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平局?
    ,!

    “很好。”汪严青嘴角泛起冷笑,看着馨儿满眼冷意,他真不知道馨儿从哪里傍来了这么一个有钱的傻缺,不过白白把自己送过来,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殊不知,在墨风眼中他更像是一个白痴,在他面前耍这点小伎俩,简直可笑,敢跟他赌就不知道先弄清楚斗兽场的规矩吗?

    “呦!”

    场地上一头头顶金角的鹿被放出来,与甘剑清对峙,鹿高鸣一声率先发起进攻,一对金角撞向甘剑清。

    “叮叮叮……”

    甘剑清实力不弱,战斗十分激烈,天祭金角鹿攻击强度和速度都十分之快,一人一兽不分上下,暂时看不出结果。

    “甘剑清,打败他,我在你身上押了十万星石,打赢了老子今天带你去红尘客栈爽一爽!”

    “赶紧宰了这畜牲,老娘今晚就是你的了!”

    “嘶啦!”

    一个女子兴奋的大吼道,狂放的直接撕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那波澜壮阔的地方。

    “甘剑清,杀了这畜牲,老娘一家都让你玩!”一个中年妇女激烈的大吼道,旁边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三女看着甘剑清都眼角含春,看来是都对这种猛男渴望。

    汪严青看着疯狂的众人转头看着墨风冷笑一声,心道:

    “看到没有,多少认为甘剑清会赢,小子,你输定了!”

    “叮叮叮……”下面战斗更加激烈,甘剑清似乎听到了那些那些刺激的话语激发了他的战斗力,战斗起来更加凶猛,很快就被天祭金角鹿打的伤痕累累。

    “叮叮叮……”

    “呦!”

    正当众人为甘剑清喝彩的时候,天祭金角鹿突然发狂起来,拼命冲向甘剑清的利剑,任由利剑刺进身体内!

    “要赢了!”

    “小子,你输了!”众人兴奋,汪严青转头得意的看着墨风。

    “输了。”馨儿一个踉跄,脸色煞白,输了她就要被汪严青抢去了,到时候哪怕是红尘客栈都不好为她说话,而她一人怎么扛得过汪严青后面的人。

    “他娘的,都是你!”心中大骂,抬头看着墨风满眼怨恨,如果不是墨风夸海口她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刚要开口却见墨风脸色不变,淡然看着场地上。

    “怎么……”馨儿一愣,转头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汪严青一眼,望向场地上,只见就在众人高兴的时候场上天祭金角鹿的攻击不止,在甘剑清愣神的那个瞬间金角直接刺穿他的身体!

    “呦!”

    天祭金角鹿高鸣着盯着甘剑清的身体举起来,似乎是在炫耀它的战绩。

    “干,怎么会这样!“

    “都被剑刺穿了,那畜牲怎么还能攻击!”

    众人惊然站起,不可置信喝道,事情怎么在这最后一刻翻转了。

    “怎么会这样!”汪严青转头看到这一幕,脸上得逞的笑容顿时僵硬,随即一白,他若是输了就完蛋了。

    “砰!”

    “呦。”

    天祭金角鹿被利剑刺穿的地方横流,炫耀自己的战绩还没有多久就失血过多,重重的摔在地上,哀鸣几声死在了地上!

    “死,死了?”众人看着一愣,神色神色精彩无比,这一幕太戏剧性了,竟然跟着死了,不过貌似,对他们大有好处!都连忙对裁判道:

    “天祭金角鹿死了,这一局是平局!”

    “对,平局,赶紧退钱!”

    平局赌注自然不算,都要求着退回他们宝贵的赌注。

    “对,裁判,都双方阵亡,这一局是平局!”汪严青也跳脚连忙道,平局的话他这一盘就不会输了。

    “这一局,天祭金角鹿胜!”裁判沉着脸走到场地中央,宣布结果。

    “我干,你他娘的疯了,这是平局,凭什么天祭金角鹿胜!”

    “裁判,你别在这里乱叫,否则老子杀了你!”

    “闭嘴!”众人抗议,裁判骤然暴喝一声,

    “斗兽场的规矩你们难道不懂吗?天祭金角鹿虽身死,但死的比甘剑清慢,死的慢就是胜利,这一局就是天祭金角鹿胜!”

    听着裁判的话场上寂静无声,确实是这样,斗兽耻少有平局,哪怕是死也要分个先后,哪怕是同时死亡也要比哪一方死的更惨,这一局,押甘剑清胜利的注定是要输了。

    “干!”

    汪严青破开大骂,这该死的规矩。

    “呼……”

    馨儿看着裁判长舒了一口气,在甘剑清利剑刺进天祭金角鹿的那一刻她的心脏真的快要跳出来了,但幸好天祭金角鹿的生命力够顽强,强撑了那么久。

    墨风拿回赌注,嘴角微扬,这一把就赚了一千二百五十万星石,在斗兽场赚钱还真是够爽,斗兽场这地方就是一夜暴富的地方,很多人都在这里成为了暴发户。

    馨儿转头满脸得意的看着汪严青,道:

    “汪严青,你输了。

    “哼。”汪严青转头看着馨儿,脸色铁青。

    “五百万星石,赶紧磕头认错!”

    “什么星石,你想钱想疯了吧!”汪严青冷喝道,翻脸不认人,

    “还磕头认错,你个臭女表子,以为你是谁,也有资格让让老子下跪!”

    骂完,汪严青冷哼一声,他已经输了五百万星石了,还让他丢五百万出去?这绝对不可能,磕头认错更加不可能。

    “我们走。”汪严青冷哼道,几个随从都冷冷的看了墨风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无耻!”馨儿气得跳脚,几次出尔反尔不说,还这么骂她,简直肺都快要气炸,可偏偏她还无法奈何汪严青。

    “墨风,你还愣着干嘛,他可是欠了你五百万星石啊!”馨儿见墨风无动于衷在那里,气得直跳脚,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汪严青那么无耻,竟然还在这里无动于衷。

    “该是我的,怎么都逃不掉的。”墨风淡漠道,转身离开。

    “哎哎,你去干嘛!”馨儿一愣,见墨风都不等她,喊道。但墨风脚步不停,忿忿一跺脚,立马跟上去。

    墨风离开斗兽场,来斗兽场一次还真是不虚此行,收获星石事小,但他有更重要的收获。

    直接离开斗兽场,饶了一个大圈到了斗兽场的后面,静静的站在那里。馨儿跟过来看到墨风站在那里一声不吭,满脸迷惑。

    “墨风,你……”

    “嘘!”

    刚刚发问,墨风立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馨儿立即闭嘴,只要暂时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静静的站在一旁看墨风到底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