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不与抢功
    项北再次对他的造车技术进行了升级,而此时王宫之中,议事已经结束。国王留下了楚怜惜。

    书房之中,国王叹口气:“怜惜啊,你是越来越女生外向了。昨日刚回来,干嘛就跑项府去住啊,我想留下你说说话都不行。王宫才是你的家,你还没出嫁呢。”

    楚怜惜回答说是想自己小徒弟了,而且自己师傅也在项府,总不能不去问候一声。

    她告诉国王:“今天这不是来陪你说话了嘛,你要问什么啊?”

    国王说:“寒度,昨夜我跟风将军聊了,风将军说寒度虽然刚刚成了我天龙的领土,但民心很稳。并没有人试图作乱,而且你上公主的大名已经传遍寒度,你怎么做到的?”

    说起这事儿,楚怜惜就得意了:“我现在塑像都被立在寒城当中了,这可是老百姓要求建的。我给你看张照片你就明白了。”

    楚怜惜取出自己的平板电脑打开,国王一脸懵逼:“这是何物,为何能亮起,你跟项北怎么都在里面?”

    “这是我跟他的合照,用来做桌面。这是我新得到的法器,名字叫电脑。你可别想要啊,你用不了的。得五行元法师才能提供能量,你拿去几天就会不亮了。”楚怜惜坚决不说自己那太阳能充电宝的事情,能骗就骗。

    楚怜惜打开一张相片:“看看这个,我在寒度的伟大成就都记录在这里呢。是我遭假灵玉阁陷害以后,项北为我在城主府墙上写的文章,我回来的时候专门去拍下来的。现在我的事迹,人人传颂,连小孩子书文中都有。拥有这么爱民如子的上公主,寒度人民当然安稳了。”

    国王仔细读了一遍,说这文章写得很感人啊。就连那幅画,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让人一看就是为国为民的好公主。

    楚怜惜拿回电脑收好:“那是你没听项北演讲,就他讲的那些,真的连我都说哭了。不过我用纳视水晶存下来了,今天没带,改天给你看。”

    “三弟有意思,他做的也很好,她放大的是我们楚家王室的影响力,而没有把风一雷推到前台,去传播风家的名声。而风一雷甚至老将军也都没有去争这些。这说明他们完全都是信得过。在这四面楚歌的境地中,这让我最是欣慰的。只要风家安稳,我们就谁都不怕。”

    “王兄你要说的这么直白吗?”

    “我是提醒你。”

    “用不着,我清醒着呢。”

    “我怕你坠入爱河,就忘了自己王室的身份。”

    “去去去,说什么呢。”楚怜惜被说的脸红,还是摆出一副你少造谣的样子。

    国王问是谁要在寒度败坏她的名声?此事自己让楚信去查,到现在也没查出个所以然,那小子有点废。

    楚怜惜让他别怨楚信,楚信已经发讯条询问自己情况了,自己懒得跟他说,他就没处下手。这也是自己今天要干的事情,同党吉龙商号的老板已经被关押在风家,自己这就去弄到询问。

    说着,楚怜惜问国王:“那大东王在不在王城内?”

    国王说不在,按照楚信的说法,他有怀疑是大东王所为,所以一直盯着。而自从风家派人扣押了吉龙商号老板,大东王就出游去了,难道真的就是大东王所为?

    “**不离十吧,阿信还是很聪明的嘛。他有没有派人跟着?”

    “有,随时可以把大东王抓回来。不过大东王不太可能吧,他不像是能干出那种事情来的。你跟信儿都不了解他,我还是对他有了解的。”国王替大东王说好话。

    楚怜惜不以为然“不是他他跑什么,估计就是他,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我楚怜惜还有本事把局面扳回来,而且还趁机稳固了我在天龙的功绩。说实话当时我是真没招了,我都想着要逃回天龙了,我特别委屈。可没想到项北从做那灵玉阁标记的时候,就提前留了一手,这家伙阴险啊。”

    “三弟智慧,但我还有一件苦恼之事。”

    “说来听听。”

    “蓝海云霄,这才是最主要的战争。到时候一旦打起来,谁去金色大河为谋?知云还是项北?他们两个不能共事,否则表面上没什么,但一定会有颇多的意见相左。可最重要的战争,我交给哪一个参与,另一个都会有所不悦吧?我能感觉到,这俩家伙暗暗较劲呢,都在跟对方比较。”

    “王兄你尽管将此事交给知云就是,用项北的说法,战争从来不会是一线作战,我跟项北能自己找到方向。他跟我说过,不跟知云还有老将军他们抢功。他们才是正规军,我们俩自己玩自己的,说不定到时候还有别的事情呢,不用管我们,我们也没时间去准备这场战斗。你的感觉是错误的,也许知云在跟项北比较,但项北没有。这家伙懒得跟别人比较,因为他自认无人能比。”

    “项北真这么想?”

    “嗯。”

    “那就好,我就找知云跟老将军来准备了。你们准备做什么啊?”

    “去宣天。胖子有意跟我们合作造船,胖子虽然离开宣天多年,但看的出来,在宣天有他一片天下。这事儿还得王兄你批准,你说合作就合作,你否定了我们就不去谈。”

    “我们天龙没有船,自己弄几年也难以有所发展,合作当然是好事儿,怎么着都对我们有好处,你全权处理就好。估计宣天会要我们付出不少钱财,这战争之际,你跟他们商量,钱款我们晚些支付。”

    楚怜惜撇嘴:“他们想的美,王兄你放心吧,一分我都不会多给的,不会让他们赚便宜。”

    “别这么倔,宣天我们得罪不起。”

    “谁说的,项北都的罪过一次了,怕什么。王兄你既然这么说,既然你不怕吃亏。那你就甭管了,我们怎么操作也会比你要的结果好。交给我们吧。”

    “嗯,有什么需要配合的,随时传回消息。一会儿让信儿去给你送利剑鹰跟契约鸟,这些你得有。”

    “嘿嘿,早干什么去了。我先走了,还挺忙呢。给你看个稀罕的。”

    楚怜惜说完,直接到屋外放出了狂风雕,跳到狂风雕背上,一人一鸟腾空而去。

    国王看的稀罕:“厉害啊,会飞的元法师,还是狂风雕这种超速战兽。怜惜跟了这项北,果然好东西多多。”

    国王嘀咕完,楚怜惜又飞回来了,在空中跟他喊:“王兄,寒度拉回来的王室藏宝,三号车四号车的都送到项府去,那些对你来说没用,都是垃圾,对项北有用。”

    说完,再次飞离。国王撇嘴:“没见过这样的,两车宝物直接开口要,我得去看看是什么才行。”

    国王觉得不能直接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