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以名而测
    项北跟着风筝一起来到风府当中,就看到门口龙卫守候,还停了两辆披锦马车。宫中总管更是守在院子里。

    项北问风筝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他爹进宫了嘛,怎么这看起来像是国王出宫了?

    风筝说不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的确父亲是进宫的。

    俩人径直往大堂走去,门外候着的总管将他们拦下:“项先生,我知道你看到我不舒服,但国主在内,能不能容我通报一声,要不您就是为难我了。”

    项北挥挥手:“去吧,通报吧。”

    “谢谢先生,先生稍等。”现在这家伙对项北可谓是点头哈腰,尊敬的很。谁让人家是国王的拜把子呢。

    总管转身,还未通报,楚信开门儿走了出来:“父王说,叔叔来了进来便是,以后无需通报。”

    “看吧,总管以后你省事儿了。”项北调笑一句,告诉风筝:“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进去。”

    “哦,项哥明天见。”风筝乖巧的离去,项北来到房间当中,就看到楚怜惜抱着个猫趴桌子上,国王知云也在。

    项北先是问候几声,然后敲敲楚怜惜身前的桌子:“小妙妙的猫怎么被你弄来了?”

    楚怜惜一脸郁闷:“她说玩我电脑,把她的猫猫给我玩。这可是七品战兽啊,怎么玩,抱着这玩意儿心惊胆战的。”

    “哈哈哈”项北一脸幸灾乐祸,自顾自的蹲下来,看看旁边楚信:“大王子我是不是占了你的位子啊?”

    楚信说:“叔叔坐就好,我站着。”

    “再说一次,叫先生,叔叔叫老了。怎么都在这里干啥呢?”

    没人回答,国王问他:“三弟又是为何来到此处?”

    “我跟风筝回来的,风筝要去伟大的上公主公司干活,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给她安排的,我让她当兵工市场调查员,于是要回来跟她详细说说,要调查那些方面的事情。”

    楚怜惜问弄个调查员有什么用?这不白花钱嘛。

    项北说不会,兵工使用者是士兵,来自士兵对武器的感受才是最准确的。他们在办公室里一拍脑袋研究出来的东西,自己也许挺满意。但士兵呢,只有士兵长期使用,才能发现其中的缺点,也好加以改进。同时也能了解士兵们还想要什么,可以有针对性的研发。所以即是市场调查,也是售后回访。这个职位不但有用,而且是重中之重,楚北公司不能坑客户,买回去被士兵嫌弃,配发来懒得用,那岂不成了浪费国家财力。

    一帮人听得点头,国王说他主意不错,这不光是为了做生意,也是为国家着想。就应该这样做,告诉风天旗,给风筝提供最大的方便,让他可以随意jin ru任何军营。

    “是”风天旗表示记下。

    项北说:“你们是不是可以回答我你们在干啥了?听风筝说老将军进宫了我才敢来的,没想到你们都在。”

    国王问他为何等老将军进宫了才敢来?

    “我怕老将军揍我啊,他就没给过我好脸色。”项北说完,还往旁边挪了挪椅子,离风天旗远一点,一副生怕他暴起的样子。

    项北心中清楚,国王不愿意他跟风家老爷子走的过近,所以没说自己就是来找风天旗的。说是听风天旗进了宫才敢来,国王肯定舒服。

    一帮人笑起来,国王告诉他:“风筝没骗你,原本老将军是进宫了。是我又拉着他回来了。此来我是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信儿,他也不小了,也早到了娶妻的年龄,所以我来跟老将军商量一下,看看风家的姑娘,有没有人能看上我这地主家的傻儿子。”

    项北问那定下了没有?问楚信看上风家哪一个了?

    楚信回答:“全凭父王与老将军商议。”

    “神哦,你娶媳妇儿找他们商议啥,你可真有意思。那他们商议出来没有?”

    项北问完,国王开口:“风老将军的提议是,风家风欣不错,可以让他们交往一下。”

    项北嘀咕:“风欣、楚信,名字都是俩字,第二字同拼但不同音。一个一声一个四声,隔了二三。我觉得可以,名不相冲。此xi

    字若是二三之音就不行了,会有相冲大煞。他们俩可以交往一下,若是合适,再算其他命道。”

    说完,他问知云自己说的对不对,二人名字应该不犯吧?

    知云有些尴尬:“方才我以星盘为二人算这名字,的确可合。三弟你却是几个音节就能测出,二哥佩服。”

    项北说:“二哥不要谦虚,你我所施之术有所差异而已,结果还都是一样的。想来二哥星盘算来此时,也并不麻烦。”

    国王开口:“二弟三弟都是最好的命道师,就不用互相谦虚了。既然这样,那就订下,还烦请老将军跟天华将军说下此事。恰好那风欣也要去宣天参加乙兵大赛,大王子也是要去,那他们就同去最好。”

    项北让他们等会儿,乙兵赛这么快吗?

    国王说赛前所有考核都结束了,可以开始正式比赛了。当然楚信跟风欣都没有参加考核训练赛,这次去还是要进行一场考核的。

    “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蓝海考啊?”项北好奇,那训练赛那么简单,去了不久直接拿一个名额了嘛。

    国王告诉他:“所谓训练赛,都是取巧之技。他们二人并不看重名次,只为锻炼而已,所以不需要去花钱参加那训练赛。”

    “原来是这样啊,那乙兵大赛很考验人吗?有什么好锻炼的?”

    国王说很考验人,宣天会派出最好的军谋军官,带一帮死囚组成的士兵来跟他们对抗。而且是真刀真枪,生死自负。

    “原来是这样啊,我被那训练赛弄傻了,还以为这乙兵赛名不副实,就是玩呢,看来我想简单了。不过你们就算说大王子的婚事,也用不着跑出宫来吧,宫里说不是一样,反正又不是来让他们见面的。”

    “那就要说第二件事情了,最重要的还是对蓝海的战事。只有老将军这里有我天龙最完整的沙图,所以我们就来这里了,希望跟老将军一起推演一番。三弟你今天不来,我们也是要把你请来的。”

    “找我干啥,有老将军跟二哥在大哥的带领下,足可破敌,用不上我,我给你们加油。”

    “这怜惜倒是说了,你们不愿意正面参与。但这军事讨论,你还是要参加的,谁让你轻轻松松就胜了寒度呢,你躲也躲不掉的。”

    说完,国王把他拉起来,告诉老将军:“我们去打开沙图吧。”

    “好,国主请,上公主大王子请”老将军很有规矩,一边做请一边引路。

    项北问楚怜惜:“沙图是啥玩意儿?”

    “以沙筑成的地图,是军中派人走遍全国,仔细测量山脉河流,复原的国土地面样貌。”

    “沙盘模型呗。”

    “嗯,大概跟你一个意思。”楚怜惜听不懂项北说的模型是什么,但知道项北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