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探寻无妄山(4)
    楚怜惜不想等着,三个人往山洞深处走去,没有多久,一个巨大的水潭出现在三人面前,水潭中央一块平滑的石头,石头之上一朵巨大的金色花朵含苞待放。在花朵四周,是十几枚散乱无章的金色珠子。

    楚怜惜问这是不是就是金冰花跟金冰珠?

    项北说应该是,现在问题是怎么去把金冰珠拿过来,这水潭里的水,貌似跟金色大河里的水一样啊,不敢下去,下去有麻烦。

    楚怜惜告诉他没事儿,该自己来表演了。

    “看我藤蔓之技。”楚怜惜施展木行元法技能,控元符凝聚而起,破符之时,一条细细的藤蔓自掌心生出,快速的伸展到石台之上。没有直接索取金珠,而是好奇金冰花,对着金冰花缠绕而去。

    可是刚一触碰,金冰花发出嗡的一声金鸣之声,直接把她的藤蔓震断。而紧接着金冰花中一个持剑的男子身影突然冒了出来,警告他们:“既来到此处,我不阻尔等。然金珠可拿,金花勿动,金珠不可多取。”

    说完这个身影消失,项北告诉楚怜惜老实拿金冰珠,别再碰金冰花。

    楚怜惜问拿几个?

    项北说拿三个就行,要做听话的乖宝宝,少拿知足。

    楚怜惜藤蔓一分为三,将金冰珠缠绕,取了三个过来。

    金珠到手,项北四下看看之后,告诉他们赶紧撤,别留在这鬼地方了,不能贪婪。

    三人离开这山洞,到了外出的通道口时,就看到对面的火龙又出现了,眼巴巴的就那么望着他们,但没有攻击的意思。

    楚怜惜对火龙竖起中指:“看什么看,又打不过我们家毛球。”

    项北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把绳子给她系上:“你行了,别找麻烦行不行。”

    楚怜惜说:“它又听不懂,怕什么。”

    “如果他也是灵兽,它是可以听懂的,就像毛球一样,那货就是整天装傻呢。”项北系好绳子,让风一雷跟郝胖赶紧把他们拉上去。一边往上还一边跟火龙挥手,同时赔礼道歉:“这次打扰了,下次来给你带好吃的。”

    回到山上,已经是啥也看不清了。风一雷告诉他们:“三哥,上公主,在你们进去以后,我跟胖子发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楚怜惜问道。

    郝胖把洞口的雪踢开:“这里有一个倒在雪里的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擅入者死。”

    “我去”楚怜惜受不了:“这谁立的牌子啊,插都插不住。立上管啥用。”

    项北说:“估计不是没人来过这无妄山探索,只是都喂了那条龙了,我们运气好,有毛球能跟对方干架。”

    楚怜惜跑去抱住毛球亲一口:“这次全亏毛球宝宝,否则真挂了,回去给你加餐。”

    毛球哼哼两声,飞回项北体内。明显不是很高兴,它好像不喜欢这个地方。可惜藏了半天没把洞口给藏住。

    下山直接是楚怜惜骑着狂风雕,把他们一个个都送下去,否则下了山该半夜了。

    妮子已经烤好了肉在等着他们,吃喝当中,楚怜惜问要不要现在往回走,还是在这山下住一晚?

    项北说趁着还早,赶紧先赶路吧,等到深夜,找个安全地方再住下。在这里容易被战兽偷袭。

    匆匆吃了一些,一帮人便赶紧开路。

    跑了几个时辰,郝胖告诉项北:“先生,你不是要看那寻到玻璃的地方嘛,如果我记得没错,大概就在这块区域了,但这大晚上的不好分辨,不如就在这里过了今夜吧。”

    项北说行,这地方空旷,放眼望去无遮无拦,是个宿营的好地方。

    冷月从车上取下弓箭:“我睡了一天了,我来值夜,你们休息吧。”

    项北看一眼车里:“上公主都早睡着了,我跟你一起值夜吧,别整天一个人不说话,怪闷的。现在妮子驾车的水平不错,明天我蹲车上睡。”

    项北决定陪她,觉得她这样不好,别人聊天的时候她睡了,别人睡觉的时候她一个人闷着守夜,一天都跟大家说不了几句话,这种性格不好。所以决定陪她。

    项北点上火堆蹲下,冷月倒是没再多说,取出一块砂石,开始打磨手中的箭头。

    项北没话找话:“这箭头挺锋利的,还要磨啊。”

    冷月犹豫一下,她的确不喜欢说话的,但项北问了,她还是开口:“这箭是寒度产的,工艺比天龙的箭支差了一些。虽然攻击力差不多,但差了就是差了。这箭支材料其实很好,箭头黑岩钢,完全可以比天龙白岩钢的箭支更锋利。”

    “那天龙怎么不用黑岩钢?”

    “天龙黑岩钢产量少。可以说除了寒度,其他国家都不用,只有寒度产量最多。”

    “是这样啊”项北取出自己的弩箭,让她试一试,这攻击力大概相当于什么样的人射箭?

    冷月拉动一下弩弦,告诉他最多相当于普通女人来拉箭,攻击力很小。这弩身太短了,效果不好,这个没意义。

    “是挺没意思,不要了。”项北直接扔到火堆里,往她身边挪了挪身子,跟她靠在一起:“给我,我帮你磨。”

    “先生你不会的,这个需要一些技巧。”

    “我会,我看一眼就会,这个难磨,还能比钻头难打磨吗?以前我在工厂里磨钻头磨得可锋利了。”

    “钻头?”

    “对,钻头,回去找苏苏做一些,然后做两台人力拉动旋转的手钻,在铁上打眼是不太可能,但钻木头肯定没问题,总归用得上。”

    项北瞎聊中,也想起了新发明。

    一夜时间过去,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之后郝胖就研究地图:“先生,该是没错了,再往前走几里路,就能到达捡到玻璃的地方。但我要提醒先生,我们可能什么都发现不了,那里除了一个大土坑,别的什么都没有。因为太多人去那里探寻过了,能取走的东西都取走了。”

    “那也去看看,否则白绕这么多路了。”

    一帮人继续开路,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地面之上一个大土坑,郝胖告诉项北,这就是当初找到玻璃的地方,除了玻璃之外,还有些奇怪的铁器还有别的乱七八糟。

    “越乱七八糟越好啊”项北跳到坑里,四下看看之后,问郝胖这坑里怎么没有杂草?

    郝胖说不知道。

    项北从坑里爬出来问他:“除了玻璃,别的物件都被弄到哪去了?”

    郝胖说这是寒度进贡给他们的,应该去寒度探寻答案。问他是不是赶紧走吧,这里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项北又转一圈,确定的确什么也没有之后,告诉他们去寒城,现在寒度也差不多该全部交给天龙了,上公主得去代表王室看望一下寒度的官员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