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再次上路
    兵冰说没问题,让他放心就好。自己也跟左经理商量过后期的人员增配了,只要人手够,生产会很顺利。

    项北满意:“很好,我就喜欢大家说让我跟上公主放心的话,这样我很放心。不过有些不对啊,上公主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应该回宫跟国王大哥好好聚聚吗?”

    “我跟他聚什么,我从项府出发,不用跟他告别。”楚怜惜让他最好别再废话,说正事儿,说完还得去睡觉呢。

    “好吧,接着说正事儿。这次去不是打架,我决定带上小粒粒去看看宣天的繁华。”

    项北说完,小粒粒一声欢呼:“我也能跟师傅出去了,不过师傅的师傅会同意吗?”

    小粒粒黯然下来,她害怕月蓉不放她走。

    楚怜惜把她抱起来:“放心吧,你以为你跑的了?你比我小时候可惨多了,你师傅的师傅也会同往,路上你照样得修炼。感谢你解救了我,现在师傅都不管我了。话说这么讲真累,为什么不能叫师奶啊?”

    “师傅的师傅看着那么年轻漂亮呢,怎么能叫师奶。”小粒粒就是认定了这个麻烦的称呼。

    项北问楚怜惜,她要不要带个侍女?

    楚怜惜哼哼一声:“你看我现在还有侍女吗?春风秋雨冬雪,哪个不在为公司忙活?”

    “那让妮子跟着你吧。堂堂上公主出访,没个侍女跟着也说不过去,让人笑话咱天龙穷。”

    楚怜惜想了想:“我不抢你的田野小清新,让那温馨跟着我吧。”

    “你随意。”

    项北说完,告诉白雪:“东园不错,现在天气也暖了,用不着暖气,那你派人开始整理吧。我希望等回来以后,那边可以住人了。”

    白雪应命,楚怜惜则一脸坏笑。

    项北问她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笑的。

    楚怜惜问:“东园的布置你看不出来吗?那边是天乐园,专门给家主睡觉,宠幸妻妾的。你这么着急收拾出来,是要有大喜吗?”

    “这我还真不懂,原来睡个觉还有这么多讲究。这么好的地方我不能一个人住啊,要不上公主咱俩一起住进去?”项北也是一脸戏谑。

    楚怜惜让他滚蛋,滚远点,自己还没嫁不出去呢,他排队。

    项北点上烟:“队伍前面一个人都没有,后面也是一个人都没有,有什么好排的?就我勉为其难了。”

    满屋子人开始偷笑,楚怜惜有些脸红,告诉他:“再不好好开会,我斩了你。”

    “明明是你先不好好开会的,我就说打扫个院子,非得说什么天乐园。”

    楚怜惜不再说话,说不过他,净自己吃亏被调戏。

    这绝对是不正经的会议,聊着聊着就不知道聊那去了。这也延长了会议的时间,整整说了一个多时辰。

    第二日一早,同样的情景再次出现,一帮人在门口跟另一帮人告别。走出城外,楚信风一雷跟风筝都在等着,还有几个不认识的。

    看他们出来,一帮人赶紧给楚怜惜跟玉妙妙施礼。施礼过后,风筝欢快的迎上前来:“项哥,我跟你一起去。”

    项北问她父亲同意吗?

    风筝说同意,非常的同意。反正自己是负责做售后回访市场调研的,现在留在家里也没啥事儿干。楚北集团的东西到现在还没配发到军中呢。

    项北捏捏她的脸:“不用说那么多,想去就去,不过我跟你们可不是同路的,我要去拜访一个朋友。你们跟着上公主走。”

    说完,项北问风一雷跟自己走还是跟楚怜惜走?

    风一雷说跟楚怜惜走,因为老爹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的任务就是护在上公主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项北撇嘴:“你咋还干护卫的活呢,好歹也是个金骑的指挥长好不好。”

    项北说完不再理他,问楚信,他带着的这都是些什么人?

    楚信介绍身边女子:“这位是风欣,先生您已是知晓。后面这三位,名字叫雄号,陆晴雷,梁望旭,都是与我共同参加乙兵大赛。”

    项北点头:“不错,一群官二代,雄号我知道你,你爹是宫中二刀大官,当初还输给我一个金币,哈哈。”

    这雄号就是当初跟项北在宫中打赌输给项北一个金币那雄飞的儿子,项北在街上碰到过那雄飞,就聊了聊,知道他儿子也会去参加乙兵大赛。

    雄号施礼:“家父也曾说过此事,说先生厉害,本身不善刀兵,却在风大人与卫国楼郭勋比斗中,打赌赌赢了家父。此事父亲念念不忘,说有机会一定要再来与先生赌过。”

    “再赌我可不赌一个金币了,那时候我身无分文,输多了怕上公主不给我还钱,现在不一样了,我要与他赌一百金币。”

    楚怜惜问他现在难道就有一百金币了?

    项北赶紧闭嘴:“没有,怎么会有呢,我有多少钱你最清楚。不聊了,赶路要紧。我与老楚叔还有胖子先走一步,你们就慢慢走吧。”

    说完项北抱起小粒粒:“路上听师傅话啊,不要乱打闹知道吗?”

    小粒粒点头:“嗯,我最乖巧了。”

    “以前是,现在够呛。”项北对这保证没啥信心,说完把她放下,跳到马上,跟楚惊天还有郝胖一起离去。走了没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玉妙妙的声音:“小粒粒快来,上我的自行车,我带着你走。”

    听到这话,郝胖跟项北打趣:“先生,照这么看来,我们三个就算绕一个大远路,可能也比他们到的更早啊。”

    项北赞同的点头,有玉妙妙在,这帮人没个十天半个月估计赶不到宣天。

    而也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国王带人到了项府。左蓝跟夏花都已经出城,兵冰跟白雪带人迎了出来。

    “参见国主。”

    国王将兵冰扶起:“姑娘不必如此,姑娘为国家重器操劳,实在辛苦。我这次来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带来了百名龙卫,从今天开始,项府前街封闭,不再允许他人jin ru。姑娘就安心做事就好。”

    “替家主谢过国主。”

    “不必客气,等那三公主回来,你告诉他,百名龙卫她可以任意调派。如果不够,直接给我传讯,需要什么也跟我说就行。”

    “是,感谢国主。”兵冰没有想到,楚怜惜跟项北刚走,国王就亲自赶来给项府增加保障,这绝对是够重视了。

    国王伸出手来,旁边近卫递上一个盒子。国王交给兵冰:“这里面是些许首饰算赏给你的,一定在夏日到来之前,给我将所需之物准备充足。”

    “是,谢国主赏。”兵冰没想到,自己还有钱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