天毛球在这里吹风玩呢。这洞口一点都没有雪,暖风吹着根本留不住雪,老项你怎么没说这玩意儿还吹暖风呢。”

    “我也不知道啊。”项北走过来,往黑漆漆的洞里瞅一眼,对毛球挑挑大拇指:“你行,这次算是被你坑了。”

    毛球跑回洞口,一屁股蹲在洞口上,那样子好像就是在说,这洞是它发现的,就是它的。

    项北把它推开,问楚怜惜:“你说这洞口这么明显,以前就没人下去过?”

    楚怜惜撇嘴:“谁闲着没事儿往这无妄山上跑啊,寒度跟大明国毫无交流,没人来爬这山。”

    “没有最好,没有才有探险的意义嘛。”项北取出绳子扔给风一雷抓着,把绳子在身上绑好,告诉风一雷:“抓紧了,听到我呼喊你就往上拉。”

    楚怜惜阻止:“你少来,谁下也轮不到你这么菜的下啊。”

    “我下没事儿,我会一边下一边跟你们聊,听到我不出声了,赶紧往上拉。里面出来的是热风,我怕里面缺氧。胖子把夜明水晶给我。”

    郝胖把水晶递给他:“先生保重,这洞口我想下也挤不进去,就不跟你抢了。”

    “少说些好听的吧,一雷放绳子。”项北抓紧,风一雷开始一点点把绳子放下去,项北一边往下,就那么一边跟上面聊:“这里面不错,氧气不缺,挺暖和的,怪不得毛球趴在这洞口玩,下来还挺舒服”

    楚怜惜告诉风一雷慢点放,告诉项北好好看着底下,有什么不对赶紧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