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断案(3)
    楚信一路往项府而来,可谓忧心忡忡,宣天小公主恶名在外,这突然找上自己,他不害怕才怪呢。一路上都在嘀咕,自己跟她也不认识,他找自己干什么。还说自己很帅,不会是

    楚信冷战连连,越想越怕。

    走到项府门口,他就看到了正在画猫的玉妙妙。赶紧下马见过。

    玉妙妙把手里的笔交给身边侍女:“你就是天龙的大王子啊,我在这里等你呢,知道找你干什么吗?”

    大王子犹豫一下开口:“小公主您说我玉树临风,想叫我来欣赏一下。”

    玉妙妙撇嘴:“拉倒吧,玉树临风,你还当真了。我告诉你,我不管到哪个国家,都会找一个王子来揍一顿,这次我选中你了,跟我来。”

    玉妙妙很坏,故意吓唬人。大王子一脸菜色,跟着她走入项府之内。一进来就四下打量,玉妙妙问他找谁呢,找上公主救她吗?别想了,上公主也被自己吓怕了,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今天谁都救不了他,要是不乖乖让自己揍,就召唤宣天百万大军,来灭了天龙。到时候可不要怨自己,是他给天龙招来亡国之祸的。

    玉妙妙一脸认真,不经常跟她接触的人,不知道这百万大军其实只是口头禅,整天说着玩。都还以为是真事儿呢。

    楚信不敢多说,一路沉默的跟着他来到项府大堂之内,一眼看到楚怜惜跟大东王,他愣了一下子:“这”

    “嘿嘿”玉妙妙坏笑:“刚刚吓唬你呢,不是找你来揍你的,你姑姑找你,我就是个传话的。”

    玉妙妙说完问楚怜惜:“上公主姐姐,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没有我先去画猫,有事情你喊我。赴汤蹈火,妙妙绝对给力。”

    说完,转身背着手吹着口哨离开。

    楚怜惜苦笑:“这胖子都跟她说什么了,给力这词都会。”

    楚信看一眼大东王,向楚怜惜施礼:“姑姑唤我何事?东王为何也在此?姑姑为何不亲自派人命我前来,还要劳烦那位小公主,刚刚可是吓我一跳。”

    楚怜惜让他坐下说,他这问题够多的,自己还没问他呢,被他先问了一顿。

    楚信坐下:“姑姑有事请讲。”

    楚怜惜伸过脚来一脚踢到他腿上:“让你坐你就直接坐下了,跟你堂叔见礼了吗?王兄怎么教的你这么没礼貌。”

    楚信赶紧再站起来,问候大东王。

    大东王一脸气愤:“你还没抓住我作乱的证据呢,凭什么派人干涉我的自由,不准我来这项府?坑死我了,害我一晚上在项府门外打了三架,愣是没能进来。”

    楚怜惜说对,他脑子怎么这么进水,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有人跟他说什么了?

    楚信一脸懵逼之色:“我没有啊,我只是下令派人跟着东王叔叔,并没有下令对东王叔叔的行动有所干涉。”

    大东王让他不要胡说八道,那人就是他的人,自己见过,经常跟着他身边,要不自己早就把人杀了,自己这么大一个高手,还真能让他们拦住不成,如果不是他大王子的人,自己不好硬来,他们算哪根葱啊。

    楚怜惜让大东王稍安勿躁,问楚信,他派出去的是什么人?

    “两个心腹之人,一男一女,一个叫蒙奇,一个叫梦琪。是一对兄妹,随我已经多年。”

    “什么水平?”

    “一个是气甲八重,一个是气甲二重。”

    “气甲二重你也用来做心腹,是那梦琪吧,跟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

    “是有些肌肤之亲”大王子承认,这么大人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哪个权贵府上还没几个相好的手下之人。只不过出身卑微者不能封为正宫罢了。说不定还是最喜欢的呢。

    楚怜惜问那俩人现在何处?

    楚信回答该是在红叶城外的红叶山,那里是东王别苑所在之处。

    “红叶山好地方啊,那里环境好着呢。”楚怜惜问大东王:“那里还有地方没有?我也去建个房子。”

    大东王说早没了,国土处就只允许那里建设五处庄园,早都被占下了,国王一处,自己一处,风家一处是国王赏赐的,宣天的神秘买家一处,不知道是谁,也没怎么去过。还有一处在大上王亲手中,他老人家在那里养老。

    “那就没我的地方了呗,好遗憾。”楚怜惜挺想去那里看红叶。

    大东王告诉她:“上公主这次能明察秋毫,我让给你就是。”

    “不要,我为了自己查案,又不是为你。”楚怜惜贪财,但不干这种事儿。

    楚信咳嗽一声:“那个姑姑,我们先别说房子了好不好?”

    “哦,对,还得说正事儿呢。”楚怜惜起身,对外面喊:“妙妙小公主,借俩人给我用。”

    玉妙妙出现在门口问:“要什么样的?”

    “能对付气甲八重的就行。”

    玉妙妙从身边拉过一个侍卫:“我给你个化气三重。”

    “谢谢小公主。”楚怜惜命令金通他们四个,随着这位化气三重的高手一起,去把大王子的人抓回来,让大王子派人带路。

    楚信说:“我叫他们回来就是,不用抓了吧。”

    “他们现在是疑犯,就得走正规程序。”楚怜惜让他少些废话,赶紧派人。

    “是”大王子无奈,命令随自己来的手下之人,前去带路。

    楚怜惜坐回椅子上:“有意思啊,本来挺简单一事儿,让大东王一来搞麻烦了,但还不算太麻烦,可大王子一来,就更麻烦了。这样好,省的我比那项北闲得慌。”

    而也在这时候,风一雷带着兵冰来到了项府。进了客堂看到这么多人有些懵,只好挨个问候。

    楚怜惜告诉他:“我这里正办案呢,你是带兵冰姑娘参观工厂的吧,自己过去吧,老项在后面呢。”

    “好,不打扰上公主,大王子,还有东王。”风一雷带兵冰往后园而去。

    项北此时还在认真做车门,白砂晶石玻璃还没炼制好,但齿轮跟齿杆都做好了,此时他正在做双层的车门,正在把两个齿轮固定进去。齿杆就架在中间。弄好以后转了一下,齿杆随着齿轮转动而上下摆动。

    苏苏也伸手试一下:“先生你这创意美妙,如此的确方便,不至于开窗还碰到脑袋。可玻璃沉重,加上以后,这齿轮受力,会不会自己就转下来了?”

    项北说不会,这不是玻璃的全部起降装置,还要做上一个摇动的把手呢,把手上有机关,停止转动以后,会伸出一根插销,卡在齿轮上,那样就动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