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许鸣禽
    楚怜惜问郝胖,玉妙妙那边怎么样?检查的队伍有没有开始上街?

    郝胖说队伍已经上街,但没有跟平时一样提前传下消息。而且这次检查,就从那个许鸣禽的鸣禽楼开始。

    “我们去转转”楚怜惜在家里也是为项北担心,觉得还不如去逛逛。

    郝胖问她一个女子家的,去青楼不太好吧?

    “我们不进去,我们去后门,告诉小妙妙,派人到后门之处躲起来。”

    楚怜惜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剑开始离开。这是项北的剑,项北躺下之后她就带在身上,她要用这把剑,亲自斩掉幕后真凶。

    郝胖没再多说,跟着楚怜惜出门,楚惊天要跟着一起,她告诉楚惊天就在项北门前守着,哪都不能去。

    郝胖说没必要,自己府上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楚怜惜说自己不放心,自己被吓怕了,没事儿也要守着。说完往项北房间之处看一眼,左小福在门口盘膝而坐,小粒粒靠在她身上,把玩着指尖陀螺。

    自从项北受伤,小粒粒也不练功了,每天就陪左小福在门口守着,偶尔进去看看项北,看到还没醒就红着眼圈出来。

    郝胖拉一下楚怜惜:“先生没事儿的,还是那句话,我总感觉先生知道这一切。他在躺下之前,行为太怪异了,问我只要金币不要钱票,还让我闪远点,说用不着我保护他了。后面项南大师提了一句,让他不准作弊,说要是挂了就真挂了。他这才消停。这一切都能证明,他知道自己要受到攻击,而且很愿意受到攻击。”

    楚怜惜点头:“知道,他肯定知道,但知道才让我更害怕。如果不知道,那他躺在那里,没死总能醒来。可是如果知道,那可能就真的醒不来了,或是死亡,或是活着却一直躺在那里。”

    “这怎么讲?”郝胖不懂。

    楚怜惜说:“我想了一夜,关键之处就在于他找你要金币。他经常说,也许他死了就可以回家,能让他受伤还脸上挂着笑容的,也只有回家这件事。我们的金票他老家肯定用不了,但金子却同样是贵重金属。”

    楚怜惜说的黯然,郝胖问:“上公主你的意思是,他找我要金币,是因为他要回家,他回地球了?”

    楚怜惜轻轻叹息:“回家了,他还会回来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