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黑油板
    兵冰让他稍等,然后去拿起自己的布包,取出一块灰色东西递给他。

    告诉他:“这是我好多年前做成的一种材料,不是很结实,但我觉得应该有用,可惜没人看得上,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买家,可惜没找到,先生你看一下。”

    项北拿在手里,仔细翻看一番,看完很是吃惊:“这不是塑料嘛,你怎么做的?”

    兵冰愣了一下:“塑料?先生见过同样的东西吗?我还以为只有我发现了这个呢。我叫他黑油板,因为主要原料就是黑油。黑油添加了我的配方,然后在特定的高温下烘烤两天,冷却后就会变成这东西。再次加热就会软化,想做成什么样子都行。”

    兵冰介绍说这不算是炼器,不需要炼器师就可以加工。但有个缺点,如果做得很薄的话,会害怕太阳暴晒。太阳暴晒虽然还不至于软化,但时间长了却会变得很脆,容易裂开。而如果不见太阳,像他说的排水管那种东西,该是埋在地底下,则能用很长时间。而且需要的配方非常廉价,按照那些陶管的大小来算,每一个金币大概能产生五百尺长。埋在地下不需要太厚,陶管厚度的五分之一就行。

    兵冰说完,项北大笑起来:“哈哈,这下捡到宝了,你来安排,立刻生产。陶土烧制费用太高,用来做排水管我都疼的慌。带你回来果然是最正确的选择,你尽管找冬雪要钱就是,需要多少要多少。咱家现在不缺经费,还有左蓝那个土豪呢。我们人手可能不够,外包给其他工坊来做就行,配方不泄露就不怕。”

    “是,先生,我真是太高兴了,我一直想把这东西利用起来,可是没人说能用到,只有先生这里,来一天就用上了。谢谢先生。”

    “是我感谢你才对,这种新材料你大胆放心的去寻找,经费公司提供,不怕失败,我们都是有科研精神的人。”

    “是”兵冰很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感觉来对地方了。风一雷看他这样,也是高兴的很。

    玉妙妙画着猫开口:“让你们说的我都想回家开工厂了,研究出新东西好有意思的样子。”

    项北说是,自己设计制造出新物件的成就感所带来的喜悦,永远不是别的能比的,给钱都不换。

    正聊着呢,楚怜惜也回来了,一副得意的样子:“老项啊,我那边搞定了,你这边做啥样了?听着挺热闹啊。”

    楚怜惜走进来,路过玉妙妙身边夸赞一句:“小公主的猫画的还是那么好。”

    玉妙妙对她吐吐舌头,楚怜惜来到项北眼前,看了看前面摆着的俩车棚:“不得了,这是什么情况,咋还把门开在一边了呢?这个怎么打开啊。”

    项北抓住把手,给她拉开演示一下告诉她:“本来我想做滑轨的,但不如这样好看,密封,听着也舒服,没有任何声音多好。”

    楚怜惜看的稀奇:“不错,用你的话说就是高大上。以前本公主的座驾,就是后面耷拉一个破布帘子挡着,跟你这一比,简直要饭的啊。”

    楚怜惜刚说完,玉妙妙跑过来:“上公主,看我给你演示一下窗户。”

    说着,她摇啊摇啊,窗户就落了下来。

    楚怜惜看的好玩:“给我试试,这个太棒了。不过成本好像有些高啊,我没看错的话,这上面用的是白砂水晶。这要是被人偷走了,一个门就得多少钱啊。”

    项北说没事儿,好好的水晶,做成这样子,基本也就废了,没人要。又不能二次回炉塑型,人家要这玩意儿干啥。

    说着,转身问苏苏,车底盘做的怎么样了?

    苏苏说快了,就是这弹簧太难装了。

    项北走过去:“你给我,这弹簧太大,你力道不够,紧不下去,这地方一定要做结实,否则轮子就飞了。这边的螺丝全部双螺丝,每个螺丝上还要双螺母。弹簧其实不是这么用的,有些不伦不类,但目前只能这么做,以后想的完善了再改。”

    项北提起轮子,楚怜惜问为什么这轮子为什么这么宽?宽了将近一半呢?

    项北说这是重新计算过的,轮子加宽了,直径减小了,比原来稳当多了。

    楚怜惜点头:“怪不得老项你这么上瘾呢,话说做手工是挺好玩。不过说正事儿,陷害我的人现在挂了,还有一个姓林的怎么办?没少给我们找麻烦啊。”

    项北问她是怎么想的?

    楚怜惜回答:“这姓林的啊,也是地位颇高,但他虽然是手掌军团,可他的军团其实规模不大。军团满编是两万五千人,他那个别说满编,连小编都算不上,只有不到五千人。长期守着这王城边上,也不算重要,搞了他也就搞了,不会有多大影响。现在寒度安稳,白虎军团一万三千人已经调归庆丰城的大军地,不怕出事儿。”

    项北想了一下问他:“林妃呢,宫中地位如何?国王舍不舍得?林正一出事儿,这林妃也保不住。”

    楚怜惜说:“王兄对林妃这人倒颇是喜爱,但王兄知道轻重,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罔顾国法,所以木有事情。”

    项北告诉她,让她还是先跟国王商量一下再做决定,这林正搞不搞的,不太要紧,反正现在寒度也是天龙的了。最好让国王提醒他一下,如果再敢乱来,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那好吧,我晚上进宫。你这里有我的活儿没,小公主都亲自动手了,我闲着好像说不过去啊。”

    项北问她想要自行车吗?

    楚怜惜眼睛一亮:“你说的就是电影里两脚蹬的那个对吧?那个我们能做吗?”

    项北说:“当然能,我们有轴承,齿轮也很容易,我们不做轴传动,那个配件精度太高,毕竟自行车那么小。我们用链条,链条苏苏轻易就可以炼制。你看我这车棚顶上留这放东西的地方,用来放自行车最好,坐马车烦了,就自己下来骑一会儿。”

    “嗯嗯,做”楚怜惜当然想要,告诉他赶紧做,那个比马车好玩多了。

    听到比马车好玩,玉妙妙跳起来举手:“我也要。”

    “当然有你的,给小粒粒也做个小的,这东西很容易,我从小就拆着玩,熟悉着呢。”项北一点都不嫌累,只要让他安安静静的做东西,他觉得比一切都爽,比给楚怜惜当谋士爽。

    说完他问楚怜惜,小粒粒去哪了,怎么一天都没看见。

    楚怜惜看一眼玉妙妙:“她被我师傅拉进宫中去了,在家里跟着妙妙小公主,净玩不练功。所以被采取了强制措施。”

    “可怜的娃啊。”项北觉得现在小粒粒一定特别不爽。而玉妙妙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上公主,你刚刚说电影,电影是什么东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