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放烟花
    项北把自己关起来,各种材料被送到东园当中,除了吃饭,只有偶尔才会出来让苏苏帮着做点需要的小工具。但出来也啥都不说,有时候开心,有时候哀声叹气。

    就这么一连五天的时间过去,这日项府中一帮人吃着饭,小粒粒问楚怜惜:“师傅,高人师傅今天怎么回来的晚啊?”

    楚怜惜说不知道,可能是研究到了重要的时候了吧。希望他能快点研究明白,老闷在那没人的园子里也不是事儿啊。

    此时的东园的院子当中,项北挂起夜明水晶,在事先让苏苏制作好的几个捆绑在一起的纸筒里,填装了一些黑色的粉末,用木头棍戳几下之后,晃一晃听听动静,然后自言自语:“发射药装填完毕,关键就是我的蛋蛋了。”

    项北取出一枚黑色的圆球自己嘀咕:“这里面放了那么多铁粉铝粉,应该能挺好看吧,冬日节都没能点烟花玩,可别让我失望啊。这烟花弹外面的药层是不是做厚了,可别落下来才引燃中心药层,那我可就上天了。”

    说着,项北将这一捆纸筒用几块铁块给挤住。然后她点上根烟,深吸一口之后把烟拿在手里,手都有点发抖:“你可别炸膛才好啊,弄不成我可就丢人了。”

    说完,烟头碰触引信,引信燃起火光之后赶紧跑回屋子里,从门缝里往外抽。

    半分钟过去,没动静,引信还在燃烧,项北骂起来:“做太长了,引信放药太少了,早知道剪一块去啊。”

    刚说完,纸筒中噗的一声传来,一个明亮的光球飞到了空中,大概飞到一百五十米的高度,轰然炸开,绿的紫的各种光芒闪耀,在空中散开,直径整整有十几米。

    项北一声欢呼,第二个烟花紧接着升起。

    听到动静,项府中所有人跑了出来,小粒粒被玉妙妙牵着,恰好出来就看到第二个烟花弹炸开,小粒粒大叫起来:“好漂亮啊,师傅做的这是什么。”

    此时何止是项府,城内全是低矮的房子,最高的也不超过两层,所以几乎整个城市都看见了,国王也不例外,只是离得远看不太清而已。

    国王原本也在吃饭,看到这样的情况,问身边楚信那是项府的动静对吧?

    楚信说是。

    国王告诉他:“备马,去项府。”

    国王着急去看项北弄了个什么玩意儿,不是说造武器嘛,咋这么好看呢,要这么打架,那战场上可热闹了。

    项北弄得动静不小,直到八个烟花全部燃放完毕,项北哈哈大笑,而楚怜惜他们也出现在了园子门口,楚怜惜问项北:“能进来不?”

    “能,进来吧。”项北说完捡起地上的空纸筒看看,好几个都已经被烧穿了,质量还是不行。

    楚怜惜带着一帮人走进来:“老项你刚刚放天上去的是什么?”

    项北回答:“烟花,我老家庆贺高兴的事情用的。”

    “你不是造武器嘛?”

    “你觉那拿东西不厉害吗,如果威力再放大一千倍。”

    楚怜惜拿过纸筒,问如果放大一千倍,这纸筒得做多大?

    项北说不一样,刚刚自己用的是黑火粉,自己还有白火粉呢,那个威力大,不能在这里实验。自己就是放个烟花庆祝大功告成而已。项北此时没有以火药命名,因为这里是异界,怎么能起个名跟地球一样呢。(huoyao属于屏蔽字,得加标点隔断,太麻烦就不用了)

    小粒粒跑到项北怀里:“师傅那个好好看啊,还能不能再放一个?”

    项北说可以,自己还有备用的几个,一起放了吧,造烟花也不是他们的目的。

    就这样,国王带着楚信赶到的时候,一帮人就蹲在门口抱着碗往嘴里扒着饭,而项北正在准备点烟花。

    国王来到他们旁边找个椅子坐下,示意他们不用施礼,然后就看着项北弄。项北吸取教训,把引信剪短以后,一个个点着。五颜六色的烟花弹飞入空中,爆出绚丽的光芒。

    一帮人纷纷放下碗鼓掌欢呼,连国王也是大声叫好。放完一个再端起碗来,让项北接着弄。

    项府之中热闹的很,在风家当中,风天旗跟风一雷站在屋顶上,风天旗问风一雷:“这就是项北在做的新武器吗?”

    风一雷说应该是,只是没想到这么好看。问风天旗要不要去项府具体询问一番。

    风天旗摇头:“不去,你明日过去打听一下,这东西有多大威力。动静听着不小,可是看起来不足以夺人性命啊,难道其中有毒,可以把敌人毒死?”

    风天旗脑洞挺大,风一雷说没有,自己每日都去项府,没听说他们准备毒药。只是准备了一些燃烧之物而已。

    风天旗点点头:“真希望能看到对着人攻击的效果,他要何时做这种实验,记得跟我说一声,我也去看看。”

    “是,父亲大人放心。我想应该不会太久。”

    风一雷只是猜测,他不太敢保证,因为项北说过,配制出粉药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如何利用,还要好好进行研究。

    所有的烟花燃放完毕,两个家伙这才下了屋顶。屋顶上视线好,这么干的不光他们,全城很多人家,都是趴到屋顶上去看的。这个实在太漂亮了,大家都想买一个来玩。

    此时项北弄完了所有烟花,重新点上一根烟,来到一帮人面前:“大哥怎么也跑来了?”

    国王说:“看你的武器啊,给我讲讲吧。”

    项北告诉他,那不是武器,只是同样原理的东西而已,就是闷了几天无聊,弄来哄孩子玩的,要是武器也那样的话,那玩笑开大了,自己岂不是白吹牛了。

    他告诉国王:“那东西以后会公开销售,有什么节日活动之类的,宫中一定记得多一些。”

    国王问他不怕被人模仿去?

    项北大笑:“谁愿模仿谁模仿,谁模仿谁倒霉。实话讲,以为我就是随便弄一堆乱七八糟的掺到一起去吗?我可是经过了科学实验的,只有我的火粉稳定性极佳,只要别受潮,一般的颠簸挤压都不会炸掉。别人来弄,我估计没弄明白,好几条命就搭进去了。”

    说完,他告诉苏苏:“明日给你配方,切记不管黑火粉还是白火粉,都不可受潮,产生化学反应有可能起火燃烧。储存也要分开来,等熄火草到了,用熄火草做防火房间。传讯林军,熄火草快些运来,太用得着了。”

    “是,我马上去传讯。”苏苏说着要走,项北让她不急,吃完饭再说嘛。他们一帮人也真好玩,一个个蹲门口吃,渣滓掉下来没落到碗里啊。

    小粒粒说好像是有东西落下来,跟沙子一样。

    “那就是了,那些好看的颜色是金属粉燃烧发生的。这些可不会烧光。都回屋,回去接着商量下一步。”

    一帮人围着桌子坐下,国王问他:“三弟,这东西最终威力到底有多大?”

    项北告诉他,无限大。就看怎么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