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置之死地!
    ,!

    “唰!”

    董正钰倒飞到擂台另一边,刚刚要飞出擂台范围那男子身形再次闪现在他前面,一脚再次将他踢了回去!

    “啊!”

    惨叫再次响起,一路血雨降落,台下墨风已经怒火冲天,杀意腾腾!

    “住手!”怒喝道,这摆明是要将董正钰往死里弄,让他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欺人太甚!

    “快住手!”易景林也已经焦急的连忙冲出来暴喝道,但那男子冷笑一声,不屑看了墨风两人一眼,身形一闪,再次将董正钰踢了回去!

    “砰!”

    这次董正钰连惨叫都已经没有,男子的每一脚都是把他往死里打,第三脚直接将他踢得昏死过去!

    “正钰!”墨风眼睛一瞪,暴喝道。董正钰的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再这么被踢下去,不用两脚,就能被直接踢死!

    “裁判裁判,董正钰已经输了,你还不阻止他!”易景林焦急对裁判喝道。

    “没有离开擂台范围,没有口头认输,我无权干涉。”裁判冷冷道。

    “董正钰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这还不算是输吗?”易景林一怒,暴喝道。

    “不算。”裁判继续冷冷道,他是莲花山庄的人,自然是偏帮莲花山庄和天罗宗,董正钰是墨风忠诚的随从,看到他直接被打死,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哼。”李月珍在高台上看着墨风得逞的冷笑一声,昨天的打扰受的伤恢复的怎样?今天看到你忠诚的随从死在擂台上,不知道你会不会伤心的吐血呢?

    心中越想嘴角的冷笑越甚,心理的伤害可比肉身上的伤害更大,足以想象墨风接下来会发疯成什么样子。

    “砰!”

    男子此刻已经冲到擂台另一边继续将董正钰踹过去,董正钰在昏死之中一挺吐出几块血肉,内脏已经被踢破!

    “找死!”墨风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狂暴的杀意在身上升腾,再被踢一下董正钰飞被踢死不可!

    “住手!”

    正当要不顾一切上去救董正钰的时候一声暴喝骤然响起,只见碧炎门一个长老从高台上跳下来,一把借助董正钰,暴喝道。

    “噌。”

    对面男子动作一滞,看着这碧炎门长老满脸阴狠。

    “这位碧炎门长老,你怎么能来打扰战斗!”这个时候裁判走过来冷声道。

    “你没见要死人了吗?”十八长老寒声道。

    “擂台规矩,没有认输战斗不得结束!”裁判也是硬气至极,走近几步冷喝道。

    “我替他认输可以吗?”十八长老冷喝道,脸上浮现戾气,若是再这么喋喋不休,真当他碧炎门好欺吗!

    裁判神色一僵,想要再开口,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神色缓和了一些,但仍是冷着脸道:

    “既然输不起,那就带着他赶紧下去吧!”

    十八长老看着裁判眼中窜起怒火,但没有再说什么,现在救治董正钰要紧,拖延不得。

    沉着脸转身跳下擂台,那男子看着十八长老的背影不屑的冷笑一声,希望你能救活这个废物吧。

    见十八长老抱着董正钰下来,墨风连忙冲上去,查探董正钰的情况。十八长老看着墨风一直冷着脸,将董正钰交给墨风,转身离开。

    “墨风,必须要将董正钰救回来。”

    看着十八长老的背影,墨风点点头,十八长老是董正钰的师尊,只不过自董正钰跟他搭上关系之后就没有再没有联系,尤其是在董正钰甘愿当他随从的时候董正钰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十八长老都没有再露过面。

    在十八长老的认知之中,董正钰跟随他就是整个门下的耻辱,之后可以说直接与董正钰划清了界限。

    今天却亲自出手救董正钰,其中虽有一些对墨风改观的因素在内,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往昔的师徒情分,毕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父亲看到儿子要死了怎么会见死不救。

    “十八长老,董正钰他……”高台上,一众碧炎门长老见董正钰被打的这么惨,都是怒火中烧,看着墨风将董正钰抱下去,不禁担忧道。

    “放心吧,对墨风来说疗伤这点小事不会有问题。”十八长老淡淡开口,众人一愣,随即微微点头,确实,墨风现在身怀巨款,身上什么东西没有,疗伤简直是小事一桩。

    “莲花山庄和天罗宗欺人太甚!”转头众人对莲花山庄和碧炎门怒火重重,看着那满脸嚣张走下擂台的男子更是恨的牙痒痒的,可没有办法,这仇没法报,现在墨风恐怕只会冲着第一去,而排名高一点的那碧炎门弟子又不能挑战排名低的,只能看着那男子嚣张的下去。

    “正钰。”易景林连忙从墨风手中接过董正钰,担忧焦急的手都在发颤起来,虽然之前他与董正钰并无多少交集,但自从跟了墨风之后两人关系渐好,当成彼此要好的朋友,现在看到董正钰成这样,他心中充满着焦急和怒火。

    “让他休息。”墨风冷冷吐出几个字,转手拿出一个玉瓶,拿出几颗疗伤丹捏碎洒在董正钰的伤口处,随后拿出一瓶疗伤液,给董正钰喝下。

    “董师兄怎么样了?”碧炎门众弟子满脸关切的看着脸色变成金黄色的董正钰,这已经是处于死亡的边缘了。

    墨风没有回答,给董正钰喝下疗伤液之后将董正钰放躺在站台上,抓着他的手自己盘坐起来闭上眼睛。

    易景林仍是满脸担忧,但见墨风闭着眼没有说话,只好耐住性子没有吭声。碧炎门众弟子也只好闭上眼睛没有打扰。

    时间慢慢过去,擂台上没有一场战斗,但四大宗门的弟子这次没有等的不耐烦,目光一直落在墨风和董正钰身上。

    “搞什么鬼,就给他喝下一瓶疗伤液就行了?一直坐着不动是要为董正钰守孝吗?”

    “嗤……还怕真是这样。”

    “没用的东西,身上那么多的东西,不知道赶紧去想办法救人吗?”

    众人嗤笑着,一直在等董正钰死,到时候可有一趁悲情戏可看。

    “哼,垃圾。”重伤董正钰的男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睁开眼睛看着墨风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屑的冷笑一声,垃圾,自己的人被他打成这样竟然还无动于衷坐在那里,怕是对上他也被打成这样吗?真是垃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