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被骗了
    项北跟楚怜惜坐同一架马车往回走,楚怜惜把猫放到他怀里:“你抱着玩吧。”

    项北捏着两只猫爪子拎起来看看:“我觉得很可爱啊,干嘛这么嫌弃。”

    看项北敢撸这猫,楚怜惜往旁边挪了一下告诉他“不是嫌弃是害怕。外表是挺可爱,内在太恐怖,七品战兽啊,靠伪装成小花猫卖萌混饭吃。你说他们兄妹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都能控制这么强的战兽?”

    “我哪知道,肯定是有什么秘法,配合那血兽令来用吧。管那些呢,问了人家也不能跟咱说。你跟国王说那林正的事情了吗?”

    “说了,王兄要去找他麻烦,我建议看看再说,王兄同意了,说会提醒他一下,让他不要再乱来,如果执迷不悟,还要为了寒度跟咱过不去,那没办法了,只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嗯,就这么地。感觉好困啊,你让我靠着睡会儿,今天太累了。好久没这么干过活儿,还不大习惯了呢。”

    项北靠在楚怜惜身上闭上眼,楚怜惜拍拍他的脸,并没有把他推开。而项北也是很快打起了呼噜,看来的确累的不行了,这一天他没少干活。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大早,玉妙妙蹲在项北房间门口。手里抱着电脑正玩游戏呢。

    在远处,楚怜惜洗着脸问郝胖:“你确定你妹妹还会把电脑还给我?”

    “会的,放心吧。我妹妹乖着呢。你看她宁愿蹲在门口等先生,也不进去打扰,多懂事啊。”郝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妹妹好。

    楚怜惜斜眼瞅着他:“你的意思是说我没素质呗?我就从来都是直接进去把他拉出来,这么跟你妹妹一比,我好像是差了点事儿。”

    楚怜惜头一次发现,原本以为很难对付的刁蛮公主,竟然这么好说话,至少比自己讲道理。

    楚怜惜往项北房间走去,走到门口,告诉玉妙妙说要给她演示对付项北赖床的正确方法。

    说完,直接推门而入,项北此时被子盖在脑袋上鼾声震天,楚怜惜直接一把将被子掀开:“起床了,睡到啥时候?”

    项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闹钟同志你好,你又准时上班了?”

    楚怜惜把他拉起来:“我已经是让你多睡半个时辰了。赶紧起来,那么多事儿呢。人家兵冰都把你那塑料管给做出样品来了,你去看看。”

    “真的吗?”项北来了兴趣,蹬上裤子就往外跑。跑到门口被玉妙妙拦住:“先生先生,我跟你说个事情先,你别这么急急火火的。”

    “小妙妙你说。”项北现在也不叫她小公主了。

    玉妙妙一脸欢喜:“我就是要告诉先生,我昨晚没做梦,什么都没做,好梦坏梦都没有,睡得可轻松了。我已经好久都不知道睡觉原来是这么舒服的事情了。”

    “管用就好,以后跟本先生学习,争取起床便是日上三竿。当然也别跟冷高手那样,一天到晚都是休眠状态,忒让人服。”

    项北一边说着,手搭在玉妙妙肩膀上,俩人一起往后院去。到了之后发现兵冰正在鼓捣一块木头,就问她塑料管呢?

    兵冰一脸懵逼:“先生,什么塑料管?”

    项北一拍脑袋:“被骗了,哪有那么快,你都说了,烘烤提炼就得费两天的工夫,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有了。刚睡起,脑子还没清醒啊。”

    项北一脸幽怨的回过头,就看到楚怜惜拿着玉妙妙画猫留下的笔,正自顾自的画自画像呢,跟没事儿人一样。

    项北无奈:“你们都应该吃过了是吧,干活,上公主你别玩了啊,你的自行车图在昨晚吃饭的时候,我不是给你做好分解尺寸了嘛。你可以先去找人给你做车架嘛。现在这里的都是熟练工,一个车架而已,看看他们就能做出来。做不出来的地方先留着,一会儿我们这边结束了去弄。”

    楚怜惜扔下笔:“也对哦,我这么大一个工厂呢,人多得是,干嘛非得等着你们做。”

    说着告诉苏苏:“苏苏你别跟着项北瞎弄了,这车也快弄完了,剩下的让他带人搞就行,你陪我去做自行车,你得找炼器师给我弄链子,还有各种齿轮。我跟你说,自行车可好玩了,你弄明白了,以后也可以给自己弄一个。这次就先算了,先紧着我跟小屁孩。”

    楚怜惜带着苏苏往别的车间走,这时候白雪前来禀报:“上公主,国王来了。”

    楚怜惜说“这么早,刚结束议事就跑来了。不管他,他来找项北的,把他带这边来涨涨见识,我没空理他。还有,除了他,别人都不准进来。”

    白雪为难:“上公主,这话我不敢说啊,我怎么能要求国王带什么人呢?”

    “你是给我传话,你告诉他我说的,关你什么事儿。”楚怜惜没好气的说完,转身离开。

    玉妙妙拉住白雪的手:“我跟你一起去,我跟他说。”

    “好,谢谢小公主。”白雪发现这玉妙妙竟然特别善解人意。

    玉妙妙离开,郝胖凑到项北身边:“谢谢先生啊,昨夜妙妙睡的很香,她说自己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

    “小丫头看着让人心疼,我不能不管。甭谢,别坑我就行。”

    “不敢,先生要是早些年出现,而且能跟我认识多好啊。”

    “怎么?你也想我给你当谋士?”

    “哪敢,你给上公主当谋士,那是因为上公主与你情投意合,我可没有跟你情投意合的本事。”

    “少扯淡。”

    “先生别不承认,以先生之能,没特殊原因,不会屈居人下。”郝胖无比笃定,而项北也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给楚怜惜当谋士。的确,如果自己要摆脱她很容易,但自己从来没有那么想过。也许真的就是对了脾气,臭味相投吧。

    正想着呢,玉妙妙带着国王过来了,一边走玉妙妙没忘了吹牛:“天龙国王,让你看看我的新车。是我亲自带人做的哦,你千万不要惊掉下巴。”

    车间内一帮人参见国王,项北也问候一声:“大哥来了。”

    国王点头:“三弟你忙就好,我就跟你这么说说话。大家也都平身,该干啥干啥。”

    项北戴起手套,蹲下地上紧着车底的螺丝:“大哥不是来看望小公主跟三公主的嘛。”

    “是,但可惜来的晚了,三公主不在。不过小公主在这里就好,小公主整日满脸笑容,让人看着就心情愉悦。”

    国王挺会说好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