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林正不服
    还没有见到人,就提前开始想着怎么防备,这玉妙妙混的算是可以了,这才叫恶名在外呢。

    此时天龙城内,城主府中一片凄凄惨惨,城主一家大小被赶出了城主府。因为被国王亲自下令追加了罪名,这城主白死不说,还连累了一家老小,城主府也不能再住,这房子是国家配给的,城主没了就要收回。

    可收回城主府不要紧,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可最让他们难过的是,连自己在这天龙城内原来的府邸,都被没收了。这下一家老小几十口子人,就只能流落街头。

    林正骑马从街口走来,一眼看到他,立刻一家老小都围了上去。其中一个有些年纪的妇人开口:“林将军,我家老爷与你可是交好,如今我一家老小落得如此境地,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林正从马上下来,扶住这个女人:“大夫人,你这是说哪里话,我怎么可能不管。不过你们在这街头游荡也是不好,何不去你儿子家中。”

    大夫人说:“那怎么行,我儿子已经成家立业,我们这么一大帮人,怎么能再去连累。我去可以,其他姐妹如何是好,二夫人三夫人可以投奔子女,可四夫人五夫人子嗣都未成人,你让她们何去何从。我作为家中主夫人,不能扔下她们不管。而且我们老爷死的冤屈,他可是听从林将军你的吩咐,才去与项府为难,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听到这话,林正呵斥“休要胡说,与我何干。不过你们放心,我与城主项来交好,不会不管你们的。”林正心中清楚,这些人是要逼着自己对他们进行补偿。否则她们自然有地方可去,实在不行还可以回娘家嘛。

    他告诉一帮人:“别在这街上了,太过难看,随我来吧,我有一处闲置的府邸,你们暂且住下。”

    大夫人说可以,但他们不出城。

    大夫人心中明白,这林正手段阴险,这帮人出了城恐怕危险。

    林正让他们放心,府邸就在城内。

    说着话,林正吩咐手下,将这些人带回住处。

    手下将人带走,林正身边一名心腹开口:“将军,就让这帮人白吃白住吗?”

    林正冷笑:“白吃白住,怎么可能。我听说项府的正食园营业了,你去告诉他们,要想以后生活能舒舒服服,就先自己报了仇再说。”

    “将军您的意思是?”

    “要我说那么清楚吗?”

    “我明白了。”

    “那就去吧,项北,楚怜惜,我决不能让他们安稳。至少要让他们不能再进军中,二人领兵之术太过可怕。我寒度林家江山一夜消亡,都是他们俩干的好事儿。国主身死,也必是他们所为。那林军没出息,我林正却咽不下这口气。传讯居住在蓝海的大王子,不要仓促行事,等我消息,我要护他夺回天狼王之位,伺机反了天龙,东山再起。”

    “是。”

    这林正还在折腾呢,他还以为自己藏得挺严实。却不知道人家早就清楚他的身份,就等着回来弄死他了,他没戏。

    又是几日过去,楚怜惜跟项北这次回程,是同风天旗一起回来的。这次没有先走一步,因为他们这次是马车,跟天狼原战斗那次不一样。马车赶路速度慢,虽然他们的马车快,但也快不了太多,主要还是道路不好,太快容易颠出屎来,没必要去受那罪。

    而且更重要的是,楚怜惜一点都不着急赶路,因为她如今有平板电脑,一路上绝对不会无聊。这里面存了几十部电影,看都看不完。因为这东西,连冷月这种平日里对什么都没兴趣的家伙都不睡觉了。这就是现代科技与古人结合的神奇之处。

    楚怜惜也乐得有人陪自己一起看,虽然冷月不说话,但她还是喋喋不休:“你看这个女孩子的衣服漂亮吧,我截屏下来,回去找冬雪画下来,然后去给我做来。”

    楚怜惜兴致盎然,一边看电影,还要找漂亮衣服。她对项北喊:“谋士宝宝,我选了几十种衣服了,回去我们先紧着开个制衣厂好不好?”

    项北郁闷:“能不能别用这么儒雅的称呼?”

    “我乐意啊,你听没听到我跟你说话?”

    “你难道不想独自拥有吗?别人都没有,就你有多好。”项北其实挺不乐意楚怜惜的提议,古代一帮人穿上现代服装,感觉会怪异。而且以这些古人的水平,真的量产的话,可能弄出一堆不伦不类的东西,会很难看,尤其是女装那么复杂。所以还是楚怜惜一个人自己找高级裁缝,给她私人订制就好,量产不是什么好主意,这玩意儿炼器师都做不了啊。所以诱导楚怜惜改变想法。

    楚怜惜觉得有道理:“也对,大家都有了就没意思了。不过有一件东西我觉得可以推广,就是你老兄的内裤,这个太好了,有些男人日常实在不雅,尤其是夏日,所以应该加以紧固束缚一下。”

    项北受不了,这家伙别的不研究,咋净研究这个呢。不过对此项北还是同意的,至少自己不会没内裤穿了。自己可受不了中空。

    他们赶路当中,沿途居民迎接欢呼,楚怜惜也一路分发同喜。当然也不多,都是铜板而已。他们也回了白虎城,去找他们战斗中俘获的那位法师,但去了发现人家已经走了。因为楚怜惜认了他当客师,城主也不敢阻拦,只能放任离去,这让他们有点遗憾。早知道还不如当俘虏关着,回来再说。但项北安慰楚怜惜,那位客师应该不会放弃教导一名五行元法师的机会,让她放心。

    而听到他们要回来的消息,小粒粒总是最兴奋的。也不练功了,整日就蹲在门口等着。旁边项小雨陪着她。

    玉妙妙更换完了宫中牌匾,现在也没有项目可干了。她无聊的找出门来:“小粒粒、小雨,我们跳房子好不好?我发现来了项府之后我好像胖了,我得减肥。”

    小粒粒摇头:“不要,我要在这里等两位师傅回来。”

    “你俩师傅就那么好啊”玉妙妙蹲下问道。

    小粒粒说好,自己师傅是天下最好的师傅。

    “他们有多好,有多厉害,尤其是你那项北师傅。你跟我讲讲,你们怎么认识的,平日在家里他都做过些什么。”玉妙妙一脸狡黠,明显就是故意打听项北的事情。跟别人打听不好打听,项府的人都太忙了。而下人对项北则都不了解,自己想去后面工厂看看也不让,别人不敢拦着,那个叫小九的家伙却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威胁都不管用,又不能真在人家家里砍人,只能来找小孩子打听了。

    小粒粒想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始讲起来,从第一次见到项北开始讲。

    讲了大半天,小粒粒取出指尖陀螺:“你看,这就是师傅给我做的,豆豆也有,等师傅回来,让师傅再给小雨妹妹做一个。”

    项小雨说自己不要,不用麻烦家主。小雨虽然现在比刚来的时候活跃了很多,也不怕府中之人了,但对项北这家主还是保持敬畏,虽然项北当初对他很和善,但毕竟是家主,这小丫头很有尊卑之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