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有毒
    漱玉城外,接到消息的城主跪地迎接。这次既然是说来狩猎的,那就得按照狩猎的程序走,偷偷摸摸反而不好。

    一帮人jin ru城中,城主想汇报工作,国王却直接让他退去。说这次来只为陪宣天小公主狩猎游玩,不提议事,让他准备好宴席就行。

    城主说宴席已经备下,问要不要歌舞?

    国王说不要,命人在外面守着,任何人不得接近此处。

    “是”城主退下吩咐。

    国王邀请郝胖:“宣天王子,此处没有别人,一起来坐吧。”

    郝胖问这样好吗?自己的身份就是一护卫,他是陪宣天公主来狩猎,又不是陪宣天王子。

    国王赔笑:“王子说笑了,若不是你有意隐藏身份,你来了天龙我就该尽地主之谊。”

    郝胖看一眼项北,项北点着烟一脸不耐烦:“让你坐你就坐,国王找你说正事儿,这事儿小妙妙不能管啊。”

    “那我就在天龙也当一回贵客”郝胖蹲在玉妙妙身边。

    国王开口:“听闻怜惜说起,这次他们宣天之行,是玉王子一手促成。王子是有意要与楚北集团全面合作对不对?”

    郝胖回答:“应该是这么说,要说两国合作,现在天龙危机四伏,恐怕国王还真是不能,有影响战局的嫌疑。所以只能由我私人的产业与天龙合作,只不过我名下涉及的兵工,必须有国家批准才行。但本质上,就是我与你们合作。”

    “战船也是王子在做吗?”

    “不全是,但最好的是。天龙国王放心,不会糊弄你们,我个人是有绝对诚意的。我与先生一见如故,先生看的起我,带我装逼带我飞,我怎么能坑先生呢。”

    郝胖说完,玉妙妙一脸好奇:“哥,这句你没教过我,带我装逼带我飞,听起来好有意思啊。”

    “不要乱插嘴,我与天龙国王说话呢。”

    国王大笑:“这句其实我也没听过,不过王子如此诚意,本王心中甚是欢喜啊。相信这次王子与楚北集团一定能取得最好的合作成果。”

    郝胖说是,说自己也有信心,说完问项北是不是?

    项北把削好的苹果给玉妙妙,告诉他自己没信心,鬼知道他一个被逐出家门的王子,说话能有多大分量。

    郝胖郁闷:“我没分量,我妹妹有啊,我有这么牛逼的妹妹,我怕啥。”

    郝胖说着搂住玉妙妙,玉妙妙喂他一口苹果吃。而此时下人也开始端上酒菜。这玄元大陆虽然做饭水平不怎么样,但大户人家吃还是挺讲究的,不会提前摆好等客人上桌,都是人上了桌以后,一大群厨师同时开炒,把最热最新鲜的弄到桌子上。

    酒菜弄好,国王举杯预祝他们此行顺利,然后便开始吃喝闲聊。

    国王问项北准备什么时候走?

    项北切着牛肉:“听上公主的,但现在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就这两天出发。”

    楚怜惜说明日就走,时间紧任务重。这次去又正好赶上乙兵大赛,说项北不去凑热闹那是不可能的。乙兵大赛时间可不短,去晚了都占不到好的房间了。

    郝胖让他们放心,到了宣天还能让他们自己找地方住不成。自己房子多着呢,一人一栋房子都够了。自己早就说了,他们去宣天衣食住行买特产,自己全包,一分钱都不用带。

    玉妙妙说是,让他们住王宫里就行,跟自己住在一起。

    郝胖说不合适,王宫里进出反倒不方便,不能住那里。就住自己的富贵庄园。

    国王开口:“这次我们天龙也有几个后生要去参与赛事,你们带着他们方便不方便?”

    楚怜惜看向项北,项北说自己不管,自己要去一趟蓝海,跟他们在宣北苍原汇合。他们爱怎么走怎么走,自己不参与。

    楚怜惜问他去蓝海干什么?

    项北回答:“跟老楚叔去旅游。”

    “我去,你就不能好好聊天。”楚怜惜不再多问,郝胖想了想:“先生我跟你一起去,我也喜欢旅游。”

    “嗯,那就你也去,你死胖子就是鬼,瞒过了别人没瞒过你。”

    “嘿嘿,那一盆血水,一看就不是洗手能留下的。”

    项北其实就是为了去找那船图,各个国家造船技术都有不同,宣天的就算再好,也有不足之处,也许蓝海的船能加以弥补。所以还是值得借鉴的,不去找来也是可惜,毕竟还搭进去一条人命,这也算是对那枉死之人一份儿交待。

    项北不愿意多说这种杀人找图的勾当,不愿意让人觉得他品格不高尚。其他人也知道事有蹊跷,就不再多问。国王开玩笑:“三弟,你晕血的症状现在好了吗?”

    项北翻个白眼:“当然好了,我师傅是啥都懂的项南大师,治这点病还不容易嘛。不过话说起来,国王大哥您那隐疾如今怎样了?”

    项北一脸戏谑之色,国王挺起腰杆:“已是无碍,重现当年雄风。你那药管用,再加上你带回来的母血草,我现在强的简直不能再强。准备再纳妃妾,生他一窝两窝。”

    楚怜惜让他们俩行了,怎么净说这些。

    一帮人大笑,而这时候项北突然捂住肚子:“我去,有点不对头,你们吃着,我出去转一圈。”

    楚怜惜问他怎么了?

    项北告诉她:“估计有人给我下药了,你们吃着,不是什么重药,没事儿。”

    项北说完,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国王说不对啊,酒菜摆上之前都有试毒,怎么会有毒呢,估计是项北肚子不好吧?

    楚怜惜取出试毒针:“不是,这家伙肚子好着呢,吃啥都没关系,他家乡的人,就没肚子不好这一说。在乱石滩都能把蚂蚁当水果。是他餐具有问题,这毒是给他一个人的。”

    试毒针在项北餐盘里面沾下汤汁,果然立刻试毒针就开始做出有毒的反应腐蚀掉了一点点。

    国王大怒:“去把那城主带来,跟这些餐具有接触的人全部带来。”

    门外守候的龙卫应命,不多时便将所有人带来。城主被带进屋内,一脸不明所以,国王问他餐具为什么会有毒?

    城主听后一脸惊恐:“这是厨中准备的,就在上桌之前还进行了清洗,然后就谁也不得近前,该是不会有问题啊,龙卫监督着来做的。”

    国王命令把摆盘的侍女全带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