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破玄机
    项北三人第二天跑进山中道路,一路观察过往车辆,但碰上几辆都是山中农民的驴车,拉的也都是些乱七八糟。跑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看到两辆马车拉着一大堆马草走来。

    三人直接与马车交错而过,路过之时简单看了一眼,郝胖告诉项北:“先生,该是没错,那就是刘家商号的车。标记遮挡,人员没有统一的服装,但脚上的鞋却还都是统一的。肯定不是农民运草。要不我们再往前看看,还能不能遇上。”

    项北说不必了,不用做那么多确认,赶紧走大路上去赶路,快些到海边。

    三人横跨整个蓝海,虽然身下马匹都是脚力超好堪比桑塔纳的金斑马银斑马,但到海边的时候还是第三天了,无奈马匹不是喝汽油就能跑的啊,半路得停下来休息。

    听着海浪的声音,看着海水冲刷岩石,项北忍不住赞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说:“这块大石头真像个乌龟壳啊。”

    郝胖问他要不要钻进壳里当一回王八?

    “我倒是不想进去,可不进去怎么找啊。”项北说完,率先钻进龟壳的脑袋里。

    龟壳里光线很暗,郝胖取出夜明水晶:“先生,这可能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项北问他怎么讲?

    郝胖回答:“这可能真的就是乌龟壳,翻海石龟的壳,一种特别凶猛特别庞大的海兽,同样也很稀罕,在远海之处才有,一般人都见不着。只有我们宣天的船可以远航,所以才有幸见过。”

    项北问为什么是石头啊?

    郝胖回答,翻海石龟死后的壳就会变成石头。他们见到的那个被他们杀死了,也是艰难爬到了海岛上变成了石头,就这个样子,错不了。

    “你们还真是一点保护珍稀动物的意识都没有啊。”项北听到那么大的乌龟被他们杀死就不高兴。

    郝胖说没办法,那家伙攻击船队,两艘船都被它弄出来的海浪掀翻了,不杀死怎么行。

    三人一边聊着一边找,可是转了三圈,也没发现什么图纸。楚惊天问会不会是把船图刻在乌龟壳上了没注意到?

    项北让他拉倒,以为船图就是一张两张啊,得是一大摞才对。谁去刻啊,想累死不成?

    “那你说我们怎么办,在这王八壳子里找个十天半个月?”楚惊天有些找烦了,自顾自的站到尾巴的洞口上看海喝酒。

    项北走过来:“到了这种时候,就要取线索了,老楚叔把藏宝图给我。”

    楚惊天把图给他,说这就是一副蓝海的地区图,能有什么线索。

    项北仔细瞅一瞅说:“老楚叔你也说了,既然这个地方并不隐秘,直接写下地点就好,费事画个图干什么。所以这图中一定有线索。”

    项北上下翻看,左右**,寻思着这图是不是经过了什么特殊加工?可是弄了半天也没发现有问题。

    项北让郝胖取一张自己带的地图看看。

    郝胖给他一张,他找到藏宝图上这块区域,一对比就发现问题了,让两人仔细看,这藏宝图上标注的地名很多不对,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惊天看一眼,说可能那老头是老年痴呆吧。

    项北翻个白眼,这老头真没法聊天。问郝胖有没有剪刀?

    郝胖说没有,谁带那玩意儿。

    “那就用刀”项北取出匕首,对照着藏宝图上错误的地名,找到地图上正确的地方,然后给把那块地方割下来。

    郝胖看的好奇:“先生你弄什么呢,好好的一张地图让你毁了。”

    项北蹲下地来,把匕首收起来,然后就把割下来的地图开始拼凑,不是按照地理位置拼凑,而是按照形状,就跟拼图一样,最后凑来凑去,所有地图碎片拼起来,正好是一个乌龟壳的样子。

    项北问他们俩怎么样,现在看明白没有?

    郝胖赞叹:“这老头挺会玩啊,原来玄机在地名当中,找到地名所对应的正确地图拼起来,正好是一个乌龟壳。可是没用啊,船图在哪里?”

    项北指了指乌龟壳的最下面:“这不很清楚嘛,拼成的这龟壳图,就代表这龟壳石。而管辖这龟壳山的城池,正好拼成了这龟壳图的屁股,那地图就在这龟壳石的屁股处。”

    楚惊天再次站到这龟壳石的屁股洞口:“这屁股上没看到什么啊。”

    项北提醒他:“下面,这龟壳石屁股是悬空的,底下是海水,你到龟壳底下去看看。”

    楚惊天点头,一跃而下,跳到海面上以后脚下轻点,一刀插进岩壁当中,手伸向了龟壳底下悬挂着的一个箱子。

    一边往下摘他一边骂骂咧咧:“还真是会藏,此处有一处凹陷,箱子放进去,不到底下来根本看不到,可底下是海水,谁闲着没事儿下来啊。”

    说完箱子也取了下来,然后脚下一撑,一把抓住龟壳屁股,把箱子扔进来,人也跳了上来。

    项北把箱子砸开,立刻就看到了被油布包裹的一大堆图纸。随意翻看一下,说没错了,东西找到了。

    全部收进包中,告诉二人,此处野个餐,就立刻开路,这下可以直入宣天了。

    项北开始烤肉,郝胖摆弄着地上的一堆碎地图:“先生你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这也太难以发现了。”

    项北告诉他很简单,藏宝图是唯一线索,不用想别的,就想图上有什么玄机就行。而这些图上是些乱起八糟不搭边的城地,那就想办法让他们搭起边来。

    郝胖说服,说干脆自己给小粒粒当师兄,也拜他为师算了。

    项北让他少扯淡,他要拜师也是二弟子,是小粒粒的师弟,还有没有个先来后到了。

    俩人随意的开起玩笑。楚惊天却是长叹一声:“我看中的那弟子风宇,怎么到现在没给我答复呢,难道他还看不上我不成?”

    项北问他:“你为什么不考虑小虫,我看你平时也会教他啊。”

    楚惊天说不行,小虫来历不明不白,虽然的确挺聪明,但不敢随便收。等以后弄清楚他来历再说。

    项北问他那小虫跟在他身边,有没有做过什么怪异的事情?

    楚惊天说没有,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平时干活挺麻利,吩咐着特别好使。教他点功夫也是学的认真,没有其他的,可以说老实的不能再老实,平时连项府大门都不出。

    项北说这样好,越是隐藏的深,越有探究的意义,自己早晚要把他的秘密给挖出来。

    项北信誓旦旦,对他来说,探究别人的**,就是那么好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