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社会小粒粒
    项北说到这里,兵冰开口:“先生我能不能提些意见?”

    项北让她说,有什么尽管说就是,完全否定自己也没关系,科学就是要探讨。

    兵冰拿起两张外形图纸放到旁边:“这两张我觉得可以不用了,我不能炼器,但我喜欢乱研究一些东西,跟先生说句实话,我曾经用爆燃粉装填进一些东西里,同样有引信,点燃后试着用投石车发射过。

    只不过引信就像先生烟花那种一样,是用棉纸夹杂了爆燃粉做成的,发射出去以后,落地很容易正好砸灭了,哑弹比例极高。而如果把引信截短,可能在空中爆炸也没意义。

    而且爆燃粉就像先生说的,性质不稳定,把我一间存放的房间都给烧了,我害怕了也就放弃了。否则我应该能做出来,因为哑弹问题我能解决。

    比如在我试的时候,我不光做过圆形,也试着模仿弓箭跟飞镖来进行外形变化,这样不但飞的快,从后方点燃引信也能避免引信被砸灭。不谦虚的说,先生这种外形我也做过,而且做了不少,试了不少。所以剩下这两张图,一定是比我拿掉的两张图飞行更稳。”

    项北大笑:“哈哈,就知道兵冰你对我有大用。这下可以少实验不少了。我也说过,这种东西我不做,一定也有人来做,你看兵冰你不就尝试过了嘛。等我们开始使用,一定会有更多人投入类似的研发当中,而不仅仅只是尝试。所以我们要加速,始终走在最前面。兵冰你做过最好,以后热武器生产你全权负责。”

    “先生放心,我也极有兴趣,我用投石车发射太可笑了,还是先生这个符合热武器定义。”

    兵冰说完,问发射筒什么样子?

    项北取出图纸:“就这个,天外飞仙筒,简称飞仙筒。前面这里比较细,正好插进去发射药管。中间这部分比较粗,可以给发射药充分的燃烧空间而不至于炸开。后端突然变径变细一些,是为了燃烧空间内的产生的推力能够尽量保留,产生更大的反作用力,保证飞行距离达到最大化,但也要保证不对筒体造成伤害,虽然细点,但还是能够将火焰释放出去,后面这喇叭口最大,就是释放出来的火焰充分扩散,不要再形成过大推力,把人也给推出去。你们能懂我的意思吗?”

    二人点头,兵冰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燃烧的推力,以前怎么没人想过用这种方法进行抛物击打,用这种方法,就算扔铁球,力量也是极大的。”

    项北说热武器的初期就是那样子,一个大粗管子,头细屁股大,里面装填火粉以后,把铁球推出去打击目标,但那个阶段自己跳过了,没意义。

    项北告诉她们,他们俩这就去着手制作,忙不过来找人帮忙。但切记实验初期,不可装填白火粉,只在发射药管内装填黑火粉就行。白火粉以烟火粉代替,要在弹壳上留孔,不要产生炸裂。先实验好了飞行再说别的,那地埋雷跟手抛雷也一样,先用烟火粉做引动实验,真正的威力实验,去狩猎场再说。

    二人点头表示明白,最多明日下午,便给他所有实验数据,总结出最好的定产方案。

    苏苏告诉项北:“先生你全交给我们吧,我们都听懂了。你去休息一下,你这几天太累了。你身体本就单薄,不能这么硬撑。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您在东园中常常唤我前去交待事物,我最清楚您这些日子的劳累。而且您回来这么多天了,也没有陪一陪小粒粒,没有好好陪一陪上公主。”

    项北有些感动,想了一下之后,觉得应该信任她们。告诉她们俩,那自己就不管了,只等结果。让她们也注意休息,有什么不懂的事情不要钻牛角尖,来问自己就行。

    二人应是。

    项北叹口气:“那我就堕落去了,去看看小粒粒。她那个新妹妹有点特殊,我感觉月蓉法师特别上心。我得去问问啥情况。”

    项北说完,看一眼还在炼器的四人组,背着手离去。而苏苏跟兵冰马上开工。

    项北回到前院当中,楚怜惜正在跟小八一起种地呢,看项北走来,楚怜惜问他怎么这么闲得慌啊,他现在不是应该很忙吗?

    项北走过来:“我那天外飞仙都交给兵冰跟苏苏了,她们俩比我想的更容易理解这东西,我也就放心了。你跟小八种啥呢?”

    楚怜惜回答种白苞米跟紫苞米,专门煮来吃的苞米。

    项北一脸郁闷:“我这么好的花园,你给我种苞米?”

    “怎么了?我准备全部种成能吃的,种什么花啊,宫中花园才是最好的,想看花去那里就是。”

    项北问小粒粒呢,又被月蓉法师拉到万元阁修炼去了吗?这月蓉法师不是已经离开万元阁了,怎么还能回去。

    楚怜惜说离开不代表没关系了,自己师傅在万元阁地位不低,怎么能完全放下。不过这次小粒粒还真不是被自己师傅带走了,而是被玉妙妙拉去逛街了。

    正说着呢,小粒粒声音从门口传来:“师傅我回来了。”

    二人抬起头,就看到玉妙妙一手一个拉着小粒粒跟小雨回来。

    等走到他们面前,楚怜惜一脸心疼的蹲下身子,摸着小粒粒的脸:“这青一块紫一块的怎么弄得?跟人打架了?”

    小粒粒说:“有个小男孩,欺负我小雨妹妹。我就出手了。”

    “你一个法师,出手怎么还把脸弄成这样?你上去撸膀子了?”

    小粒粒回答:“对方只是个普通小孩,我不能用元法之力欺负人。所以我上去用手抓的,他比我还惨呢。”

    楚怜惜看向小雨,小雨赶紧跪到地上:“上公主饶命,是我连累姐姐了。”

    楚怜惜把她拉起来:“没事儿,我还能跟你一个小孩子计较吗,我就是看看你怎么没有受伤啊?”

    小雨回答:“姐姐一直挡着我,我没抓到对方。”

    小粒粒一脸骄傲:“师傅的师傅让我照顾妹妹,我当然不能让她到我前面去。”

    小粒粒这姐姐当的很合格,楚怜惜跟项北都是笑出声来。项北说这丫头有那么点社会一姐的风范了,很好,自己就喜欢这调皮捣蛋的。

    说完让小粒粒赶紧去抹药,这都快成小花猫了。

    小粒粒点头,拉着小雨一边走一边告诉小雨:“下次我们叫上豆豆,豆豆打架最厉害,我们豆粒雨组合谁都不怕。”

    这家伙还想着报仇呢。楚怜惜听得直翻白眼,告诉项北:“都怨你,未来的几个大家闺秀都被你教坏了。”

    “我觉得是小公主教坏的。”项北看向玉妙妙。

    玉妙妙吐吐舌头:“跟我有什么关系,小孩子打架而已,我还要去拉架啊?那小子是那个大东王的小儿子,大东王当时也在旁边看热闹呢,我管什么管。”

    项北问她难道没有在旁边怂恿起哄?

    玉妙妙有些心虚:“是有点啊,但大东王起哄比我更厉害。所以你去找大东王吧,是他教坏了小孩子,我最多算帮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