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面对试探
    楚怜惜暗道不好,这小丫头咋好奇心这么重呢。还挺会抓重点。

    玉妙妙凑过来:“上公主姐姐,你一定藏着好玩的东西,给我看看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抢的。你问问我哥,我从来不抢别人的东西的,除非人家主动给我。”

    楚怜惜试探着问他:“如果我不主动给你的话,你确定不会派百万铁骑来把我踩成肉酱?”

    玉妙妙撒娇:“哎呀,姐姐你说什么呢,那是我开玩笑而已,我想调动百万大军,也调不动啊。你快给我嘛,我保证会还你的。”

    楚怜惜看一眼项北。

    项北说:“估计是胖子跟妙妙说什么了,不过据我这一天的观察,妙妙小公主的确不是那种没品的人,比上公主你品德优良多了。”

    楚怜惜翻个白眼,取出自己心爱的平板电脑打开电影:“呶,拿着看去吧。”

    玉妙妙看的惊奇:“这什么啊,好好玩啊,里面怎么会有人,还会说话还会动,是能窥探到另一个世界的法器吗?”

    “对,这个叫平板电脑,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你可不要乱动啊。”

    “我不动,我就这么拿着看,我回房间看去了。那猫猫我明天再画。”玉妙妙拿着平板电脑跑掉,楚怜惜大喊:“你会还给我对吧?”

    “会的,姐姐放心。”玉妙妙头也不回,跟一阵风似的跑掉,她算是找到好玩的了,来天龙一趟不虚此行。

    楚怜惜还是担心,但东西都被拿走了,担心也没用,问项北自己到底干啥?

    项北告诉她:“这里除了我就你见过自行车,你去画个样子出来,等会儿我来标尺寸。车架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进行设计,总体结构不变就行。”

    楚怜惜想了想:“我喜欢电影里那种前面弯弯的,还带一个车筐的,美女骑着最优雅,那种带着一根儿横梁的我不喜欢。”

    “可以,你随意。”

    “那我去苏苏办公室画。”

    “去吧。”

    楚怜惜去构思自己的自行车,而项北问苏苏:“我让你在轴承滚珠层外面加保护壳,你保护壳做了没有?”

    苏苏说做了,但还没安装,正在调制合适的滑油。油没调制好,不能装。

    项北说做了就好,滑油那是小事情,不行可以先用黑油代替也一样。

    整个车间里弥漫着科技讨论的气息,项北就这么在车间里待了一整天。一直到了晚上吃过饭,这才洗漱一下,带上熊猫,逛荡着往国师府而去。毫无疑问,又得开始说谎了,这种生活真的很累。

    见了枯荣,项北一脸愧色:“项某没用。”

    枯荣面无表情:“怎么来的这么晚?”

    项北解释,因为府中有个玉妙妙,自己被她缠住了,非得让自己给她做马车,到现在还没做完呢,明天还得接着做。宣天的公主,自己得罪不起,否则就是百万铁骑踩成肉酱的结果。

    枯荣问他跟那玉妙妙之前认识吗?

    项北说不认识,怎么可能认识,从未见过。那玉妙妙是被蓝海的三公主带到项府的,蓝海三公主与她相识。

    “那蓝海三公主,为何要去你的府上?”枯荣再问。

    项北回答:“我与她同在海上多日,我又指挥蓝海船队击败了东海国船队,她对我或是有些崇拜,崇拜转化成了一定的爱恋,所以就来投奔我了。这三公主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要逃离蓝海?”

    “她没告诉你吗?”

    “没有,她说提起伤心,不愿意多说。”

    “那你就不要管了。”

    “可我觉得她离开蓝海,对蓝海是很大的损失。我与她在海上同船多日,我觉得她很有能力。”

    “她会回去的,她以为可以一走了之吗?她欠蓝海的都得还回去。”

    “是我多想了,我跟大师汇报一下寒度的事情吧。真的很遗憾,大师的弟子死在了楚怜惜手中。而蓝血的朋友,又因为我那个护卫而死。”

    “你那护卫到底何方神圣?”

    “他不肯说,我多次逼问他都不说。反倒是直接被楚怜惜拉拢,做了上公主护卫,以后他不再属于项府。大师可以去卫国楼查一下,他是我从卫国楼找来的。我知道他的战兽名字叫混乱兽,这混乱兽很厉害吗?”

    “厉害,当然厉害。原来是混乱兽,他怎么可能控制混乱兽,这太匪夷所思了。”枯荣想不通。

    而项北问枯荣:“我有一事不明,在第一次刺杀楚怜惜失败以后,我给您传讯,您为何未回,难道您不打算杀死他了?”

    “怎么可能,你知道她杀掉的阴阳法师是谁吗?那不光是我的徒弟,还是我的儿子,杀子之仇,我有可能不报吗?我未回你,只是因为我新的安排用不到你。可是没想到,那马王竟然耍我,连出现在你们面前都没有,而是把我的人都给杀了。”

    项北问马王是谁?

    “宣天的苍原马王,你就不用打听了。我现在我给你个任务。”

    “大师请讲。”

    “你不需要留在天龙了,去蓝海吧,国王召你回去辅助八王子。”

    项北心中快速思索,这货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让自己离开天龙?

    思索片刻,他明白了,就是试探而已。看看自己肯走不肯走,如果肯走,那才是真正的效忠蓝海。否则就可能是跟楚怜惜一头的,他该是防着自己了。这老头挺鬼,还是在怀疑自己呢。

    想通这点,项北果断应命:“是,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中断我在天龙的行动,但我愿意接受安排。实话实说,我在楚怜惜身边很难,时刻都怕被他发现,那个女人很聪明。以前她对我刚刚喜欢之时,被我轻易就能迷惑。但现在她经历了两场战争,好像越来越难以欺骗了。去了蓝海,我就不用再整日提心吊胆。不过我需要几天的时间,将我府邸暗中售卖出去。还有府中丫鬟,那都是钱,我不舍得。还希望大师能配合我一下,将他骗离我项府,否则我无法作为。”

    项北一脸认真,甚至还带了一点庆幸的样子,让枯荣辨不出有假。问他真的就那么想去蓝海?

    项北说:“是的,大师您没有感觉到这种在敌人内部生活的滋味很难受吗?恐怕任谁都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有什么难受的,一切为了胜利。刚刚开个玩笑而已,你还不能走。”枯荣信了项北的鬼话。

    项北做出一副想揍他的样子:“没想到是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可以不笑,没人逼你配合我的玩笑。我问你一件事情,今日天龙国王在殿上说起楚怜惜在风起城被人下毒,这你可知晓是谁所为?”

    “大师您这次的玩笑好笑了,还能有谁所为。蓝血组织刺杀楚怜惜失败,我心中着急,传讯询问与您,您未回讯。我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可谁知道那个女人连在酒楼中吃饭都要试毒。”

    项北一脸苦恼,枯荣则总算露出点笑容:“你鲁莽了,但让我很高兴,至少你还在想着杀她。”

    项北暗道老头你恐怕是因为我忠心蓝海高兴吧?

    他请示枯荣:“敢问大师下一步我们如何做,大师尽管安排,我全力配合,一定除掉这楚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