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伟大的上公主
    宋智站上前来:“国主,冬日节后,我天龙两线作战均获大胜,上公主与风将军居功至伟,我建议待二人回了王城,应大大庆祝一番。”

    国王一副想打死他的样子:“宋谋相,我能说你一句废话吗?”

    “呃”宋智无语,这国王咋这么聊天呢。以前不这样啊,以前肯定是顺着话来订下庆贺事宜。

    国王这聊天风格,绝对是被楚怜惜跟项北带坏了,一点都不像古人了。

    “是我多言,本该之事”宋智尴尬的退下。

    而也就在这时候,议事殿外传来喧闹之声。众人向外看去,就看到玉妙妙带了一大帮龙卫扛着梯子抬着牌匾来了。

    来到议事殿门口,玉妙妙往里瞅一眼:“你们还在议事呢,我要挂牌匾不打扰吧?”

    国王说:“不打扰,议事已毕,小公主你随意。”

    国王挥挥手,总管宣布议事结束。所有官员好奇的看着玉妙妙离去,而等大家都走了,国王来到玉妙妙身边:“小公主能不能让我看一看你做的牌匾什么样子?”

    “你肯定会喜欢的。”玉妙妙说着解开牌匾上的蒙布,国王就看到了歪歪扭扭的议事殿三个大字,三个字上面还分别画了一只小猫,第一只在抓蝴蝶,第二只跟掉到字后面去了一样,两个小爪子扒着‘事’字上面那根横,露着个脑袋,正在努力往上爬的样子,第三只小猫直接就是在逗老鼠。

    玉妙妙问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跟宣天的议事殿是同款呢。

    国王一脸菜色,但还是说好,非常好。说完偷偷问玉妙妙,项府的牌匾给换成什么样子了?

    玉妙妙说项府的还在做,还是得先紧着宫中才行。宫中人多,不快点挂上,大家容易走错了地方。万一那些当官的在早议之时找不到议事殿的牌子,跑到了茅房里怎么办。不过可以稍稍透露一下的就是,项府的级别低,只给它画了一只猫。

    玉妙妙一副很给宫中面子的样子,国王才知道她还有这规矩,级别越高的猫越多。不过能听到项府的也被换了,他就打心里爽了,总算不光自己倒霉。再说了,宣天都能忍受,都不怕有损威严,自己也不用太当回事儿。

    玉妙妙命令龙卫挂上去,自己在下面指挥,干这事情她是专业的。

    项北他们跑回寒城,此时城内一片喜庆的气氛,好像亡国了还是多么高兴的事情一样。

    这就看出换人的好处了,要是还是林山来干,就算他跟风天旗完成了交接,认命当了西北天狼王,也不可能这么可劲儿的拍天龙的马匹。

    行至城中广场之上,一快竖立着的巨石引起了楚怜惜的注意,她叫过项北:“这好像是要雕石像啊。”

    项北说应该是。

    楚怜惜一脸不满:“这林军怎么搞得,自己还没当上天狼王呢,就开始给自己立像了,还要不要点脸,这样岂不是要被人说闲话。说林山之死就是我天龙要故意换人,这林军是天龙已经定下了,代掌只是个幌子。”

    项北让他稍安勿躁,情况还没能弄明白呢,自己去问问再说。

    项北下车走到那石块之处,一帮雕刻师傅正在准备工具。项北跟他们问候:“几位师傅,敢问这寒城之内,是要立起谁的塑像?”

    一位老师傅擦着刻刀起身:“自然是我们天龙上公主啊,还有谁配将石像立在此处。如今上公主大名传遍天龙,人人都是知晓上公主挂心我寒度人民。现在说书的唱戏的,无不以上公主事迹为题来创作。你听说过虚度城内城主府墙之上的灵玉记吗?大家就是以此文为根本,进行二次创作。而这灵玉记,也已被选入学堂书文之上,上公主事迹,连孩童都能知晓。”

    听到这话,马车之中楚怜惜乐开了花,把冷月推起来:“你说伟大的感觉咋这么好呢?”

    冷月一脸懵逼:“什么伟大?我们这是到哪了?到寒城了吗?”

    “呃”楚怜惜郁闷,跟这家伙说什么啊,告诉她接着睡吧,一会儿到了西北天狼府喊她。

    冷月蹲起来:“到寒城了就不睡了。”

    而楚怜惜则是偷偷掀开窗帘,对项北吹了声口哨。

    项北跑回来,问他有什么交待的?

    楚怜惜给他一副画像:“这个是你在天龙给我画在墙上那个,我找最好的画师临摹下来的,你把这画像给石刻的师傅,我觉得这幅画最写实。还有啊,要把你那首诗给我雕刻在石座之上。就是生来别凡玉,怜惜惹怜惜那首诗。”

    项北说这得找管事儿的,石像造型都已经定下,石刻师傅可不敢乱改。

    “那你就去找管事儿的,反正你有我上公主令嘛。我们去天狼府等你。”

    楚怜惜说完不再理他,让黑大来驾车走了。

    路上楚怜惜问郝胖,马王那边有没有传来消息,马王还在寒度吗?

    郝胖说已经离开了,复**中的蓝血组织人员已经尽数斩杀,复**解散,回去继续当他们的土匪。马王下了命令,任何土匪团伙不得jin ru乱石滩作乱。同时命令,寒度土地上,半年之内也不准作乱。

    楚怜惜说够意思,如今寒度最是需要安稳的时候,马王能连土匪都不让出没,也算是在帮忙。告诉郝胖,等去宣天的时候,记得提醒自己,给那老马带些天龙的好酒。

    郝胖说记下了。

    一帮人来到西北天狼府,林军跟风天旗收到消息早已经在等待。看楚怜惜到来,林军便跪下地去:“西北林军感谢上公主成全。”

    楚怜惜好笑:“你这话说的倒是直白,实话跟你讲吧,是项北跟我推荐你的,有机会你好好谢谢他就行。我不用你谢,我乃王室,你能做好本分,尽忠天龙,那我还要谢你呢。”

    林军赶紧表态:“上公主放心,我林军谨记效忠天龙,绝不会有二心。”

    “嗯,坐吧。风将军也赶紧请坐,我来到此处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看看大家。你这西北天狼王手下都有些什么人啊?”

    “都是天龙派驻官员,还有少许原寒度掌管民生的官员,不敢有所其他。”

    “很好,下午请大家都来,我见一见。然后我与老将军就要走了,这寒度之地,就全靠你了。”

    “上公主放心,定为天龙守好寒度一分一毫。”

    “林山那几个儿子有没有消息?”

    “听说他们已被蓝海赶出,现今要秘密返回寒度,他们不会有机会的。”

    “你是他们的叔叔,下的了手吗?”

    “上公主放心,斩草除根的道理我懂。”

    “心里清楚就好,你先退去吧,我跟老将军说几句。项北一会儿就到,他有些事情跟你商议。”

    “是。”林军退出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