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妙妙的危险
    郝胖正难受着,楚惊天拎着食盒,抱着酒坛走了进来:“胖子你这是怎么了,遇上什么事情了?”

    楚惊天疑惑啥事儿能让郝胖哭啊。

    郝胖擦擦眼睛:“没事儿,你怎么还吃啊。”

    “吃,想念家里的饭菜啊,回来就得多吃点。你陪我喝,那个死小虫,我让他跟我喝酒,结果一口就醉了。先生干嘛弄这家伙给我啊。”楚惊天相当不满意。

    把酒菜桌子上摆好,楚惊天说:“你别道自己没事儿,没事儿你能哭成这样,你妹妹有啥事儿吧?跟我讲讲,我帮你参谋。”

    郝胖摇头:“不行,我妹妹的事情,我们本家人知晓没关系,外人知晓也会倒霉的。老楚叔我可不能连累你。我们整个宣天的力量都难以解决,你知道了也没用。”

    “我没用,先生有用啊,你跟先生说,没啥他搞不定的。”

    “不能,此事可不是有计谋就行,还得有术法啊,关键我们都不知道是何种术法。先生普通人一个,我不能连累他。”

    “谁说他普通人一个,至少他是魂灵师的克星。要说元法之技他不懂,但越是咱没见过的,他却越是能弄出个道道来,你就跟他说,没问题的,别哭了啊,乖。也就你还陪我喝酒了,喝酒不能哭哭啼啼的。”

    楚惊天端起酒杯,郝胖与他干杯。想了想以后郝胖说:“此事我还是不能跟先生说,先生要是真能帮我,他自己能发现问题。这也算是我让瘦子到项府来的一个目的,没有左蓝的事情,我也要尽快带先生去宣天,见见我妹妹。要是他自己无法发现问题,那说了也没用,他肯定弄不了。”

    郝胖开心不起来,告诉楚惊天不聊这个,喝酒

    一夜过去,楚怜惜一大早进宫去了。项北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玉妙妙带了尹火他们,守在门口等着他。

    看他出来,玉妙妙对他眨眨眼:“项先生,我们开工吧,你看我给你带了这么多人呢,有什么活让他们干就行,马车我也弄到院子里来了。”

    “你还真勤快啊,等会儿我先带个手套。”项北从门口的工具箱里,把手套弄出来,找了几件工具。

    玉妙妙告诉他:“你可以先吃饭,早上不吃饭不好的,也没力气干活啊。”

    “看不出小公主还挺会关心人,等我饿了再吃吧。我就喜欢干一会儿活,饿了随便填补两口,那样吃饭最有感觉,最香”项北一边跟她聊,一边走到那马车旁打量。

    玉妙妙好奇他怎么会有这种吃饭的习惯?

    项北解释:“我干活早,这是当农民工时候留下的习惯,我还喜欢喝菜汤呢。我读书不多,十五岁就下了工地,我老家跟这里不一样,这里十几岁干活正常,我老家不行,二十多岁参加工作才正常呢。我那时候待遇没现在工地好,一顿饭一盆菜,听着不少,其实都是汤。而且没什么油水,就跟你说的似得,不吃饱了真是干活饿啊。我一顿饭八个馒头,菜不够就只能喝汤。八个馒头还最多撑俩小时,干着干着又饿了,毕竟一一个月都见不到肉见不到油,工资一年一发,自己买都没钱,吃馒头又不顶事儿。饿了也没办法,就只能继续吃带到工地的冷馒头,就这么留下习惯了。”

    “你还真可怜啊”玉妙妙摸摸他的脸,满是同情的神色。

    项北把他的手抓住试了试:“你手怎么这么凉?刚洗完啊?”

    玉妙妙把手抽回来:“我天生就这样,我是宣天王室出了名的怪胎,我还能用精神力控制事物呢。你别动啊,我给你摘下手套来。”

    玉妙妙闭上眼睛,之前演示过的可以忽略不计的精神力攻击之法再次施展,很快项北的手套就开始一点点的退下来。

    把项北手套弄下来,她一脸得意:“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我就是靠这一招偷王印的。”

    项北说:“就凭这两点,不算太怪吧,你还有什么本事?”

    “我还能闭气,一天都不会觉得难受,厉害不厉害?”

    “嗯,厉害,你身上有什么天生的胎记吗?”

    玉妙妙一下子捂住胸口:“你偷看我洗澡了?”

    “我刚回来看什么啊?”项北被说成大色狼很郁闷,告诉她以后别在憋气跟用那精神控物的本事了,对身体不好,自己是大夫,相信自己没错的。

    玉妙妙不干:“我就这点好玩的本事,我才不听你的呢。”

    “那我就让你哥跟你说”项北一脸不跟她开玩笑的样子。

    玉妙妙撅起嘴:“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哥你欺负我,让他不要给你当护卫了。”

    玉妙妙也不知道算不算威胁,而此时恰好郝胖也走了过来:“先生,你占我妹妹便宜了?”

    看到郝胖到来,玉妙妙撒娇的拉住他的手臂:“哥哥,项北欺负我,他让我以后不要再用我的精神力攻击的‘强悍’本领,还不准我表演闭气的绝招。”

    郝胖看向项北,告诉玉妙妙找地方玩会儿去,自己跟项北有话说。

    玉妙妙掐着腰:“我不走,我要改造我的马车。哥你别跟他说话,他欺负我。你让他赶紧干活。”

    郝胖一脸苦笑:“我是人家护卫,我怎么吩咐人家干活。你让尹统领他们先干着,我跟先生别处说去。”

    郝胖拉着项北就走,玉妙妙在后面喊问,他走了这马车从何处下手?

    项北告诉她:“把上面王室的标志啥的,有用的都拆下来,这车不要了,我重新给你做一辆。”

    “嘿嘿,好”玉妙妙告诉侍卫们干活。

    而郝胖着急的拉着项北离开:“先生,你是不是在我妹妹身上发现了什么啊?”

    项北摘下手套:“看来胖子你也知道啊,你妹妹精气神严重缺失,活不了几年了。”

    “怎么会,我妹妹这么活泼呢。”郝胖故作不信的样子。

    项北回头看一眼上蹿下跳亲自动手的玉妙妙说:“她是活泼,而且看起来精气神比一般人都要足。那是因为一般人精气神都是慢慢积攒而来,然后慢慢释放使用,这是有一个平衡的。而你妹妹不一样,他从出生所带来的精气神,就是一生的总量。她每一天消耗掉的,都无法补回。看起来挺活蹦乱跳的,但若是跟他人一生所产生的相比,却是少之又少。而他那些所谓怪异本领,则会加速精气神的消耗,用一点少一点。而也是因为天生就是总量,所以她至死也看不出有什么不舒服的,至少白天看不出,可能突然有一天在欢快中倒下。”

    “先生这是什么原因?”郝胖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