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是时候收点利息了
    ,!

    “那个,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你们也不能妄下结论吧。”易景林讪讪的说了一句,转身连忙离开走向高台。

    “切!”

    看着易景林慌忙逃窜的身影众人不屑的一摆手,董正钰看着易景林这个活宝,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跟着走过去。

    “月珍长老。”邹天一走到李月珍面前,墨风在后面挟持着杀手,杀手口中流着血丝看着李月珍,浑身一颤,转头看着墨风,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

    “不会吧,他要这么疯狂?”心中想着,若是那样的话也太疯狂了,直接就能掀起两宗大战,稍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邹长老。”李月珍站起身,看着墨风抓着杀手心中一颤,升起一股不妙。

    “月珍长老,你这次做的也太过分了吧!”邹天一冷厉看着李月珍,暴喝道。李月珍心脏再次忍不纵狠一跳,强装镇定道:

    “邹长老,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句话一出,已经显出她的气弱了。

    “哼,什么意思?”邹天一冷笑一声,转手指着杀手,喝道:

    “你还用我说是什么意思吗?你心中就没有一点数?”

    李月珍看着杀手在墨风死都不能,呼吸都开始变得气促,已经有点手足无措了。

    “不能慌,这老东西不会这么疯狂的。”心中安慰自己,深吸一口气脸色沉了下来喝道:

    “邹长老,少在这里吓唬人,我莲花山庄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

    “笑话,墨风差点死在天梯上,你还敢说你们莲花山庄没有责任吗!”邹天一暴喝道,越说越怒,连吐沫星子都飞了出来。

    “邹长老,不是我笑话你碧炎门,是你们自己宗门弟子自相残杀,跟我莲花山庄有何关系。”李月珍冷笑着道,心念急转,想着办法应付邹天一接下来可能说出来的话。

    “好,就算是我宗弟子自相残杀,那你们莲花山庄就没有一点责任了吗?”邹长老怒喝道,李月珍不禁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跟她料想的不同?

    “会武之中不得使用任何辅助手段,这是你提出来的规定,也是你莲花山庄审查的,现在他们带着涂着剧毒的兵刃上去,你敢说你莲花山庄没有任何责任?”

    看着暴怒的邹天一,李月珍再次一愣,这完全与她相反的情况发展,但立即反应过来,心中长舒了一口气,邹天一还是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疯狂,不打算把事情闹得那么僵,看来这件事随便认认错就算了。

    “认错?”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看着冰冷看着她的墨风,冷哼一声,让她认错岂不是要让她对墨风认错,这不可能!

    “邹长老,我宗审查十分严格,只不过是你宗弟子隐藏的太深逃过了审查之人的眼睛罢了。”淡漠道,邹天一听到气得仰头一笑:

    “笑话!在审查墨风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邹天一目光一厉,看着李月珍眼中一道杀机。

    “月珍长老,若是你今天不给出一个交代,那今天这事就没完!”

    李月珍心情刚刚好转,刚刚放松,听到这话再看到邹天一眼中的杀机,又一次的愣住了,此刻她不得不深思邹天一的用意,不得不考虑邹天一会不会撕破脸皮直接干。

    “该死。”看着墨风手中一直抓着那个杀手,李月珍总算是明白了,气得银牙紧咬。确实,她之前猜想的没错,邹天一上来就是冲着不撕开皮脸的想法,但又把杀手挟持在手中,手中有这样一个筹码就是想要让莲花山庄出血一次。

    如果她不能弃车保帅的话,那筹码在墨风手中,随时都有可能让邹天一不顾一切的直接对莲花山庄开战!

    “好算计!”李月珍冷眼看着邹天一和墨风,这不得不逼着她退步。

    “哼。”墨风看着李月珍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邹天一不愧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这么几句话就让李玉珍心上心下的,现在李月珍骑虎难下,不得不付出代价了。

    卑鄙算计了他这么多次,是时候收点利息了。

    “邹长老,这件事是我莲花山庄做的不对,你要什么补偿?”李月珍干脆不废话,问道。她也知道废话已经没用了。

    邹天一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墨风。这次就是要让莲花山庄大出血的,但要什么赔偿还是要让墨风来。

    “我要雷火花。”墨风站出来直接提出自己最需要的东西。

    “不可能!”李月珍立即否决道,

    “这是会武第一名的奖励,怎么可能给你。”雷火花虽然始终要拿出去的,但现在拿出来就不只是让莲花山庄血亏了,这已经损坏到了名誉上面了,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墨风冷冷一笑,他就知道雷火花不可能拿到,不仅是他要,其他人都想要,李月珍不可能犯着得罪天罗宗和贯清宗来拿给他。他也没有想着就要到雷火花,既然是收利息的,那就要慢慢来,就这点东西怎么能补偿他。

    “那我就要一点其他东西吧。”墨风说罢沉吟着,思考着要些什么东西。

    看着墨风沉吟下来李月珍心都提了起来,开口就要雷火花那种珍贵的东西,现在想这么久不免会要更加珍贵的东西,到时候她该怎么处置?

    “小畜生。”盯着墨风暗骂一声,李月珍心中满是晦气,太晦气了,她何时这么被动过,今天是彻底栽在墨风手中了。

    墨风沉吟之后转手从董正钰递还给他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笔墨纸砚,一脚将杀手踩在脚下,将纸张放在桌上开始书写,不一会洋洋洒洒写满了几张纸。

    李月珍看着眼角一抽,她虽然没有看清楚墨风到底写的是什么,但这密密麻麻的几张纸,总起来的价值绝对不低。

    “好了,先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吧。”看着密密麻麻的十张纸,墨风满意的点点头,将纸张递给李月珍。

    看着墨风李月珍已经有些不敢动,不敢去接这十张纸了。

    “月珍长老。”墨风淡漠开口,李月珍深吸一口气接过纸张,定睛一看,手都颤抖了起来,这一刻只感觉这轻飘飘的十张纸重如千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