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金风洞往事
    跟着老将军来到书房,老将军打开一个机关,一扇暗门打开。

    项北问风一雷要不要这么麻烦,不就个沙盘嘛,还得藏起来。

    风一雷说这沙图很贵重的,全国唯一一个,上面更是标识了目前所有军队的布置,自己父亲每天都会按照军中传来的通报重新标注一次,可是不能让别人看见。

    项北问国王,为何宫里不能有啊?

    国王笑一笑:“如此重要的东西放在宫中,难道让我每天守着吗?我不去守着,还有谁能让我放心,只有风家的人最让我放心。”

    国王说话挺拉拢人心,几人顺着插满火把的走廊一路前行,没多大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庞大的密室当中,密室内由夜明水晶照亮,而整个地面之上,是一整个巨大的沙盘,人员走在沙盘上方的十字窄木桥上。

    项北惊叹,竟然可以做的这么详细,这得三百多平方吧,按这比例,连项府都能找见。

    楚怜惜说那是项府够大,要是再小的房子,就不行了,不会做那么清楚。这都是云雕战士跟地面人员配合,一点点画出来然后做成的沙图,整个玄元大陆能有如此沙图的国家,也不超过五个。

    项北强调,还是叫沙盘更合适。

    “哪来你那么多废话,我们说叫沙图就叫沙图。”楚怜惜不满意他多嘴。

    国王开口:“知云,老将军,既然三弟跟我王妹都无心正面参与这场战争,你们两个说说吧,这场仗你们怎么准备的?”

    风天旗说:“上公主不参与,但上公主智慧过人,我想先听一下上公主的意见。我目前能汇报的就是,按照我在蓝海之内派去的眼线,他们的确有将兵力过了云海桥,jin ru云霄境内,但兵力很散,零零星星。想来是已经准备良久,早已经分散潜入。我们无法具体统计人员数量。”

    风天旗嘴上点名楚怜惜,但目光望向项北。

    楚怜惜开口:“项北你来说吧,我说不参与就不参与,所以没去考虑。你跟老将军说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项北走向云霄跟天龙的边境之处,抬头望望远处隔着山山水水正对着的天龙城,再看看脚底下的金色大河,问风天旗为什么不直接派人潜入云霄境内查探?

    风天旗一脸不屑:“我要能过去的话早派人过去了,云雕战士可以飞过去,但没有战斗力,飞行时间又不长,又容易被发现,剩下的我派谁去啊?云海桥重兵把守,我的人能过的了吗?”

    项北点上烟告诉他:“派人游过去呗,但只能是高手,不会被抓住那种。”

    风天旗问他是不是开玩笑,金色大河扔块木头片进去都会沉底,而且会被消融殆尽,轻身之术都无法施展,借力丁点不得,否则派个高手踏水而过都行。

    项北跟楚怜惜对视一笑,项北告诉风天旗:“老将军不要担忧,我既然如此说了,就肯定有办法。上公主英明伟大,可以解决过金水河的问题,但只能过三个人,而且千万不能被抓住,他们身上得带一种特别重要的东西,不能被敌人得了去。”

    风天旗问什么东西?

    楚怜惜取出三枚金冰珠:“此物乃是金色大河源头所得,带在身上,可入水而无恙,就借给老将军吧,别给我弄丢了。”

    楚怜惜将金冰珠扔给风天旗,国王一脸惊讶:“你们去无妄山了?”

    楚怜惜点头:“去了。”

    “那你们进了金风洞?”国王再问。

    楚怜惜惊奇“原来王兄你也知道金风洞,怎么从来没跟我讲过啊?你早给我讲讲,我这次去就不用被项北嘲笑了,显得他比我好有见识一样?”

    国王问他们怎么活着出来的,没看到洞口的牌子写着擅入者死吗,还往里下?

    提起这事儿,楚怜惜骂骂咧咧:“不知道哪个混蛋把牌子给弄倒了,埋在雪里,我们出来才看见。”

    国王一脸尴尬,咳嗽一声说道:“我倒是忘了,那牌子的确倒了,而且是我给弄倒的,本来插挺结实来着。大概十多年前,宣天顶尖堂的一位禁空武者,传出消息,说金风洞内有奇宝,要前去探寻,江湖中人皆可一起前往。我就跟着去凑热闹,心想反正跟着那么大一个高手,该是没有任何危险。

    那次一共去了四十个人,其中三十个都跟着那位禁空武者下去了。我作为王室,不敢犯险,而且就算有好东西,也没人可以跟一个禁空武者去抢,所以就听那牌子的话,在上面等着。

    而下去那些人,没多久就听到了呼喊打斗声,但也没打多久,随着一阵火焰从金风洞涌出,就没有任何动静了。此事被宣天王室知晓,宣天下达命令,任何人不得再相传金风洞有宝一事,否则斩杀。从那以后也没人去,也没金风洞的消息了。”

    “原来是王兄调皮”楚怜惜一脸坏笑:“那你们知道底下危险的是什么吗?”

    国王摇头:“不知道,该是怪兽吧,听到呼喊声中,隐约有人大喊蛇兽,至于蛇兽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还真会起名,那底下的确不能进,进去就得死。老楚叔都被人家一个屁崩翻了。我跟老项也是运气好,否则也得不到这金冰珠。”

    “这么讲你们其实也跟那蛇兽打起来了?”

    “不是蛇兽,是龙,跟我们这个世界的龙不一样而已。但跟老项那毛球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趁他们在一起抱头痛哭的时候,我们就拿到金冰珠逃跑了。”

    楚怜惜满嘴胡说八道,大家都不太信这剧情,但知道肯定跟毛球有关系。

    国王说他们运气好,但让他们这种冒险以后少干。问风天旗怎么样,有这金冰珠该是没问题吧?

    风天旗点头:“上公主英勇,取得如此宝物,这自然没问题,我能把他们查个清清楚楚。知己知彼定能百战不殆。”

    国王大笑:“哈哈,好,蓝海可能到现在还以为我们啥都不知道呢。还想着到时候偷袭,只要他们敢过金色大河,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项北开口:“大哥你还没说,那金风洞口的牌子,你到底给弄倒是为了啥?”

    楚怜惜也说对,差点给忘了,到底是为啥。

    国王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为了等待之时找个东西坐,直接坐雪地上屁股凉。却没想到把你们给坑了,否则还能让你们下之前就多加防备。”

    项北跟楚怜惜笑的肚子疼,这国王咋这样呢,那么重要的牌子,他随随便便就拔来当凳子。没谁了,这逗逼怎么当上国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