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再赌一局
    ,!

    此话一出,观众席上顿时一片哗然,狞笑着的汪严青刹时满脸呆滞,看了墨风一眼,不可置信看向庄家台,颤抖着开口:

    “有没有点错,真有五千万星石?”

    “真有。”那人仍是满脸震撼,道。储物戒指之中只有堆积如山的星石,这些星石都出自一个少年手中,实在让他震撼。

    “咕噜。”汪严青吞了吞口水仍是无法接受,回过头看着墨风满脸惊骇,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真,真有这么多,那他的身家该有如何恐怖!”心中已经只剩下这个念头,五千万星石随随便便拿出来,岂不是说墨风的身家有他父亲那么多了?他父亲可是星昊境强者,而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头,怎么可能!

    馨儿看着墨风也满脸震撼,墨风做出的那些事迹已经够恐怖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身家。

    “这么多星石他从哪里得来的?”心中骇然想道,此刻她突然发现自己对墨风还是不了解,在她眼中墨风就是一个迷。

    “你还要加注吗?”墨风搂着馨儿,淡然开口,看着汪严青满眼漠视,就如一个城中富豪在看一个穷乡僻壤的一个穷鬼一般。

    这种眼神让汪严青很难受,但他无法可说,脸上火辣辣,还加注,把他的命搭上都凑不够五千万星石。

    “难道就这样给五百万星石给他,还要磕头认错?”汪严青胸膛不断欺负,打脸来的太快,这种结果他接受不了,星石是他的,馨儿也是他的!

    “嗬嗬,真是没想到你有这等身家,是我看走眼了,不过这一局不算,这样根本没有意义。”汪严青一板正经道。馨儿看着汪严青眼中露出鄙夷,自己提出来的还反悔,真是够无耻的。

    “好。”墨风面无表情道,馨儿豁然抬头看着他,竟然还答应了,你是白痴吗?

    她不知道,墨风从始至终就没有拿这赌局当一回事,只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跟他说还想玩,那就玩到底吧。

    见墨风答应汪严青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道:

    “这一局不算,我们赌下一局,谁赌的一方赢了,便是谁胜!”

    墨风没有说话,看着汪严青仍然满眼漠视,似乎他这个模样就是答应了。

    “这小子到底是谁?”观众席上众人看着墨风目光一闪,消化了震撼之后他们都开始惦记墨风,这一笔财富太可怕了,他们都恨不得立即就抢过来,但又不得不顾及一下墨风的背景。

    “吼!”

    下面战斗已经开始,战斗结束的很快,最后血云豹站在场地上长啸,而那朱子凡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很快众人就拿到了赌注和赔注,赢的是大多数,输的只有极小部分,但赢的谁都开心不起来,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墨风身上。

    “哼。”汪严青看着墨风拿回储物戒指不爽的冷哼一声,一赔零点零零一,他才赢了五千块星石,而墨风这一把就赢了五万块星石,玩女人玩顶级都能玩好几天了。

    “下一场,甘剑清战天祭金角鹿!”很快,裁判就宣布下一场战斗。

    “我去,甘剑清又重回斗兽场了?”众人听到一阵惊呼,这甘剑清是一个非常牛叉的人物,在斗兽场战斗五十场,无一败绩,而且每次战斗都是越级挑战,但后来退出了斗兽场,这次竟然又回归了。

    “怕是缺钱了。”

    “嘿嘿,这次有的看了,天祭金角鹿可是不弱。”随即众人对这场战斗期待不已。

    “赌局开盘,甘剑清赔率一赔零点二,天祭金角鹿一赔零点二五!”将甘剑清和天祭金角鹿的一些数据公布后,庄家宣布赔率。

    两者赔率相差无几,但赔率明显看好甘剑清。

    “小子,你压哪一方?”汪严青问向墨风,墨风看着场地上,似乎是在思考。

    “小子,你放心,你押了的我绝对不会再押!”汪严青信誓旦旦保证道,十分阔气,馨儿看着眼中流露出鄙夷,若不是早知道汪严青是什么德行,还真以为他是一个十分大气的人。

    墨风转头看向场地,只见一人率先出现站在场地上,看清楚甘剑清的模样墨风眼中猛然闪过一道精光。

    “是他!”

    “那我就押甘剑清吧。”心中急转,收回目光,墨风一阵“沉思熟虑”之后道。馨儿认同的微微点头,这样才对,甘剑清的胜率明显要大得多。

    “啊呀!”汪严青脸色一变,随即懊恼的一拍脑袋,满脸歉意的看着墨风,

    “真是抱歉啊,我看你想的太久了,我已经派人去押注甘剑清了,你看,我真是太心急了。”汪严青看着墨风满脸歉意和懊恼,眼中却满是得逞。

    馨儿听到眼睛一瞪,看着汪严青眼中涌现怒火,这也太无耻了,什么规矩都是自己来定的,可又每次都出尔反尔了,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她虽然想要刁难刁难墨风,但心中还是向着墨风的。

    “真是可惜,你只能押那头鹿了。”汪严青惋惜道,

    “如果你这一局不押的话,那就是在认输了。”

    “汪严青,你太过分了!”馨儿彻底忍不住了,怒喝道。汪严青一愣,看着愤怒的馨儿,心念一转,目光冰冷。

    “臭女表子,耍我?”这么怒明显是向着墨风的,那从一开始就在耍他了?害他出这么大的丑,贱人!

    “哼。”随即冷笑一声,正好,耍他是吧,这一局赢定了,贱人,到时候你就等着在我胯下求饶吧!

    “押,怎么不押。”墨风淡漠道,屈指一弹,储物戒指落在庄家台上。

    “一点星石而已。”

    听到这话汪严青呼吸一滞,五千万的星石还只是这点星石?这是在打他的脸吗?

    “哼,装叉,等你输的时候就知道哭了!”

    “墨风,你疯了吗!”馨儿见墨风果断押注,脸色狂变,尖叫道。这不光是输的五千万星石,更是把她输了出去!

    “啪!”

    “男人说话别插嘴!”墨风一巴掌拍在馨儿翘/臀上,冷冷道。馨儿身体一僵,脸上一红,随即气得一蹬脚,这个时候还不忘占她便宜,等你输的时候就哭吧,老娘可没空跟你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