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断案(5)
    蒙奇梦琪扣头感谢,此时俩人也是一脸委屈。他们都快吓死了,本以为大王子既然否认见过他们,那他们俩就死定了,没想到上公主还能替他们俩说话。

    事情再次陷入了僵局,大东王感叹:“完了完了,看来这锅是我背定了。这还怎么查啊,他们两方要是都没说谎,难道大王子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不成?”

    楚怜惜让他别瞎扯,国王自己生了几个还能没数啊。也都养得起没往外送。

    大王子提议,既然事情成了这样,干脆把那吉龙商号的老板也带来吧。听听他说什么。

    楚怜惜同意:“去带吧,估计也没什么新收获。”她不抱很大信心,到了这种地步,这老板已经是最不值当查的。

    金通前去带人,此时玉妙妙也走了进来:“怎么样啊,查出来了没有,我的猫都画完了。”

    楚怜惜说没有,问玉妙妙:“小公主你说这世界上有没有可能出现两个长相同样的人?排除是双胞胎的情况下。”

    玉妙妙乐了:“上公主你算问对人了,这问题换了别人,怕大多数没法给你正确答案,但我就可以。”

    “怎么讲?”楚怜惜来了兴趣。

    “你稍等啊,我去准备一下”玉妙妙跑出房间去,过了没多久,一个小了一号的楚怜惜走了进来。

    众人看的傻眼,楚怜惜问:“你是小公主吗?你怎么做到的?”

    玉妙妙在脸上揉一揉,恢复原来的样子,告诉她:“宣天有个易家,这个世界上所有强悍的易容技巧,都是易家传出来的。别人以为易家大公无私,什么都往外传,但事实上,易家有绝招是私藏了的。不是功法,是一种短暂软化自己面部骨骼肌肉的药水。骨骼肌肉软化以后,可以变成任何样子。样子弄好以后,再以定面粉扑撒,就会固定。然后定面粉洗去,就是别人的样子了。当然时间不会太长,如果不自己解除,也只能维持小半个时辰,就会变回去。易家将这一套方法称之为削面之法。其实用起来有些难受的,我要不是为了演示也不会弄。”

    楚怜惜问既然是不传之密,她怎么会的?

    玉妙妙说不外传也不是绝对,易家也会拿这个挣钱,会高价卖给一些王宫贵族。反正药水跟定面粉的配方不被人知道就行。不过自己不是买来的,自己是至尊公主,自己去易家说自己知道了他们有好东西,他们就乖乖给了自己一些。

    玉妙妙正说着,那吉龙商号的老板也被带来了。一跪到地上,就不断磕头:“上公主,我老实交待,不要杀我。是大东王让我给我儿子传讯,在寒度配合他人,一起坑害上公主的。”

    楚怜惜来到她的面前蹲下:“吉龙商号的老板,你叫见吉对吧,我也听说过你,生意做得不错。但生意人要有诚信,怎么能胡说八道呢。我已经查明了,此事跟大东王无关。你赶紧老实讲来,到底是谁,讲了我保证不杀你,你只要把你的吉龙商号给我就行,你可以带着老婆孩子继续安稳过日子。我知道是有人威胁你了,说出来,我保证他不能将你如何。”

    楚怜惜不要脸,打上人家产业的注意了。

    见吉磕头哀求:“上公主您杀了我吧,我实在是不能说啊。此人上公主您也无能为力,就算我满门被斩,也好过九族被诛。”

    大王子也蹲下身子:“见吉老板,你不会也是我安排的吧?”

    这话把见吉吓的浑身一哆嗦:“大王子,我没这么说啊,您不要乱加猜测。”

    “没事儿,要是是我安排的你就说出来就行,我不会报复你九族的。”

    楚怜惜说是,如果是大王子让他陷害大东王的,他尽管说出来,就算是大王子,自己也能替他做主。

    见吉看看二人:“上公主您说真的吗?谁能将大王子如何?”

    “我就能,在别的国家上公主屁都不是,但咱天龙不一样,天龙上公主漂亮,国王最喜欢,所以你放心说。说了我保你一家人好好活着,当然别忘了把你家产业给我。”

    “那好,我就说了。”见吉鼓足勇气:“的确是大王子来让我这么做的,告诉我让见生,听候jin ru寒度的一些神秘人的安排。还告诉我,就算事成以后,上公主回到寒度,肯定也能查到我,让我到时候就陷害大东王。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不但自己要死,全家人要死,甚至所有亲戚朋友都要死。这都是大王子说的,不敢有胡言。”

    “就知道是这样。”楚怜惜泄了气,告诉见吉:“我说话算话,等案子结了就放了你,先去风家大牢里蹲着吧。”

    “谢上公主”见吉叩首,被带下去。

    大东王笑出声来:“哈哈,这下我洗清罪名了,感谢大王子成功接走我的锅。不过背锅到底什么意思?”

    大东王不懂。

    楚怜惜懒得跟他解释:“你少说两句吧啊,我正愁着呢。这下怎么弄,查一个一个不是。室兄你说要是你干的多好啊,我直接斩了你结案。”

    大东王一脸坏笑:“可惜啊,敌人就是不打算让你轻松。我的意见是,现在没线索了,想知道谁冒充大王子,再去找项先生。”

    “那家伙躲在车间里,吃饭都在里面吃,真服了他了。”楚怜惜告诉伺候着的春风,去把项北找来。

    项北被从车间里喊过来,摘了手套看向楚信:“你就是大王子吧,国王家老大,幸会幸会。”

    项北跟他没见过,他来这么长时间了,项北也一直在车间里。

    楚信赶紧施礼问候:“见过项叔叔。”

    “别,叔叔喊老了,我还没娶媳妇呢。叫先生就行,你们这是咋了又,找我来干啥?”

    项北问着坐下,拿起楚怜惜杯子把她的茶给喝了。

    楚怜惜晃一晃自己的杯子,把茶叶渣滓倒掉,埋怨项北:“你能不能卫生点,别人的杯子拿起来就用。”

    “你不是说你是自己人嘛,自己人分那么清楚干啥。”说着取出一个小物件,递给玉妙妙:“小公主送你个礼物玩。”

    玉妙妙接到手里,看的满眼嫌弃:“这雕刻了个什么东西,这么难看?”

    “这是我做车门摇把的时候,给你雕刻的一个小玩意儿,叫渡厄木符。放黄粱水里泡了一上午了,带在身上,晚上不会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可以睡个好觉。”

    玉妙妙愣了一下子:“你怎么知道”

    玉妙妙没说出来,项北示意噤声:“嘘,咱不让他们知道。”

    “哦,那谢谢先生。我先回房间了。”玉妙妙说完转身就走,走出门口,分明是抹了一下眼泪,大家都看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