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牛气庄园
    项北没回答,而是问她当时那鸟跟毛球的打斗激烈吗?

    玉妙妙说不激烈,那鸟攻击人的时候凶,攻击毛球反倒是看起来没那么厉害。

    项北好笑,把毛球翻过来面对自己,捏捏它的胖脸:“是咱老乡,感觉到你了,出来跟你玩的对不对?”

    毛球一爪子捂到他脸上,把他推开以后自己转过身去不理他。

    玉妙妙问项北:“先生你刚刚跟毛球说什么呢,我没听清。”

    项北说没什么,告诉她那鸟叫朱雀,但不是战兽,是灵兽,战兽那就侮辱它了。

    说完自己心中好笑,这帮家伙竟然因为毛球跟小伙伴玩耍,吓得跑这么快赶来了。更没想到,这里还有朱雀灵鸟,老家的伙伴不少啊,有时间得去找找。

    草原城是宣北草原上唯一一座城,城池规模还不小,里面也有驻军。一进城来,城墙上就有一队士兵跑了下来将他们拦住。

    士兵头头对迟到见礼:“三当家,您带回来的这些人,能不能让其中法师录个信息。”

    迟到问项北:“你的人里还有厉害的法师吗?”

    项北还未回答,月蓉从车中下来,交给士兵头头一张证件:“我是天龙万元阁法师公会的七级木行法师月蓉。”

    士兵头头看一眼:“欢迎法师大人光临城内。”

    月蓉点点头,回到自己车里。士兵头头对迟到赔礼:“实在对不起了三当家的,上头就这么要求的,不是不给您面子。”

    “没事儿,你们保家卫国,就是要一丝不苟,别让敌人有可乘之机。”迟到拍拍对方,一副长官勉励手下的口吻。

    一帮人继续进城,项北提出疑问:“迟老哥,我以前只知道,超过五级的元法师,jin ru一些重要城池会被探测到,可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老哥能跟我说说不?”

    迟到告诉他其实没啥,就是城外到城门口,一路装有很多元光石,能感应到高级法师。毕竟高级法师一旦放大招,那对城池的威胁是很大的,所以不监控不行。不过只要有各国法师公会承认的文书,行动不会受到阻碍。而且有些收费的城池,还能免费呢。但野法师就不行了,要么别进城,一旦进城,会有人一天到晚的盯着,不想被盯着,就去找个国家投靠办个证吧。

    项北懂了,当法师还挺多事情呢。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一脸坏笑:“这里的士兵怎么跟你们土匪这么熟啊,不来抓你们?”

    “因为这里是我们活动的总部啊,他们抓什么啊,打都打不过我们。再说了,城主还是我们的老五呢,城卫军统领是我们老九,让他们自己抓自己啊。”

    项北干笑两声,搞半天兵匪一家的。而且还一家的这么光明真大,真是有够嚣张。

    小粒粒蹲在楚怜惜的马上:“师傅啊,我什么时候能像师傅的师傅一样,可以进城都被人检查文书?”

    楚怜惜翻个大白眼:“你想的美,你师傅我现在都还没那资格呢。”

    说着楚怜惜转身告诉楚信,让他带人找个酒楼住下,今天不走了,明日一早再赶路。

    迟到说这怎么好,一起去就是了,要不让人说马帮待客不周。

    楚怜惜说没事儿,他们都是去参加乙兵赛的,顺路同行而已,没打劫他们就不错了,还请他们吃什么饭。

    苏苏请示项北:“先生,我跟夏花与大王子他们都去酒楼了,就不跟着先生上公主了。”

    项北点头,月蓉说也跟夏花他们同去酒楼。

    玉妙妙告诉尹火,让他也带人去酒楼住下,这城内自己无需保护,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

    尹火有些为难,但想想他也不是人家老马的对手,有啥事儿自己也没招,最后也只得退去。

    小粒粒问楚怜惜:“师傅,我跟那位马伯伯也不熟,我也跟夏姐姐去酒楼住吧。”

    楚怜惜捏捏她的小脸:“你少凑热闹。”

    一行人横过了整个城,在草原城的最西南之处是一个巨大的庄园,庄园上面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牛气庄园,这几个字的后面,还画了一头气冲冲的大角牛。

    项北看向玉妙妙。

    玉妙妙对他灿烂的一笑:“是我做的啊,这名字也是我起的,以前叫马爷庄。我跟你说啊先生,这是唯一一块我没画猫的牌子。”

    项北有些羡慕:“还是老马有面子啊,我的就只能是猫。”

    “你没让我给你画牛啊,这是老马要求的,他说自己是土匪老大,画猫不好看,就让我给他画个大牛。你要是喜欢,再去天龙的时候,我送你同款就是了。”

    项北说猫也挺好,怪可爱的,不用换了。

    这时候马王也从庄园里迎了出来,大嗓门一开口听着就热情:“哈哈哈,小项,胖子瘦子,你们都来了,快快进来。门口干啥呢。”

    一帮人下马,项北告诉他:“看你府前这牌匾。”

    “不错吧,小瘦子亲手设计的,你项府也换了吧?”老马对玉妙妙的作风也是熟悉的很,知道她去了项府,项府牌子就一定换了。

    项北说换了,比以前好看多了。

    “对,小瘦子这手艺不错。”老马说着,还摸了摸玉妙妙的脑袋。然后一眼看到小粒粒,就给一手抱了起来:“小项啊,这就你那小徒弟吧?你提起过的。”

    项北说是,让小粒粒快喊马伯伯。

    小粒粒喊了一声,老马不要脸的伸出老脸来,让人家亲一口。

    小粒粒听话的亲了一口,老马抱着她转身:“走吧走吧,都家里去。小粒粒我跟你说啊,你马伯伯家里可多好玩的了。”

    一行人jin ru院子,突然一个小男孩拿着把剑从草丛里冲了出来,指着老马:“站住,可恶的大强盗,放下那个可爱的小妹妹。否则休怪我手中宝剑无情。”

    “你可臭小子,我是大强盗,你是小强盗。”说着把小粒粒放下,那小孩立刻把小粒粒拉到身后:“小妹妹不要怕,我保护你,我们速速后退。”

    小男孩拉着小粒粒跑进了花园中,躲进了一堆假山后面。老马对他大喊:“别欺负妹妹,否则我打出你小子屎来。”

    小男孩没有回应,此时躲在假山后面把糖分给小粒粒,叮嘱小粒粒不要出声,等强盗走了他们再出去。

    小粒粒含着糖点头。

    项北好笑:“老马,那你孙子吧?你这后继有人啊。”

    老马尴尬:“打了一辈子劫,回家被这臭小子打劫。不过这小子我的确喜欢,有我当年的风采。但他可不能当强盗,长大后你在天龙给他谋个差事。强盗是不能做了,名声还是差点。这小子天赋很高的,今年七岁,玄力五重,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