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会喷火的鸟
    三人吃饱喝足便再次赶路,赶到宣天境内的时候,已经是整整八天多过去。宣天在最南边,要过了蓝海圣海跟宣一国,实在太远了。

    这宣一国是宣天的附属小国,连自己的兵力都没有,但任何国家不得对其发起攻击,否则视为对宣天的攻击。所以国民活的倒是挺安逸,比其他国家还轻松自在。

    进了宣天以后,他们又往回绕,绕回到宣北苍原,等待楚怜惜他们。

    空中传来鸟鸣之声,三个人抬起头,郝胖说不得了,被草原上的土匪盯上了。

    说着话,双指放入口中,模仿出一串鸟叫之声。

    他叫完之后,空中黑舌隼也发出两声鸣叫,然后就飞走了。

    项北问他干什么呢?还会说鸟语?八级?

    郝胖告诉他,这算是鸟语吧,那黑舌隼能听懂是自己人,回去报信儿去了,一会儿就该有土匪来接他们了。

    项北问他们走了,碰不上楚怜惜他们怎么办?

    郝胖说没事儿,这草原上马王有绝对控制力,有条狗从这里经过都能发现,用不着在这里傻等着,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就那帮人的赶路速度,三天以后能来就不错了。

    “那我们要等三天吗?还是先去宣天王城?”项北问道。

    郝胖说等着吧,反正也不着急,生意上的事情,只是见一见国王而已,主要还是他们双方来商谈。至于乙兵赛,也还有半个月呢,赶得上。

    项北说那干脆在这草原上当土匪,帮老马也干点活儿。

    郝胖说还是算了,这事情虽然好玩,但专业不熟悉啊,人家土匪有讲究的,他们几个又不懂。别给拉低了专业形象,那不让天下人笑话老马嘛,不好。

    俩人正说着,草原远处一队人马跑了过来。郝胖眼睛看的远,告诉他们:“是迟到亲自带人来了,看来他就在这一片活动呢,这下好,有熟人最好。”

    项北问他能把迟到跟迟退这对双胞胎分出来吗?自己都分不出来,在寒城的时候是靠看衣服,现在估计衣服也都换了,还怎么分?

    郝胖告诉他能区分,迟到所有衣服上都绣着一朵牡丹花,因为他有个老婆是做刺绣的,全家人衣服上都会被绣上花朵。爱好放不下,没办法。

    项北好笑,还有这种操作。

    而迟到离着大老远也认出了他们:“胖子,项兄弟,这么快就来找我喝酒了吗?”

    项北抱拳举起:“想念老哥啊。”

    “哈哈,别只是说好听的吧,如果我没猜错,你们是去宣天有事才对。”迟到跑过来拉马停下,双方都是下马。

    郝胖问他:“老迟你怎么亲自跑这里来了。”

    迟到搂住胖子:“这不是乙兵赛要开始了嘛,这里是一条主要的通道,我来这里亲自监督打劫,别让那帮兔崽子把人都抢光了。”

    项北问这是为何,有钱不抢吗?

    迟到告诉他:“这是跟宣天达成的默契,我们只抢一成,乙兵赛是大事情,宣天也是关心的很。要是把人全抢成乞丐,国家肯定要派兵来开辟安全通道,那我们不就一成都没得抢了嘛,这就是过路费,一般来的也都懂,会提前把钱都准备好。要是不想交这钱,那就绕路草原之外去吧。这也是我们不能抢光的原因,大家都去绕路了,我们还吃什么啊。”

    项北说有道理,问马离得王远不远,自己还给他带了天龙的好酒呢。

    迟到不乐意:“没给我带啊?”

    项北说“当然有,不过都在上公主车中,我们带着不便。上公主可是拉了一车礼物呢。”

    “这妮子懂事儿。你们跟我走吧,老大在草原城呢。我让人在此处等那上公主,不会把他们错过的。”

    迟到刚说完,正准备开路呢。空中传来鸟叫之声,迟到仔细听一听,告诉项北:“北方有车队过来,而且很大,我们看一看再走。”

    项北说不会是上公主这就到了吧,有点太快啊,这什么情况?

    一帮人原地等待,很快一大堆人马出现在视线当中,一看那造型与众不同的马车,车顶上还有自行车,就是楚怜惜他们没错了。

    车队快速的驶来,一看到他们,玉妙妙就从车里跳了下来,跑到郝胖的怀中哭起来。小粒粒也跑到了项北怀里,但没有哭,还很高兴的样子呢。

    郝胖问玉妙妙怎么了?谁欺负她了?

    玉妙妙咧着嘴:“一只会喷火的大鸟,我们进了高湘国不久,就突然跑出来了一只大鸟追着我们喷火。那鸟好厉害,楚姐姐的狂风雕都打不过它,被它一口火焰就掀飞了。尹叔叔也不行,那鸟下来跟他打他都打不过。要不是姐姐身上那毛球出来一路跟它斗过,我们根本活不了。”

    玉妙妙委屈的说完,还自己嘀咕一声:“不过那鸟好漂亮呢,浑身金色的火焰可好看了。”

    毛球在楚怜惜身上,项北还是怕那狂风雕反水,虽然没有任何迹象,但还是不得不防。现在看起来,还幸亏让她带着毛球。

    项北问楚怜惜,真的连毛球都不是对手吗?

    楚怜惜说是,毛球好像搞不过人家,好几次被烧得乱窜。不过自己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那毛球竟然不用变成那黑白的圆点,也能飞起来,只是飞的好慢,跟那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比普通小麻雀都差远了。

    项北让毛球出来。

    毛球出来一脸呆萌,好像啥也没听懂的样子。

    项北把小粒粒放下,捏着毛球的脸:“你老实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

    项北问完,毛球却自顾自的去翻他背包,翻出一大摞船图,很不高兴的扔一边,然后继续翻。

    项北把背包合上:“行了,没肉,都吃光了,一会儿带你去吃大餐。咋这么馋呢,问你正事儿啥都不说。”

    项北没好气的说完,把它抱到马上,把小粒粒给楚怜惜,告诉迟到开路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一行人开始赶路,玉妙妙跑到了郝胖的马上,跟郝胖还在讲那大鸟呢:“哥,等回去以后,我们找禁空武者跟通天法师来给我报仇,一定要把那鸟活捉回去。可漂亮了,头顶上的火焰还能形成王冠呢,简直就是鸟中的帝王。”

    郝胖说还是算了,连毛球都搞不定的鸟,禁空武者跟通天法师来了白送人头。

    玉妙妙问毛球那么厉害吗?

    郝胖转头看看后面楚信他们,示意它不要多说,自己回去再告诉他。

    而此时项北则回过头来:“小妙妙,你说那鸟头顶上有火焰王冠?”

    玉妙妙说是,问他难道知道是什么?

    项北取出纸笔,推毛球在马背上趴下,然后就画了起来。画完之后,问玉妙妙那鸟跟自己画的像不像?

    玉妙妙点头:“对,就是这个样子,羽毛好长,好漂亮,还带着火。先生你怎么知道的,这是什么战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