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楚信心中
    国王让她去忙吧,不能耽误她的时间,让白雪带自己随便看看。

    兵冰退下,回到车间打开盒子,里面全是贵重的女子首饰,能值个几百金币。

    把东西都放在抽屉里,兵冰苦笑:“国王亲自来关照,这是让我拿命拼啊。不过我还是只能按照先生制定的计划生产,否则怕是会出问题,这些东西可不能操之过急。”

    兵冰心里清楚,不管你怎么催,自己也不能乱来。绝对不能加班加点让工人疲劳工作,更不能简化流程。这些都是危险物品,弄不好项府就没了。国王门外汉,自己可不能听他的。

    国王东西算是白送了,送出封赏之后,国王让白雪带她往厨中走去,去看望小粒粒父母,小粒粒全能法师的身份他也绝对看中。还专门要把小雨接进宫中去陪豆豆玩,没有别的原因,怕孩子吵闹会影响到后院的生产,考虑不可谓不周到。

    项北与楚惊天还有郝胖快马加鞭,一路来到了蓝海,他们先去了白鱼城。

    在城内休息着,项北给楚惊天把酒倒上,告诉二人:“按照左蓝的说法,她临离开蓝海之前,骗那刘老板大肆收购粮草,就送到了这白鱼城。这刘老板是偷偷干的,那就不会走官道,明日我们往西北走山中道路看看,是不是有粮草分散着往这边运来。”

    楚惊天说没必要,直接去白鱼山的仓库瞅瞅不就行了。

    “不要出现在那里,让人发现了不好。我们走小道,只要确认刘家商号的车有从那里走,就立刻转到官道去。”

    “那万一是别家恰好往白鱼城运粮呢,只碰到几辆车没法确定吧?”

    “不,不是几辆车,我们碰到一辆车就改路。他们要是正经运粮,不会走那土匪出没的小路的,有一辆车就能确认。只要是刘家商号的就行。”

    “既然偷偷干,他们不会佩戴商号标志的。”

    “看车啊,商号都有自己的车。而且标记都做在右边车身之上,只要标记的位置挡起来了,那就是他们。别的商号可不会这么干。”

    “万一山中农民运粮呢?”

    “看马喽,农民驴车多,马车也不是什么好马。”

    二人点头,项北这么一说,还真是走在路上看看就能确认。用不着去偷偷摸摸的跑人家仓库去。

    项北问楚惊天,那藏宝图上标注图纸在什么地方啊?

    楚惊天回答,在海边龟壳山的龟壳石。他问项北,既然是在这个地方,直接写下名字不就行了,有必要画什么藏宝图吗?

    项北好笑:“藏宝图自然有藏宝图的作用,我不跟你说了嘛,我们没那么容易找到。”

    “那会有多麻烦,难不成还要破解机关?”

    “一个老头,能布置哪门子机关,我们没那么容易找到,也没那么难找到。放心吧,到时候去看了就知道了。楚叔我给你倒酒,你说怜惜妞现在能到哪了。”

    项北给楚惊天倒着酒问道,三人随意聊着。而此时楚怜惜他们也已经住下了,没有住在酒楼当中,就住在荒郊野外。

    楚怜惜无趣的在火上烤着肉说:“老项他们应该到蓝海了,而我们却还没走出天龙。小公主你说我们是走千绝谷过吕昌,还是绕千绝山东边,然后顺着吕昌跟圣海的边境走?”

    玉妙妙问哪个近?

    楚怜惜说都差不多,但走吕昌中间,路应该好走一些。只是如今天龙与吕昌交战,从这里过去,恐怕盘查颇多。但也无所谓,她是宣天小公主,不怕查。

    玉妙妙说走吕昌跟圣海的交界处,自己就不喜欢好走的路。自己的车避震那么强悍,走好路岂不浪费。

    楚怜惜服,给她做个避震成了她淘气的理由。

    楚怜惜闻一闻自己弄得烤肉,一阵摇头:“老项不在,吃饭都吃不爽,这什么玩意儿啊。楚信你给我过来。”

    楚信跑过来:“姑姑,什么事情。”

    “你的烤肉呢,给我,我这个烤糊了,给你吃。”楚怜惜挺坏,自己的烤糊了,就要人家的。

    楚信也没办法,谁让她是小辈儿呢。只能交换。

    楚怜惜咬口肉:“要是先往东的话,我们明天还走不出天龙。但也不能再这么露宿荒野,阿信你看看地图,找一个镇子什么的,明天我们定下目标赶路,必须走到才可以休息。”

    听到这话,玉妙妙不乐意了:“姐姐你是不是嫌我耽误时间了?”

    “没有,大家一起走的,怎么能说你耽误时间呢。”

    “明明就是,放心吧,明天我们放开了跑,先跑出天龙再说。”玉妙妙一把将楚信的地图夺过来,照着夜明水晶看了看,最后指着一处:“明天我们到这里,吕昌的一个小镇子,然后从这里再往东,走到边境直着往南进高湘国,然后在高湘国吃一顿甜甜的高湘蒸糕,然后再直着往南,进宣北苍原,跟先生汇合,然后去老马家蹭顿饭,再去天城。算一算还得好多天呢。”

    楚信问老马是谁?

    玉妙妙对他做个鬼脸:“要你管,到时候你们都不准去,找地方等我们。老马不跟你们做朋友。”

    楚信尴尬,没想到自己堂堂王子,交个朋友都没资格。他问楚怜惜:“姑姑,项府那位冷姑娘怎么没跟你一起去宣天啊?”

    楚怜惜皱起眉头:“你打听她干啥,一路上你小子好几次想问我话,就是想问她吧?”

    楚信不承认,说自己就是随口一问。说那冷月自己在狩猎场一见,的确箭术高明,所以很是崇拜,想有机会能让她指教一二。

    “指教一二?”楚怜惜不信这鬼话,告诉他以后离冷月远点,敢起什么心思,小心被一箭射掉脑袋。

    “不敢,不敢乱有他想”楚信虽然这么说,但明显言不由衷。只是听说冷月事迹的时候,他很想见一见,却并无特别的想法。但是在见到冷月真容以后,就发觉自己恋爱了,那个女子太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惜国王提醒过他,不准对项府的人打主意,现在楚怜惜也警告了他,他觉得自己可能真没希望了。

    回头看看另一边跟风筝一起烤肉的风欣,怎么看都觉得,没有冷月那种气质更吸引自己。这风欣虽然长得好看,也出身武道之家,本身更是同龄者当中的佼佼者,但性格之上,却又太似普通女子。娶来为妻可以,若要倾心却是很难,楚信还想找一个能够倾心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