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承载厄运
    项北告诉郝胖,玉妙妙承载了他们宣天的厄运,没有任何国家可以长治久安,除非有人为这个国家承载厄运。

    这是有人故意而为,这么做牺牲她一个,可以保宣天的兴盛。这种事情也只能在宣天王室身上发生。他们是宣天的主人。

    项北猜测,这跟他们供奉的那个乙兵有关,只有自己的地球老乡才知道这道家的玩意儿。

    他告诉郝胖:“你们理解的精气神只是人的表面,其实我说的精气神藏在内府之中。这是本源的问题,很难弄。”

    郝胖点头:“的确是乙兵留下过话语,跟先生说的一样,将有人为我们国家承载厄运。我是从父王母后的谈话中偷听到的,那时候我还很小,而妹妹才刚出生。从那我就知道,妹妹就是为国家承载厄运的人。乙兵还留下话语,厄运可破,但可破之人命格玄异,他无可留话。这么多年我在外面游荡,就想找到这命道玄异之人,我想过先生,所以我希望我妹妹能跟先生见面。我不敢跟先生说,因为乙兵还留下话来,厄运不可传,外人知晓,则厄运同生。先生你”

    项北让他放心,自己是说出厄运之人,厄运说破,则不会沾染。自己好的很,不会有事情。

    至于他妹妹,也不会有事儿,自己有初步方案,但风险太大,毕竟道家的东西,自己懂得连皮毛都算不上,只有百度里有的自己了解。

    而百度到的东西都是免费的,跟vip还是不一样。就算盗版了vip章节也没用,正版修改的内容不是盗版能跟上的。所以得去找那项南,那家伙神神道道的,而且来的地球人都跟他有关,估计能帮上忙。如果不行,再采取自己的方案。自己的方案一般用不上,找到项南肯定没问题的。

    郝胖问去哪找项南大师,他又不是真的项南弟子。

    项北告诉他:“我不是有人是啊,那知云是项南正宗的弟子,我跟他说一声,他就算找不到,那项南来的时候,去把他留下也行,他们总不能几年不见面吧。不过你得去看看,你妹妹身上的厄运种子现在多大了?”

    “先生说的就是那黑色的胎记吧,这我知道,大概跟核桃一般大,昨晚她说那个胎记总是发痒,就给我看过。她的胎记就在脖子之下靠右侧。”

    “我去,那她捂什么胸,我还以为在那里呢。既然核桃大小,那至少还有三年可活,有时间。我们能搞定。但前提是,你让她别再去用那所谓天生的神奇本领,否则时间会提前。你们要是早控制她一下,现在也发展不到这么大。”

    “是我们不懂啊,我给先生磕头,先生一定救她。”郝胖双眼通红,说着就作势要跪。

    项北把他拉住:“行了你,别跟我来那一套。去给她弄马车吧,一会儿宫中议事结束,我还得去枯荣那里,你可跟她说好啊,我可没时间一天都扑在马车上。”

    项北跟郝胖回到被拆的面目全非的车前,项北捂住肚子,一脸痛苦:“妙妙啊,你哥打我了,疼死我了,你该高兴了吧?”

    玉妙妙想做出生气的样子,但最后却忍不住笑出来:“装吧你就,我都看着呢,我哥还要给你跪下。你就是个大忽悠,你怎么忽悠我哥了?”

    “这词儿你也会啊?”

    “我哥说的,说你是个大忽悠,现在看来果然是。”

    “那就大忽悠吧,我们去后面工厂,给你闭门造车。”

    三人来到后面的车间里,玉妙妙看的惊奇:“你这个工坊好奇特啊,这都生产了些什么。”

    玉妙妙抓起一把螺丝问道。

    项北告诉她:“这叫螺丝,一会儿你车上用得着,没想到苏苏生产这么多了,真是能干。”

    项北正夸着呢,苏苏走了过来:“先生,这螺丝没有你说的那么顺滑,我们正在改进脱丝器具,这些只能将就用了。”

    项北取个螺母拧一下:“精度不错了,不一定非得达到我说的标准。在我老家,有些小工厂还做不到这样呢。不过这个硬度有没有实验过?”

    “试验过,用的材料先生放心。”

    “嗯,我就喜欢这世界钢材种类繁多,都用不着自己去研究材料,要啥样的都有。”项北很满意苏苏的工作。

    苏苏问:“先生跟小公主是要做车吧?小公主用的肯定要是最好的,我们有几个现成的底盘,先生可以看一下,也好给我们指出不足之处。我们不生产车,但我们要研究车的拼装技术,在卖我们配件的时候,一并技术提供。”

    “很好的思路,做车场地太大,拼装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挣个工钱,我们不能做。底盘在哪?”

    “这边,先生小公主跟我来。”

    苏苏带他们来到一另一个车间,里面摆了五辆车的底盘,苏苏介绍第一辆:“这是我们专门为粮草车设计的,取消了避震,减轻了车的重量。但材料有所加厚,用先生的话说就是耐造,随便摔打没有关系。轴承使用的是内四的轴承。轮胎按照先生说的山地胎配方制作,有些重,但是结实。”

    项北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让她也蹲下。

    苏苏问有什么问题。

    项北告诉她:“大问题没有,但这螺丝用的不规范。整个图纸设计之初,切记就要把螺丝孔跟螺丝也一并规范,同一种产品要同一种标准。不要随便打个眼穿过去,也不要随便选个能过去的螺丝就用。你看这车把手这里跟车板连接的地方,这眼就开的太大了,这样对螺丝的紧锢不好。而且还没加垫片,别看是一个小小的垫片,可以增大接触面的。你这可以说垫片加的很随意,有种想起来就加,想不起来就不加的样子,尤其是弹簧垫,那是用来防止松动的,我跟你交待了一些部位一定要加,尤其是可能拆卸到的地方,可你这车上一个都没有。”

    苏苏道歉:“对不起先生,垫片的生产没跟上,我们先紧着螺丝跟螺母生产了。”

    “嗯,不怨你,是我们人手不够,地方也不够,等新工厂建起来了就行了。但是就算产能不够,也不能做出这种产品,军工无小事,路上散了架会很麻烦。我让你把这些小的东西规范化标准化,也是为了路上出了问题维修方便。看一眼就知道该换什么样的配件,可如果一辆车一个样,那配件都没法配啊。”

    “先生说的是,苏苏谨记。”

    “嗯,不着急,慢慢学。你做的已经挺好了。还有你看这里,这个轴承套的固定,这里的钢材足够厚,没必要打通加这么长的螺丝上去。可以直接用攻丝器在车体上攻丝,直接把螺丝拧进去,切记这里是一定要加弹簧垫。”

    “我明白,可车体我们不做,总不能转让攻丝器吧?”

    “也对,是我想差撇了,在我老家这玩意儿几毛钱一个,随便扔都没人捡,到了这里还变成需要保密的高科技了。那就询问他们用不用这种技术,不行就这么穿螺丝呗,也不影响。要使用的话,可以按批次上门服务。”

    “好。”苏苏表示记下。

    俩人开始商量工艺,玉妙妙不乐意了,拉一下郝胖:“哥,他是不是把我的车给忘了?”

    郝胖示意她别说话,学着点,多听先生讲事情没坏处,一般人想听还听不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