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玄阴草
    “我陈家可是有星变境强者,我哥哥更是在东双山脉之中,你要是杀了我,你必死无疑!”陈天磊暴吼道,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陈家!”

    此时丘仟和两女惊呼一声,瞪着眼睛看着陈天磊,裴思妤指着陈天磊更是不可思议道:

    “难道他就是陈天磊!”

    陈天磊在大家族之中名头并不响亮,但对小家族和散修却是如雷贯耳,仗着自己的实力和家族背景欺行霸市,奸淫掳掠,很多人对他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

    看到墨风毫不犹豫就对陈天磊下杀手,三人吓得跳起来,丘仟连忙喊道:

    “星渊,你不能杀他,陈家我们得罪不起!”

    “他哥哥可是陈天雄,星印九重强者,若是杀了他,我们都会死!”

    墨风动作一顿,陈天磊见到满脸狞笑,得逞道:

    “小子,你还是……”

    “嗤!”

    墨风手中战斧一转,鲜血从陈天磊喉间迸溅!

    “你!”陈天磊不可置信的看着墨风,他不明白,墨风为什么听到他的背景还敢杀他,还杀的这么果断。

    “完了!”

    丘仟三人看到眼前一黑,得罪了陈家,陈天雄还在东双山脉,这些完蛋了。

    “你们怕什么?”墨风收起战斧,淡淡道。

    三人苦笑着摇头,他们能不怕吗,得罪了这么强大的人,随时都可能小命不保。

    “你们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墨风摇头道。

    三人眼睛一瞪,丘仟懊恼的一拍额头。

    “我真是笨,只要不传出去,谁能知道!”

    “嘎吱!”

    此时一声轻响,墨风霍然转头看去,只见被他打飞的那个男子挣扎着在逃跑。

    “想跑?”

    墨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随手操起一柄利剑,掷出去,直接将那人来了一个透心凉!

    都解决了,墨风从陈天磊几人身上搜寻了一下,找到了十余颗星兽核,等级都还不低,还有两百多星石。这次虽凶险,但收获颇丰,转身拿起削好的树干,耸肩道。

    “走吧!”

    “等一下。”裴思妤喊道,有些羞赧的看着墨风,指着裂重蜥蜴的尸体道:

    “这裂重蜥蜴能不能给我们,我们急需裂重蜥蜴救父亲的命。”

    “可以。”墨风点头道,一头一阶五级妖兽而已,反正又不是他杀的,自然是没有意见。

    裴思妤脸上一阵欣喜,又转头看向丘仟,眼中带着询问。

    “姑娘尽管拿去,我只是帮帮忙而已。”丘仟咧嘴一笑,道。

    “谢谢两位。”裴思妤千恩万谢,和裴思静一起去将裂重蜥蜴的星兽核和苦胆挖出来,好好的装好。

    “对了,阁下,还未请教你的名字?”

    “星渊。”

    “星渊阁下,我们能跟你们一起同行吗?”

    “你就不怕我们对你不利?”

    墨风反问一句,裴思妤顿时哑然,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

    “我相信星渊阁下不是这种人。”墨风挑了挑眉头,微微点头,带着这两个姐妹花,貌似挺不错的。

    四人一起同行,在他们走后不过半天,一行人走到这里,看到一地尸体被吓得一跳。

    “那是陈天磊?”

    “是谁杀了他!”

    众人惊吓之后立即找着蛛丝马迹。

    “执事,这树上面刻着字!”

    “星渊!”

    ……

    四人同行,一路上丘仟不断跟两女说话,裴思妤微笑着不断回着,但目光一直流转在墨风身上。裴思静性格则活泼的多,嘴上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不过不是跟丘仟说,而是围绕在墨风身旁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着各种问题。

    丘仟看着墨风一阵郁闷,他都说的口干舌燥了,但两女的注意力从始而终都没有在他身上,全部都在关注着墨风,偏偏墨风还爱答不理,两女却更加带劲,让他更是郁闷。

    “现在的女人都是这样吗?”最后只得苦笑一声,得,自己英雄救美没讨到好,风头被墨风全部抢去了。

    “哎,星渊,刚才看你一直在那里削这木棍,到底有啥用?”走了半天,丘仟看到墨风背后背着的树干,不禁问道。

    “好东西。”墨风回道。

    丘仟一耸肩,得,等于没说。墨风自然不会说详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树干是十分罕见的一种药材,名为灵精树,这灵精树是突破丹药的重要一味药材,炼制成任何丹药都能够助星印境突破两重。

    不过这灵精树必须要成熟才能够作为药材,幼苗根本无用,可要成熟往往要上百年的时间,而且极其罕见,极少有人认识。墨风一眼就认出来了,成熟的灵精树在他手中炼制出来丹药至少能够突破三重!

    “找的东西不是太多了,再找几味药材和一颗一阶九级星兽核就行了。”墨风心中计量着,药材好找,但这一阶九级星兽核就太困难了。

    “思妤,你父亲应该是中的是火蝎毒吧?”墨风忽然站定脚步,转头看向裴思妤。

    裴思妤一愣,转头看着墨风满是惊诧,她可是什么都没有跟墨风说,他是怎么知道她父亲的情况的?

    看着裴思妤满脸讶然墨风微微一笑,指着远处一株长得茂密的小草,道:

    “裂重蜥蜴的星兽核能炼制的丹药无非是冰心虚灵丹,而冰心虚灵丹最难找的一味药材就是玄阴草对吧?”

    裴思妤看着墨风彻底愣住了,墨风说的全都对,一点都没有错。

    “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难道他是丹道大师不成?”裴思妤看着墨风的目光一变再变,甚至以她沉稳的心境都开始像裴思静一样看着墨风眼中开始冒星星,一个炼丹师那可比星印武士珍贵太多。

    尤其墨风还这么年轻,不禁让她产生崇拜之意。

    看到裴思妤的崇拜墨风微笑着摇摇头,指着那一株小草,道:

    “哝,你要的玄阴草就在那里。”

    “在哪呢!”裴思静在一旁看着墨风就如看心目中的男神一般,连忙顺着墨风的手指看向那一株小草,漂亮的脸蛋顿时一僵。裴思妤缓过神来也转头看过去,嘴角一抽,眼中充满质疑,那小草是路边随处可见,怎么可能是珍贵的玄阴草。

    “星渊阁下,你不是在说笑吧?”转头看着墨风,裴思妤开始怀疑对墨风的猜想。

    “星渊,你就别逗两位美女了吧。”丘仟也质疑道,甚至脸带不爽,虽然墨风说的条条是到,但这是关乎人家父亲的性命,还在这里开玩笑。

    还在找”太古战尊”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