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断案(4)
    项北说完,背后传来一阵掌声,回过头来,就看到兵冰跟风一雷站在身后。

    兵冰大赞:“先生虽非制器师,但做出来的东西奇妙的很啊。”

    “你们是制器,我这叫机械,你们那个玄乎,我这是科学,完全不一样的。”项北说完,告诉身边苏苏:“这位就是来自大器兵家的兵冰姑娘,你们俩名字算是异曲同工。”

    项北说完,未等他再介绍,兵冰率先对苏苏施礼:“这位就是苏苏姑娘对吧?先生路上提起你就是满脸喜欢的样子,说你聪明,勤恳。”

    苏苏心中欢喜,没想到项北还对外人这么夸过她,赶紧也是问候。

    兵冰告诉项北:“我本事粗浅,来这里啥也不懂,你这里的东西都好奇怪的样子,我还要多多学习啊。”

    “兵冰姑娘客气了,你要是愿意在我们楚北集团从事,那以后就与苏苏在一起,做生产部的副经理。”

    “好大的官职呢,我自然愿意,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我看大家挺忙的,我闲着好像不对。”

    项北说不需要,现在她帮不了手,告诉他先跟苏苏一起出入,这些日子里先对目前工厂里的事物加以了解,过些日子,苏苏会跟着自己去宣天,她得负责把此处撑起来,还得配合蓝海三公主,做新的研究,研发部门听她指示。

    兵冰点头,苏苏问项北,为什么要带自己去宣天?

    项北告诉她:“我这次去宣天是商谈船舶制造事宜,当然要带上一个懂技术的。不但你去,夏花也要去,大家一起出差,记得早准备准备。”

    “我明白了。”苏苏很愿意,能去宣天涨涨见识,也代表了项北对她的信任。

    项北继续蹲下身子忙活,告诉风一雷也别看热闹,进了车间就是自己的免费劳动力,宰到一个算一个。

    风一雷看向另一边正在负责焊接的郝胖:“今天胖子怎么这么勤快?”

    项北告诉他:“因为是给他妹妹做车,这胖子对他妹妹是真上心啊。不过话说回来,胖子也聪明,我教了一遍,他焊接的就特别好,一点渣滓都没有。跟我一样,看一遍就会。对了,你妹妹呢,风筝呢?她不来看我不正常啊。”

    “她中午就来,现在在项府的工地上帮夏花看管,每天准时上班,三哥你得给她发工资啊。”

    “我还想要工资呢,谁给我发啊。不过风筝也厉害,龙卫统领不当,跑我这里当工地保安。”

    项北服,小姑娘果然都喜欢奇思妙想。

    ……

    一直到了中午吃完饭,那梦琪跟蒙奇才被带来。

    俩人跪在楚怜惜面前,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求助的眼神看向大王子。

    大王子请示楚怜惜:“姑姑,要不我来问吧。”

    “不用,这小妞还挺漂亮,我来问就好。”楚怜惜要亲自上阵,而旁边大东王问她,长得漂亮跟谁来问话有什么关系吗?

    楚怜惜说当然有,漂亮小妞要是不老实,男人下手揍的时候也会怜香惜玉,那还怎么问话。问话就得往死里打才行。

    大东王听得点头:“上公主说的是,我就说嘛,为什么每次我拷问漂亮的女囚,效果都不太好,原来是这原因。”

    大东王学到新技能了,楚怜惜不跟他瞎扯,告诉地上俩人:“你们俩挺倒霉知道吧,你们来的这个时间,正好是我想去午睡的时间,你们打扰了我的午睡,这已经让我非常愤怒了。如果不好好交待,让我快点能去睡觉,那你们俩就惨了。”

    二人在地上磕头说不敢,请她快些问,他们是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

    “跟我装傻是吧?我问你们,为何阻拦东王来这项府?”楚怜惜满脸不高兴,没想到这俩家伙都这时候了还在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

    蒙奇看向大王子:“是大王子命令我们这么做的啊,我们只是执行命令而已。”

    大王子一脚踢到蒙奇身上:“胡说八道,我何时命令你们这么做了。我给你们的命令是,盯紧东王,没让你们干涉东王的行动。”

    蒙奇表示冤枉:“大王子您开始是这么说的,可昨日上公主还未回府之时,您又告诉我们,上公主回府住在项府。东王既然已经逃离王城,那八成就是他在寒度陷害上公主。现在眼看吉龙商号老板被抓,事情就要败露才会跑掉。那到了这种时候,他已无力回天,说不定会铤而走险,伤害上公主。而项府护卫力量不足,所以让我们严密监视,一旦他有意要接近项府,就将其拦下。”

    楚信大怒:“少些胡说八道,昨日我何时下过这种命令。昨日我一直随在父王身边,准备迎接老将军跟知云叔叔还有上公主跟项叔叔回来的事情,哪有时间管你这些。”

    楚信真的生气了:“没想到啊,我对你们两个不薄,你们俩竟然要如此陷害我。”他着急的告诉楚怜惜:“姑姑,你千万可别听他们胡说。把他们交给我吧,我一定严刑拷问,此时我不可能再对他们手软。”

    楚怜惜让他闭嘴别吵。

    楚怜惜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妈妈呀,还真是不让我睡午觉了。”

    嘀咕着,她睁开眼问蒙奇:“你是如何接到大王子命令的?把令文拿出来我看看?”

    蒙奇回答:“是大王子亲口下的命令,大王子亲自去红叶城给我们下的命令。就在昨日一早,天刚放亮。”

    楚怜惜问楚信:“昨日一早你就在王兄身边吗?”

    楚信说没有,早上宫中议事,自己又不参与,怎么能在国王身边。自己在自己的明日园中未曾离开。是议事结束以后,才去见过父王。

    他问楚怜惜:“姑姑,你不会怀疑我在说谎吧?”

    楚怜惜说:“我怀疑你干毛,我有病啊。”

    “那就是他们俩撒谎,让我带下去审问。不要溅了这府中全是鲜血。”楚信有些忍不住了,此时的他只想拿这俩家伙好好揍一顿。

    楚怜惜摆摆手:“不对,他们俩撒这么弱智的谎也没必要,还不如说成是自己自作主张去拦了大东王呢。陷害你没意义,你有没有出过宫,龙卫那里都会有记录。再说了,红叶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你早上去了赶不回来,所以王兄也能替你作证,他们俩不应该蠢到撒这种谎。让他们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