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断案(8)
    楚信没说话,楚怜惜吹着口哨跟楚惊天从前面小路上拐出来。几人赶紧下马施礼。

    “参见上公主,上公主怎么会在此处?”楚旺问道。

    楚怜惜手中抱着平板玩着:“我要是说我来这里玩你信吗?”

    楚旺站起身了:“不信。”

    “那你是应该知道我来做什么了?”

    “上公主怎么查到我头上来的?我觉得自己做的很好啊。”楚旺这就算是承认了。

    这倒是让楚怜惜没想到:“你承认的倒是痛快。”

    “上公主既然用这种方式来抓我,我不承认恐怕也没用。你们根本没想让人知道我的死,因为我父亲手中有两万大军,如今恐怕不是让一个天武将军失去儿子的时候。”

    “对,你很聪明,所以你要偷偷的死。”

    “我还是想问你们怎么查到我的,请上公主回答我。”

    楚怜惜想了想:“还是让阿信回答你吧,这个问题我不便自己回答。”

    楚怜惜说完,楚信告诉楚旺:“姑姑聪明美丽,智慧过人,轻易就查到你了。”

    楚怜惜捂嘴笑起来,对楚信挑起大拇指:“答案标准,你小子越来越了解我了。”

    “谢姑姑夸奖。”楚信清楚,楚怜惜既然说她自己不便讲来,那就是等着人赞扬她呢,所以赶紧拍马屁为上。

    楚旺问她,这样奚落一个将死之人真的好吗?

    楚怜惜说:“没什么不好的,现在你是俘虏,该我们来问话才对。我很奇怪,你坑我跟坑大东王,这我都可以理解,为什么连大王子都坑,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嘛,你坑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不是好奇心那么重。”

    楚旺回答:“我跟大王子谈不上朋友,我听命大王子而已。借用大王子的身份,是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威胁那吉龙商号的老板。而且不冒充大王子,我还能冒充谁呢,冒充别人都会露出破绽,我的身形与大王子最像。”

    “这么做你良心不会痛吗?你与大王子常年在一起,从北方城到龙鳞城,从龙鳞城回到王城,你二人同走天涯,你就忍心陷害他?”楚怜惜非常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人。

    楚旺冷哼一声:“要不是大王子,也许我就是东室王。就因为大王子一定要我做他的金刀武禁,我才没了机会,甚至在军中都没有发展,就因为大王子要整天与我在一起。如果不是他,我就算不能封为室王,凭借父亲的关系,我也能在军中一展拳脚。可是跟着大王子,这些都没有。”

    楚旺抽出刀来:“这是王赐金刀,也许对别人来说这是荣誉,但对我来说这就是封印,一个让我止步不前的封印。”

    楚旺最后一句话,是流着泪喊出来的,说完便是一刀刺入自己的胸口之中,倒在了地上。

    楚信蹲下身子,帮楚旺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是我害了他,金刀武禁,不应该让一个王室成员来做。但他也许不知道,我对他有多看中。我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能当国王,就让他做我的谋相,天龙第一位武官出身的谋相。他真的很聪明的。”

    楚怜惜在平板上点下,自言自语:“结束录制应该是这个吧,阿信我连你刚刚说的那段也录下来了。”

    “录?什么录”楚信听不懂。

    “你别管了,赶紧过来喊声爷爷,你爷爷都站在这里半天了,你也没喊,再不喊我揍你了啊。”楚怜惜一副命令的口吻。

    楚信看看楚惊天,觉得身影有点熟悉,但肯定不可能认出来。心中虽然犹豫,但楚怜惜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楚信也没办法,施礼喊了一声爷爷。

    楚怜惜摆摆手:“你先走吧,没你啥事儿了。”

    “是,信儿告退,姑姑跟爷爷也早些回去。”楚信跳到马上,带着两个心腹离开。

    楚怜惜捅捅楚惊天:“叔,大王子喊爷爷啥感觉?”

    楚惊天笑笑:“看到阿信,就想起了丢丢,我的大孙子,他们俩小时候是最好的玩伴。”

    楚惊天说的眼睛有些红,说着蹲下身子,把楚旺的尸体拉到路边,取了些药粉出来给他撒在周围:“毕竟亲侄子,这里偏僻,要被人发现可能得明天了,撒些药粉,别让蛇鼠咬了他的身子。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楚惊天经历过被同室残害,最看不得这种一家人自相残杀。

    楚怜惜拔出尸体上的刀擦一擦,用布帛包裹一下,放到尸体旁边:“这把刀他看不上,但最后能陪着他的,也就只有这把刀了。金刀武禁,我要不要把项北改一改职业,让他做我的金刀武禁?”

    楚惊天让他拉倒吧,项北是个玩刀能把自己捅伤的家伙,就这样还想做武禁,开什么玩笑呢。恐怕用不了一个月,他就把自己捅的满身窟窿了。

    “也是哦,他这辈子跟武禁是没关系了。”楚怜惜好笑。

    楚惊天告诉她:“你也没资格配金刀武禁啊,金刀只有王子身边可以有。”

    “我是上公主,我想要王兄就得给我。走吧,回去看看项北那车做的怎么样了,这家伙一开始干活,就啥都不管。连国师府都不去了,估计那枯荣着急着呢。”

    俩人打马回城。

    而此时项府车间之内,玉妙妙一来就要求项北给她找活干。项北也不跟他客气,指着一堆木板:“那些都是要装饰车外的,小公主我看你的马车外面有颇多绘画创作,你要是还想要的话,就自己再去画吧,我们都是粗俗之人,画工不及,不敢乱画。”

    玉妙妙笑的开心:“好啊,果然是我最喜欢的事情。”她命人取来颜料跟笔,就立刻开工,一边画一边问项北:“我看你院子中堆了一堆堆圆形的东西,那是做什么用的啊?”

    项北一边干活一边告诉她:“那些是陶管,下水道的支线管道,我准备用来连接茅房厨房,以后脏东西可以直接用水冲到城里的地下污水沟,就省的用人去打扫了,多臭啊。当然,那些暂时还不往这府中装,那是装到新工厂里的,新建的装起来方便,如果等建完再装就会很麻烦了。”

    说完,项北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苏苏,我还有一件事情。你跟左蓝说一下,我们的工厂当中要修建水楼,我们不光要有排水,还要有供水。不要一边生产一边打水用,太麻烦。做一套大的脱丝工具,准备做水管的脱丝,另外还要做接头弯头,这些走之前都得安排好。”

    项北刚说完,兵冰走过来:“先生我想给你看一样材料,也许比陶土做管道合适。”

    “什么材料?”项北很有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