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安排炼制
    国王问这次战争能不能用得上?

    项北说可以,但只能是做成一些简单的来用。精密的自己只能少量制作,想大规模生产还得以后再说。

    国王问他能不能先别去宣天,也好他亲自坐镇项府加速生产,先赢了这一仗再说。

    项北回答不用,自己会跟兵冰详细讲明如何使用,兵冰可以做好生产的事情,走之前都会安排好,自己该干啥还是干啥。

    他说也别太指望这东西,敌人只要弄点成品回去,就能模仿。因为仅仅使用爆燃粉也是可以的,只不过爆燃粉太危险,容易把自己也弄死而且威力也还是差点。总之这一战过后,各国都会出现山寨货,不过最高级的他们是模仿不了的,只能模仿一些简单的爆炸物。

    国王问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实际效果,而不是哄孩子玩的东西?

    项北想了想:“大哥你帮我找个试验场吧,要远一些,到时候动静会很大,不能被有心人窥探到。不要在天龙城的范围之内。”

    国王说漱玉城东的黑鹿狩猎场合适,那里是一处王家狩猎场,没有人。

    “那就去那里。”项北满意这个地方。

    国王起身:“那三弟吃完饭就早些休息吧,我回去等通知,到时候我们就以狩猎的名义前往。”

    “好,大哥放心,最多三日,一定给大哥一个满意的答复。”

    “辛苦了,你们吃饭吧,不用送。”

    国王说完,带大王子离开而去。

    楚怜惜给项北夹一块肉放到碗里:“老项啊,你有没有想过,你今晚的烟花,很可能彻底改变玄元大陆的战争方式。”

    项北说想过,当然想过,但这是必然的,今天自己不做,以后也会有人做出来。与其等着被别人先用上,自己先爽爽多好。

    楚怜惜不乐意:“你这个是远程攻击,这样一来我们法师怎么办?”

    “以现在的技术能力,再稍稍发展一下,低级法师算是没用了,但高级法师还是无可替代。你要是想发挥作用,就别整天玩嘛,赶紧修炼。”

    “可我好讨厌修炼的。”楚怜惜一脸哀怨。

    项北不理他,告诉苏苏:“你吃完饭先别睡觉,去取火焰石实验一下,是不是用黑砂纸摩擦就可以引燃。如果不行,明日赶紧去买,买最好的火焰石。”

    苏苏表示明白。

    项北让大家都赶紧吃吧,吃完了早休息,明天才是最忙的时候。自己要先做一些东西投入生产,准备战争中使用。

    第二日一大早,项北没有赖床,他已经好几天没能保持赖床的优良作风了。在东园当中五天,天天都是晚睡早起,别人看不到,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辛苦。所有的成就都不是能一蹴而就的,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容易。

    起床顾不上洗脸,项北戴上手套就准备进车间。苏苏走过来:“先生,试过了,林军的火焰石的确上等,黑砂纸稍加摩擦便会燃烧。”

    “很好,现在府中有几个炼器师?”

    苏苏回答十六个低级炼器师,专门跟随自己研发的有四个。自己任组长,副组长是他们当中唯一一名四级炼器师,名字叫成器。

    “这名好,一听就是为炼器取的。让研发组四人都到一号炼器车间来,这次分工合作,先把东西做出来,再研究如何大规模生产。”

    “是,我这就去召集。”

    苏苏说完,往办公区走去。

    项北此时心中有些激动:“还没见过炼器师炼器呢,这次可以开开眼了,看他们到底怎么玩,回去也好写小说啊。”

    项北还没忘了自己的书呢,来到一号车间,兵冰闻讯赶过来:“先生怎么这么早?”

    “这很奇怪吗?我一想都是全府上下第一个起床。”

    兵冰好笑:“先生休要骗人,我虽然来得晚,但先生的日常我早有听说。”

    “那你还问”项北故作郁闷。

    二人说话间,苏苏也带着四名炼器师都赶过来了,让项北惊喜的是,那个四级的炼器师年龄并不大,是四个人中最年轻的一个。这说明此人很聪明,也很有天赋。

    四人一一跟项北问候以后,项北取出一摞图纸:“你们都算是我项府的心腹,今日我也不对你们有任何隐瞒。这是我画的几张图,本来这是你们的任务,但没那么多时间让你们自己研究了,我直接给你们画出来。现在我给你们讲解一下,我们要做的是什么,然后把图纸给你们,你们分别炼制。都是些简单东西,我要下午便能拿到成品。”

    项北说着,把其中一张图挂到身前的板子上:“看这个圆形的东西,这个叫地埋雷。这个外壳我要五个厚,上面这些图案要求为六角形,六角形的外边必须刻下两个的厚度,以三角痕刻下,三角上边开口三个宽。圆球顶部留有二十的内丝孔,孔内拧进去的这东西就叫激发引信。雷身跟引信分两人炼制,你们谁来炼制雷身?”

    苏苏看了看四人,告诉项北:“先生,这雷身简易,可以用别的炼器师,没必要让他们来做。不过我有一个问题,这上面的六角形图案必须保留吗?有什么用?这个是最麻烦之处。”

    项北说必须保留,而且必须按照自己说的标准来炼制。因为这刻下三角痕的地方,自然会比别处薄,那这里就是在炸响之时裂开的位置。这样均匀刻画,可以保证炸开的均匀。破片攻击有时候比爆炸本身造成的杀伤更多。

    苏苏表示懂了,让他说这引信。

    项北重新取出一张图纸:“这个是激发引信的整个构造,火焰石削切成半圆柱体,砂纸贴在另一块同样半圆柱体的铁片之上,这里我将其称之为引火柱。然后以带有外螺纹的铁管将两者包裹在一起,火焰石底部带托,引火柱底下中空。螺纹拧紧到雷身之内。

    而上面这一部分,激发踏板与带砂纸的半圆铁片是一体的,雷身之上有两根保险杆,要用插销同时穿过保险杆跟踏板上的小孔,防止误触,也防止引火柱掉落。而在踏板底下是弹簧,使用之时拔掉插销埋入地下,人一旦踩踏,则砂纸摩擦火焰石,产生火焰,燃烧白火粉,产生爆炸。如果一次没有成功,在敌人松开脚的一刻,弹簧将踏板弹起,黑砂纸上拉,还会再次摩擦。如此算是双引动,减少哑雷几率,我这设计绝对巧妙。你们谁来炼制这激发引信,就按着图上弄就行。”

    没人回答,项北问怎么都这么不积极?

    苏苏说:“先生,不是大家不积极,主要是这些东西太简单了,大家都想等一些难的。”

    “原来是这样,但这本来就是简单的东西,你们快些做好,有难得给你们玩。我就随便点一个了。”

    项北将激发引信的图纸放到其中一个人手里:“老李,给你了。”

    叫老李的炼器师接过图纸,一脸不乐意,第一次在家主面前炼器,却给分了这么个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